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 A+
所属分类:安全新闻

概述


Mustang Panda 是CrowStrike最早披露的一个APT攻击组织,这个组织主要使用的后门是PlugX,CobaltStrike。因为PlugX被人溯源到是一个中国人开发的。所以很多安全公司发现有使用了PlugX了的攻击,就宣称这些攻击来自于中国。


Palo Alt one network的Unit42 Team在Virus Bulletin 2019年会上发表了一篇名为”Pulling the PKPLUG: the Adversary Playbook for the long-standing espionage activity of a Chinese nation state adversary”的报告,报告中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指控一些攻击行为来自于中国国家资助的APT组织。它们的唯一的判断依据是攻击者使用了PlugX。Anomali公司在自己的安全年会上也发布一篇名为”China-Based APT Mustang Panda Targets Minority Groups, Public and Private Sector Organizations”的报告。这篇报告声称来自中国的APT组织,攻击了德国,越南,蒙古,缅甸,巴基斯坦等国家。unit42 Team和Anomali公司分析的样本基本上是一样的。


近期我们又发现了类似的样本,在溯源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个越南的安全公司的博客。在这个博客里,作者提到了他分析的一个样本,样本是针对越南的一个省政府。这个博客的作者后来发现,这个省政府最近做了一次信息安全的培训并且把演练的内容公布了出来。博客作者提到的样本,我们也发现了。经过关联,我们发现不少类似的邮件,这些邮件都是用于信息安全培训的。我们还在样本的PDB路径中发现了一个越南人的名字,这些信息证明了所谓的Mustang Panda的攻击是一场乌龙,国外安全厂商只不过是见猎心喜而已。


样本分析


邮件的内容: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这个封邮件的主题是说由于疫情的原因,9月份和10月份的工资和社保现在补发。邮件的附件是一个名字为”824_BHXHV0002.pdf.zip”的压缩包。打开之后里面实际上是一个lnk文件(MD5: d8fa9b6e4ffd02fd3006e505f7368ea7)。这个lnk包含一个HTA文件: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点击lnk文件后就会触发恶意代码的执行,HTA会释放一个名称为”TEMP3.ps1”的powershell 文件: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释放出来的PDF文件的内容如下: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释放的zBcga.exe是使用C#编写,在dnspy看到如下内容: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这个样本是某个版本的njRat,接着我们找到了它的C&C服务器: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溯源分析


我们在上面的Lnk文件中发现了一个MachineId字段,字段的值是win-egbvi09sep9。这个字段代表了生成lnk文件的PC的名字。根据这个名字我们进行了搜索,然后发现有人怀疑类似的样本可能使用的是模板或者是越南CERT的测试用例。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然后我们分析了推特上提到的样本,发现攻击流程和我们分析的完全一致。只是这个样本弹出一个计算器。显然这是一个测试用例。并且这个文件是在VirusTotal上显示上传者的国家是越南。


我们发现2020年初的时候,越南的安全厂商viettel cyber security发布了一篇博客,报告的名字是”Mustang Panda – một case dở khóc dở cười”,翻译过来就是”Mustang Panda---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案例”。在博客中作者提到,CrowStrike的印度员工联系了他,声称来自中国的Mustang Panda APT组织攻击了越南政府。作者感到奇怪的是邮件是针对越南的一个中南部的省份。作者分析完后,回到家突然想起来那个省份最近做了一次信息安全的培训并且公布了细节。他确信分析的样本就是那次培训中用到的。作者也提及了他们在工作中也多次发现了安全培训中用到的样本。


我们找到了越南那个省的公告,其中演练的背景如下: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广义省XYZ机构发生一起网络信息安全事件,现在该部门向广义省信息通讯部提出协助故障排除和追踪溯源的请求。基本信息是:名称为ABC的官员使用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收到了一个名为Nguyen Thanh Tra的人,地址是[email protected]的邮件。邮件的主题是”求职者简历”。这个官员查看了这封邮件。目前XYZ网络里发现了一些可疑的连接。


包含[email protected] 这个邮件地址的邮件,我们共发现了三个。这三封邮件的内容完全一样,只是收信人不一样。其中一封邮件中就包含广义省的公告中提到的收件人: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我们判断这封邮件就是广义省信息安全培训中用到的邮件。我们发现这个邮件中的样本和我们前面分析邮件中的样本的攻击流程完全一样。并且和前面的越南的那家安全公司分析的样本是一样的。这个邮件的附件的payload也是njRat, C&C服务器是103.68.251.31,是一个越南的IP。另外两封邮件如下: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这三封邮件除了收件人不一样外,其他的完全一样。这两封分别是和越南社保局、越南莱州省政府有关。103.68.251.31这个IP地址和我们前面分析的的邮件中C&C 地址103.68.251.102高度接近,它们都属于越南岘港市。岘港市是越南的第四大市。因此我们判断我们前面分析的邮件是越南的信息安全部门在安全培训中使用的。


越南CERT部门在2019年10月30,发布了一篇通告。通告的大致内容是越南的信息安全部对越南的网络进行监控发现了有针对性的网络攻击(APT),该攻击对于越南政府机构的信息系统和重要国家基础设施的所有者散布了大量的恶意代码。越南的信息安全部在这项攻击中共发现了16个以上的恶意软件变种,受影响的IP多达400000个IP。越南CERT在通告中公布了19个文件的MD5值,我们找到了16个文件。对这些文件做了分析后发现,这些样本和越南广义省的信息安全培训中用的样本的攻击流程一样。唯一区别是越南CERT公布的样本的payload是CobaltStrike或者PlugX。分析结果如下: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我们注意到MachineID为win-egbvi09sep9的样本共出现了8次。我们前面提到的邮件中LNK文件的MachineID都是这个值。这些MachineID去重后共有5个:

(1)win-egbvi09sep9

(2)win-jq9h4qp3a4u

(3)win-ha4ucnjj6cg

(4)win-2a9b78ts069

(5)win-nuptedkl53m

这些样本的执行流程如下: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如果payload是CobaltStrike,会创建一个名为为”Security Script kb00769670”的任务计划,伪装成windows的更新程序。其中kb00769670是可变的。Plugx使用了ESET公司的一个签名的文件。这个文件原始名是EhttpSrv.exe,它运行后会加载http_dll.dll。Payload是Plugx时,除了会释放诱饵文件外,还会释放3.exe,http_dll.dll,http_dll.dat三个文件。前面的邮件中包含的LNK文件的执行流程和这些样本的执行流程是一样的,只是payload换成了njRat。


通过对所有样本的分析,我们判断应该存在一个可配置化的攻击工具框架,这些样本都是同一套工具产生的,但是由不同配置选项产生的。越南CERT用于安全演练的样本是不是他们仿造了真实的攻击中使用的工具?我们觉得可能性并不大。工具应该并不复杂,但是仿造起来也是很费力气的。目前我们没有发现公开的生成这些样本的工具。


我们在分析过程中发现了不少疑似测试的样本,这些样本的C&C server IP在越南CERT发布的通告列表中。比如文件名为: test2.exe ( MD5: e343f1d68549f8558b2bb512e082ff2f)

这个文件中包含一个PDB路径:

C:UsersPHAM KIM CUONGDocumentsVisual Studio 2008Projectstest2Releasetest2.pdb

这个路径中包含一个开发者的名字:PHAM KIM CUONG。通过搜索这个名字发现,这个名字在越南比较常见。这个样本是在2019年3月17日被上传到Virus Total上的,并且上传者的国家是越南。这个样本使用的payload是CobaltStrike,样本执行后会链接144.202.54.86。这个IP在我们发现的另一封邮件中出现过: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这封邮件中包含的LNK文件没有使用HTA文件而是直接运行powershell,后续的攻击流程和前面是一样的。LNK文件的payload是CobaltStrike,C&C 服务器是144.202.54.86。所以这封邮件和这个名为PHAM KIM CUONG的人有很大关系。我们也能判断这一类攻击绝对不能简单的判断是所谓的”来自中国的攻击”。


越南CERT的通告中提到一个infosecvn.com域名,我们查询发现一个越南人经常使用infosecvn这个字符串。我们找到了他的博客,脸书,推特信息: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这个人是一个越南的网络安全专业的学生。和infosecvn.com绑定的同一个IP的另一个域名aridndvn.com也是很有意思。”aridnd”估计是仿造自”aribnb”,上面的名字为PHAM KIM CUONG的越南人是Aribnb的第100号员工。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越南CERT的报告中提到的aridndvn.com,我们分析的所有样本中都没有这个域名。我们只发现样本访问了”aridndvn.ccom”。如果在google上搜索aridndvn.ccom,可以找到四家安全厂商的分析报告中提到了这个域名。这四家分别是avira,Any.Run, cmc cybersecurity(越南的一家安全公司),Anomali。如果搜索aridndvn.com则没有任何和恶意代码相关的内容。显然是有人在填写PlugX配置时写错了,我们发现有三个样本的配置里都是”aridndvn.ccom”。我们不想搞阴谋论,我们只是描述我们发现的现象。


Unit42 Team和Anomali团队报告


在我们分析完成时,我们又谨慎的读了一下Unit42 Team和Anomali的报告,发现我们同行的结论几乎经不起推敲。下面举几个例子进行讨论。


Anomali的报告

(1) Daily News (19-8-2019)(Soft Copy)(MD5: 5f094cb3b92524fced2731c57d305e78)

   Anomali 声称这个文件是针对缅甸的山泰族,并称”攻击少数群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已知的策略”。这个说辞让人啼笑皆非。这个文件的MD5出现在越南CERT发出的通告中。如果真的是攻击样本,越南CERT难道看不出来是和缅甸相关的吗? 


(2) European.lnk(9ff1d3af1f39a37c0dc4ceeb18cc37dc)

   Anomali 声称这个文件是针对China-Zentrum eV。China-Zentrum eV在官网上声称是一个指在促进西方和中国进行文化,宗教交流的非营利组织。这个组织和越南没有任何关系。很不幸,这个文件的MD5也出现在越南cert发出的通告中。

Anomali在报告中提到了17个LNK文件,其中有16个出现在越南CERT通告中。这样Anomali所宣称的”Mustang Panda 攻击了德国,蒙古,巴基斯坦,缅甸”的结论根本不成立。


2 Unit42 Team的报告

Unit42 Team的情况和Anomali的情况类似,我们这里讨论不出现在越南CERT的通告列表中的文件。Unit42 Team从推特上获得有人发现的Plugx样本。这些样本不是lnk而是exe,它们都是nsis安装包。使用7z解压后如下: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这里仍然使用DLL Side-Loading攻击方法并且文件也是前面所提到的ESET的签名文件。这个样本的C&C server 是apple-net.com。这个域名出现在越南CERT通告的C&C server列表里,并且我们也在lnk相关的样本中找到了这个域名。

我们先来欣赏一下unit42 团队的分析: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unit42 认为名为为NATIONAL SECURITY CONCEPT OF MONGOLIA.exe的文件是针对蒙古政府的。这个文件名翻译过来应该是”蒙古国国家安全法全文”。通过google查询可知这个法律至少在1993年就已经存在了。重点是蒙古国是一个官方语言是蒙古语的国家,向蒙古政府发送一个英文版的“蒙古国安法全文”。蒙古国的官员会上当吗?这就好比向中国政府发送一个英文版的《中国宪法全文》,中国的官员会上当吗?所以这个样本绝对不是针对蒙古政府的。如果是真实的攻击,那也是针对对国家安全法感兴趣的非蒙古国的立法机关或者智库。我们在Virus Total上发现了多个从越南上传的疑似测试用的样本,这些样本也有使用自解压包作为攻击手段的。在越南CERT发布的通告中的样本有一个是和蒙古航空有关的图片。所以我们判断NATIONAL SECURITY CONCEPT OF MONGOLIA.exe和DSR & CSR of Special Branch Sind.exe是测试样本或者其他国家在信息安全演练中的样本。  


越南部分政府部门2020安全培训


我们搜索了一下,发现在2020年年末,越南不少的政府部门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他们举行的信息安全培训。

时间

来源

参与单位

2020年12月11日

奠边省信息和通讯部

宣光省、永福省、富寿省、河杨省、老街省、莱州省、山罗省、奠边省、安沛省的国家事故响应网络的单位和成员的信息安全和信息技术官员。

2020年12月11日

广义省新闻网站

信息与通信技术中心(信息与通信部下属)与CyRadar信息安全股份公司合作,参与人员是广义省网络信息安全事件响应团队的成员。

2020年11月21日

谅山省政府网站

谅山省、曹邦省、北(?)省,太原省,北宁省,北江省

由于我们不懂越南语,完全依靠google翻译,我们只能在这里面列举很少的部分。另外我们也注意到越南信息安全部门曾经和卡巴斯基、bkav等公司合作,举办过信息安全的攻防演练。我们强烈呼吁信息安全行业同行,在对APT攻击分析和溯源时一定要注意这些信息安全培训。


总结


 PlugX是一个存在了8年以上的远控工具,它被国内外的不少安全厂商分析过。虽然PlugX被国外安全公司发现是中国的一个网名为”无花果(WHG)”的安全爱好者开发的,这也不能证明每次利用PlugX发起的攻击都是来自中国的。PlugX有多个版本的生成器,不少都能在网络上找的到,也在不少的安全厂商的报告中出现过。我们认为如果发现非中国的攻击者使用PlugX也不是不可能。


在我们分析完样本后,最让我们费解的是越南的广义省和莱州省有什么重要的,以至于会引起”APT攻击组织”的兴趣。虽然我们隐约觉得这可能不是真实的攻击,但我们没有证据。感谢越南的viettel cyber security公司帮我们解开了疑惑。在CrowStrike公司的印度员工坚持是来自中国的Mustang Panda 攻击了越南政府时,我们的越南同行阻止了一次针对中国的抹黑。同时我们也要感谢越南广义省政府公布了演练的细节,这个细节成为我们反驳不实指控的证据。类似的误把信息安全演练当作APT攻击的案例,在国内也有过。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论,我们不去谈那件事的细节。


安全没有国界,所有的安全研究者应该共同对抗来自世界各地的攻击。当看到Unit42 Team和Anomali团队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仅仅凭借文件名和文件内容,就做出了”中国国家支持的APT组织”和”来自中国的Mustang Panda APT组织”的结论,我们真的很遗憾。在对APT攻击进行溯源的过程中,地缘政治是最重要的一个判定依据。但是地缘政治不是万能灵药。随着各国对信息安全的重视,类似的信息安全培训会越来越多。作为安全研究人员不应该见猎心喜,不负责任的作出结论。 


IOC


MD5:

d8fa9b6e4ffd02fd3006e505f7368ea780bcda9fde78c70566c6f693f1c7938f5781a2b62de1f3301e38394607b03d79

IP:

103.68.251.102103.68.251.31144.202.54.86




参考


(1) "我兔”的典故,请参考”小白兔的光荣往事”

(2) Meet CrowdStrike’s Adversary of the Month for June: MUSTANG PANDA

https://www.crowdstrike.com/blog/meet-crowdstrikes-adversary-of-the-month-for-june-mustang-panda/

(3) Pulling the PKPLUG: the Adversary Playbook for the long-standing espionage activity of a Chinese nation state adversary

https://www.virusbulletin.com/blog/2020/03/vb2019-paper-pulling-pkplug-adversary-playbook-long-standing-espionage-activity-chinese-nation-state-adversary/

(4) China-Based APT Mustang Panda Targets Minority Groups, Public and Private Sector Organizations      https://www.anomali.com/blog/china-based-apt-mustang-panda-targets-minority-groups-public-and-private-sector-organizations

(5) Mustang Panda – một case dở khóc dở cười

  https://blog.viettelcybersecurity.com/mustang-panda-mot-case-do-khoc-do-cuoi/

(6) https://twitter.com/cyber__sloth/status/1298719815964618753?lang=en

(7) http://lichlamviecsld.nuian.vn/items/files/1_1341.PDF

(8) http://www.vncert.gov.vn/baiviet.php?id=127


推荐阅读:

  1.  【高级持续性威胁跟踪】红队视角看Sunburst后门中的TTPs

  2. 【漏洞通告】WebLogic XML外部实体注入漏洞

  3. 【漏洞通告】SolarWinds Orion API认证绕过漏洞(CVE-2020-10148)

  4. 【漏洞通告】骑士CMS远程代码执行漏洞

  5. 【经典漏洞回顾】Microsoft Windows Win32k本地提权漏洞分析(CVE-2015-0057)



深信服千里目安全实验室

【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深信服科技旗下安全实验室,致力于网络安全攻防技术的研究和积累,深度洞察未知网络安全威胁,解读前沿安全技术。

● 扫码关注我们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深信服千里目安全实验室):【高级持续性威胁追踪】来自Mustang Panda的攻击? 我兔又背锅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