【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 A+
所属分类:安全闲碎
【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情报分析师

全国警务人员和情报人员都在关注

关注



1952年秋至1953年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和第3兵团先后担任朝鲜东海岸反登陆战备任务期间,兵团保卫部策划和实施了一场逆用美军远东情报局高级情报组,动摇敌统帅部登陆决心的反情报战,堪称我军军事保卫部门战地反情报战的一个范例。



【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1952年7月26日深夜,李伪军情报部(代号4863部队)派遣特工朴北时携带1只信鸽,秘密空降我东海岸第9兵团防区万年德山,着陆即被我志愿军第9兵团警卫连捕获。经连夜突审,查明朴此行担任先遣,寻找当地反动道门首领张疯子(此人偷袭我军,被击毙)接头,为后续的高级情报组安排潜伏创造条件。于是,由熟知敌特联络规律的保卫工作队刘毅民队长主持,放回脚管装有绿色信号物的信鸽,向敌方报出“朴平安降落”的信息。同时,兵团保卫部召开东海岸防区部队保卫工作会议,向所部第23、24军以及直属各部、友邻各部作了严密部署,要求各级保卫部门昼夜值班,加强对海、对空监视,特别强调发现敌特,务必全力活捉并迅速上报兵团保卫部,不得延误。


9月25日,志愿军政治部保卫部致第9兵团保卫部绝密专电:“内线急报,近日有3名高级敌特将空投东海岸腹地,要求各部提高警惕,务必活捉。”9月27日午夜,第23军驻鹰嘴山区某连对空监视哨发现敌机空投7只降落伞,部队立即包围该区域并严密搜捕。高级情报组的通讯员孙宪在被控制之下,慌忙用汉语回答说:“我是来投降的。”经审问,孙说还有同来的2人和4筒物资在山上。连队边上报,边搜捕,在孙的喊话下,情报组长权某和组员裴某迅即被捕,4筒物资同时缴获。经清点,该组3人各配考尔德手枪1支、卡宾枪刺刀1把;双套通讯设备,计RT—3收发报机1台、常规军用型收发报机1台;手摇发电机1台,空投时摔坏;侦察器材有东海岸五个道(相当于省)范围1/10000军用彩色地形图2套;军用指北针、望远镜、手提探照灯以及棉衣、大米、伪币、其它生活用品等。孙宪随身带电报密码4本,通讯联络表1张。高级情报组的任务是空降江原道、黄海道交界处的云霞山区潜伏待机,同时发展情报网(又称“细胞网)”并遵照本部指示,执行重大侦察任务和届时策应美军登陆。孙宪为表明确系诚意投降,详细交代了通讯联络表上用暗语书写的每月逐日与本部开通联络的时间、频率、呼号以及密码本的使用技术。最后,特地交代了美国上校在机场送行的最后一分钟附耳告诉他的最密级安全信号:即每份电文第12字起,插入一句固定暗语“马在奔跑”。发出电文中有此信号为安全,无此信号即已出事。孙还恳切地表示愿意服从我军指示,利用电文诱骗敌人,立功赎罪。从这个组人员素质较强、美军远东情报局直属、“高级情报组”的命名、有先遣员和骨干潜伏特务双重保护、双套电讯装备以及“重大侦察”和“策应登陆”的任务等几方面看,此组即为朴北时负责接应的“高级情报组”,无疑也就是内线通报的“3名高级敌特”。


从这个高级情报组担负的任务,可以明显看出:敌统帅部向我东海岸发动登陆的战略企图已定,正在积极准备,甚至迈出了布置策应的一步,但情报准备还不成熟,尚不能支持登陆最后决心的确定,还要进行“重大侦察”。因此,可以认定:敌远东情报局高级情报组确是敌统帅部派出的耳目,他们这条线牵动着的是克拉克、杜鲁门(1953年后是艾森豪威尔)的头脑。



第9兵团保卫部丁公量部长是隐蔽战线的老指挥员。入朝作战以来,他不断研究敌情规律,酝酿着一个逆用敌特通讯工具,开展反侦察、反情报斗争,有力地服务于作战的思路。7月份捕获朴北时,放鸽诱敌,即是这一思路的初试。现在,高级情报组中计落网,孙宪又愿意投诚立功,这给进一步实施这个思想提供了绝好的战机!为此,部务会研究并报兵团政治部和兵团党委批准:以此资源逆用反间。部里选派曾在上海地下党工作过的陆星耕、李关为和曾在中央公安部队工作过的朝鲜族同志金熙国组成逆用敌台工作组。陆星耕为组长,刘毅民队长则从地方肃特工作方面全力作好外围配合。


首次电台联络,由孙宪操作,开机后收到了敌本部信号。但我台用的是RT-3小型机,信号微弱,敌方接收困难,令次日再联络,故电文未发出。次日,将电台移到高山,加长天线,电文顺利发出:“全组安全降落预定地点,权着地摔伤;发电机摔坏,请求补给。请示下一步任务。”这份电文目的是试探敌本部对已经潜伏下来的高级组的现实态度,并窥探敌之侦察方向。稍后,敌本部复电:“祝贺安全降落;权组长好好养伤,全组隐蔽好,耐心等待任务。同意补给,你们选好地点报告本部。”


【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我们每一次发向敌方的电文,都由丁部长和后来3兵团接手后的于克法部长、何晓光部长与逆用组反复推敲内容,斟酌字句,严守朝文文法,仔细运用敌方习惯用语,精心拟稿,缜密修正。对每次敌方来电,则准确翻译,逐字推敲,看字面文理,品口吻语气,由表及里,求解其深层含义。收发电文始终由孙宪操作,他以行动证明了投降的诚意,最终得到了祖国和人民的谅解。


首次补给前,刘队长率金熙国、李关为在云霞山区域反复侦察了地形、社情,选定主峰南侧一个海拔1000米的开阔山顶为空投场。报出坐标,敌方同意。补给时间定为10月29日、30、31日连续3天的24时00分;地面燃3堆篝火布成三角,中央发射3长2短灯光为号。飞机从东方来,两翼亮红、绿灯为号。如3天未来,则隔天再等3天;再不来,再隔3天等3天;仍不来,就等下月满月再约。29日,刘队长、李关为、金熙国组织行动,兵直高射机枪分队与警卫分队分别担负对空、对地警戒,只要美国鬼子玩花点子,无论天上地下,都要就地消灭。23时58分,远方敌机声音传来;信号组燃起篝火,打出灯光。24时整,敌机从东方飞临我上空,两翼红、绿灯如约闪亮。敌机先俯冲低飞了一个来回,第二次俯冲后,投下4只长形空降筒,然后熄灯西去。这次行动顺利完成,接受了敌人送来的电台1部、手摇发电机1部,不过发电机又摔坏了。我们再发电时,发现敌方有不耐烦的迹象。先是迟缓多日才回电同意;继而到了日期,又突然告诉提前一个小时空投;可到时飞机又不来。我们电询何故,回电语气冷漠地说:“按规定进行。”最后直等到第二个3天才收到补给的发电机。


我们很快掌握了敌人搞“考验”的规律。首先,敌人并非因发觉我方逆用的蛛丝马迹而搞考验,实在是因他们自己的特工皆为雇佣分子,放到管束不住的“敌后”去,唯一的控制办法就只有“不断考验”。再者,有时敌掌握的情报与我提供的新情报有所不同,也只有通过“考验”来判断这个组的政治面目是否有变。我们的反“考验”对策则是:“你搞你的,我搞我的;来得及就听你的,来不及就依我的;坚决保密,不露一丝破绽。”我们用大智大勇一次又一次经受住了敌人的“考验”,保住了逆用敌台斗争的秘密及与之共存的斗争主动权。



当选总统艾森豪威尔没等上任就把希望放在了“两栖登陆”上,他要“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制订两栖登陆的《8-52计划》,加强侦察,调兵遣将,大规模演习,一时登陆作战又掀高潮。我志愿军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以东、西海岸反登陆作战准备作为1953年的首要任务。遵照总部部署,第9兵团调往中线,第3兵团接防东海岸,逆用敌台工作原地移交第3兵团保卫部。第3兵团保卫部于克法部长继续领导此项工作,并分工杨惠林和战斗英雄郭元顺两名助理员负责外围配合。不久,干部轮换,何晓光部长及地方肃特科刘镜科长继续领导这一斗争。原先的逆用敌台工作组3人仍留在第3兵团保卫部继续进行这场特殊的战斗。


【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敌我双方登陆与反登陆准备的斗争日趋白热。1月初,敌本部来电命令权组“到海浪里侦察中共15军的情况”。其时,我第3兵团第15军正从上甘岭移防东海岸,作战备展开,军部却在海浪里。我们认为此时部队正在大规模运动,应坚决保护我军指挥机关和军队行动安全、秘密,便一面通报令第15军保卫处加强部队保密和驻地肃特;另一方面,对敌本部则先电复:“已派裴前往海浪里。”4天之后再报告,裴返回,侦知中共军大批部队前数日过境北去,现海浪里驻有中共军一个排。这份假情报,必须引起敌人将信将疑,致其作战行动举棋不定,恰好为我第15军安全、秘密展开赢得大好时机。反情报战刚刚拉开大幕,敌本部又沉默了下来,而且自1月下旬以来,对我方要求补给粮食也予婉拒。时至2月,作为我反登陆准备核心的坑道防御体系工程进展快速,全面完工指日可待。趁此时机,我借口不满于本部不补给粮食,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姿态,于2月15日向敌发出电文:自入敌区,无所建树,本部不给任务,我们心中不安。现粮食告罄,派裴、赵外出侦察共军军情,相机寻找食物较丰富地区潜伏。朴、孙负责隐蔽电台,然后也去咸南海岸侦察,寻找新潜伏点,一个半月内会合,恢复联络。此后即关闭电台,回避敌本部可能下达的不同意的指令。这一步,首先把敌人的测向电波、监控耳目、可能反动作,统统引离了我东海岸指挥驻地,排除了我领导机关的安全风险。同时,把“侦察共军军情”的主动权,颇为合乎逻辑地拿了过来。下一步,潜伏何处也就由我自定了。


【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3月下旬,东、西海岸方面,与正面相连、以坑道和钢筋混凝土工事为骨干的支撑点式的弧形防御体系大功告成,极大地巩固了海防阵地,增强了抗登陆作战能力。后方、铁路、公路、桥梁的修与新建;粮食、弹药的大量储备,都按总部部署,达到很高的保障水平。反登陆作战部队部署,海岸一线部队和二线反击部队;反空降坦克及摩托化步兵部队、空军战机、海军快艇以及全军总预备队均部署完毕。据此,我们的反情报决战,目的就定位在:“令敌知我之备,撼敌登陆决心!”元山至阳德间,江原道与黄海交界处有一座海拔1324米的头流山。3月28日,电波从这里飞向美军远东情报局本部:“……裴、赵历尽艰险,在元山、阳德搞到中共高级军官会议笔记簿,加上沿途亲见,综合报告如下:


1.北韩现有中共军19个军,10个以上炮兵师;北韩军5个军团。


2.中共总兵力83.6万人,北韩总兵力29.4万人,全部兵力113万人。


3.共军今年春季以反登陆为全军工作重点,军民总动员大修坑道防御工事、铁路、公路、山洞仓库。中共毛泽东指示邓华:‘坚决不准敌人登陆,敌人登上来的要坚决消灭它,绝不准敌人在我侧后建立一条战线。


4.共军布置东西海岸的兵力达30万以上。机动部队有中共两个军,有坦克师、摩托化步兵师。元山、高山一线海岸防守部队有中共12军和北韩2军团。


5.共军在东海岸和西海岸修筑的坑道防御体系已与正面战线坑道体系相连通,全长1100多公里,正面纵深30多公里,设有2-3道防御地带,明壕、交通壕层层叠叠。


6.共军储存的粮食也够他们吃8个半月。我们搞到了共军的大米,全组转移头流山隐蔽待机,盼我联合国军早日打过来。”


电文目的是向敌人显示我反登陆战备的强大力量。情报内容,新、实、虚、真、伪并举,而以新、实、真为主线,关键是给敌人一个我军海防强势的总概念。例如我建制军数、人民军团数、防御工事总长度概数、海防兵力总概数等都是真实的。而兵员总数则是利用黄金分割法实际总数180万压缩到对敌人有威胁力的数值。过了一周,敌来电:“祝贺裴、赵侦察成功。报告的军情很重要。近期要恢复和平谈判,战事有可能很快停止……”


1953年春末,敌人闹得火爆的“两栖登陆”没有发生。夏天也没有发生。6月,我军发起强大的夏季反击战役,大获全胜,把敌人打回到谈判桌上。7月27日,朝鲜停战。


40多年后,在解密的美国档案中,人们看到当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给总统艾森豪威尔的报告中有如下段落:“……我们中央情报局估计,到1953年3月,中共在朝鲜的军队总数为83.6万人,北韩军队总数为29.4万人……而目前布置在北韩的中共军和5个北韩军团……其中大约有30万人被布置在可能发生登陆作战的海岸地区,可以立即投入海岸地区作战……共产党已极大地加强了他们的海岸与前线防御,建立了一个组织严密,设备完善,纵深可达20英里的防御体系,在此背后,可以肯定还有一个相对薄弱的第二防御地带……”其中许多数字和内容与我们的反间逆用情报相同。


本期编辑:糖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普及情报思维 传播情报文化

长 按 关 注


【抗美援朝70周年】抗美援朝战役中的情报战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