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 A+
所属分类:安全新闻
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情报分析师

全国警务人员和情报人员都在关注

关注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成立于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的1979年5月,其目的是维护伊朗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负责维持其国内秩序。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与正规军一样,也有陆军、空军、海军的三军编制。此军队与伊朗正规军的地位平行。

2019年4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

2020年1月3日凌晨,被视为伊朗二号人物的该国革命卫队“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遭遇美军定点袭击身亡。


伊斯兰革命卫队情报组织(IRGC)已成为伊朗的一个主要情报机构,在伊朗国内影响力和权限不断扩大。伊朗的情报机构与其他伊斯兰共和国的控制和治理机构类似,具有权力竞赛,竞争和裁员的特征。IRGC的情报组织向伊朗最高领导人负责,而与其同时运行的伊朗情报部(成立于1984年)向总统负责。情报部和IRGC的情报组织机构之间的冗余和重叠造成了两个机构之间在声望上的分歧和竞争。近年来,高级政府官员和两个组织内的官员试图淡化两个组织之间的分歧程度,并努力向外界展示两机构合作的加强。

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IRGC的情报组织标志

情报组织地位的提高和其权限的扩大是IRGC崛起的总体趋势的一部分,该组织目前在伊朗的政治体系和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从2009年开始,在IRGC情报部门升级为某个组织后,被认为是哈梅内伊(Khamenei)的亲密顾问的伊朗神父侯赛因·泰布(Hossein Taeb)领导了该组织。Taeb于1980年代初加入IRGC,在情报部任职约十年,并于1990年代后期重返IRGC。2008年,他被任命为IRGC巴斯基分部司令,并在镇压2009年抗议活动中发挥了核心作用。镇压抗议运动后不久,他被任命为情报组织的负责人。他持有强硬立场和鹰派观点,反映了伊朗最高领导人的官方立场。

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 侯赛因·泰布

  • IRGC情报组织的一些中心任务是:挫败恐怖袭击,制止政治颠覆,积极参与镇压抗议和骚乱,打击“西方文化渗透”和违反道德的行为,在虚拟领域进行监视和执法,打击种族隔离和“宗教偏差”,防止严重犯罪和走私,并打击经济腐败。近年来,还被赋予了其他使命,这些任务以前是由情报部全权负责的,例如:在国外俘虏伊朗政权的对手,逮捕外籍游客和双重国籍的伊朗人,目的是与西方国家交换战俘,或为了促进各种经济利益。此外,本组织在国内镇压政权反对者和批评者的参与有所扩大。

IRGC情报组织发展的主要里程碑
· 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和拆除国家安全与情报组织(SAVAK)之后,IRGC的任务是收集情报。在此期间,该组织专注于收集情报,以便组织敌对势力破坏既有政权。IRGC情报部门的雇员是在革命青年中招募的,由在针对君主制的秘密活动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董事监督。起初,该部门以情报和调查部门的名义运作,并参与了IRGC的招募工作,确定和压制了反革命活动。后来,该名称更名为情报局,并扩大了情报和安全部门。

· 伊朗-伊拉克战争(1980年9月)爆发后,IRGC进入战场,该组织将其大部分情报资源用于战争。结果,有必要将与非战争有关的情报和安全活动整合到另一个机构手中。1984年,情报部成立,并成为收集情报和挫败危及国家安全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成立后,IRGC情报部门的大部分资源都移交给了新的部门,IRGC情报部门成为了更具作战战术的部门,主要侧重于收集军事情报以支持战争努力。

· 战后(1988年)恢复了IRGC参与非军事领域的安全和情报任务的工作。1980年代后期开始,IRGC被要求为Qods部队提供行动层面情报支持。特别是在1990年代。根据任务的转变,IRGC的情报部门以IRGC总参谋部情报部门的名义开始运作。情报部在1990年代参与了伊朗知识分子的“连锁杀戮”之后,遭受了打击。这种参与导致情报部长Ghorbanali Dorri Najafabadi于2000年辞职,并清除了“流氓”部。当时,情报部从属于改革派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决定加强IRGC的情报部门,该部门不受政府和立法部门(Majlis)的监督,并为其分配其他任务,其中最重要的是压制政权的反对者

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情报部(右)和IRGC(左)的徽标

· 在与IRGC内的其他许多情报部门合并之后,2009年10月,情报部门升级为IRGC的情报组织侯赛因·泰布(Hossein Taeb)被任命为该组织的负责人,此前他曾担任IRGC巴斯吉分会的指挥官。在抗议活动的背景下,本组织坚持不懈,抗议活动于2009年夏季在伊朗各地爆发(绿色运动),原因是2009年6月的总统选举被认为伪造了改革派、反对派的劣势。情报组织的建立授予最高领导人和伊朗领导人更大的能力来控制不属于政府的镇压和监视手段。

· 在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Ahmadinejad)和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Khamenei)之间爆发政治危机之后,情报部的缩编加速了。2011年4月,总统宣布将接受情报部长海德·莫斯里希(Hayder Moslehi)的辞职。此后不久,哈梅内伊发表了特别声明,表示支持情报部长,并命令他再次担任职务。总统与最高领导人之间的分歧很快就变成了该政权领导层内的一次重大政治危机,并进一步加强了哈梅内伊想要增强直接隶属于他的IRGC地位的愿望。

· 2019年5月,情报组织与IRGC的战略情报部门合并。侯赛因·泰布(Hossein Taeb)继续领导本组织。侯赛因·莫哈克(Hossein Mohaqeq)曾担任战略情报处的负责人,被任命为Taeb的代理人,接替侯赛因·内贾特(Hossein Nejat)的职务,侯赛因·内贾特(Hossein Nejat)自2016年12月以来一直担任本组织的副主管。负责IRGC内部的社会事务。在任命的仪式上,IRGC的指挥官侯赛因·萨拉米(Hossein Salami)宣布,伊朗与美国以及“革命和伊斯兰共和国的敌人阵线”进行了全面的情报战。这场全面战争包括心理战,网络行动,军事行动和公共外交。他断言在这场战争中有可能击败敌人。他指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情报组织的任务是确定伊朗面临的威胁,而不是一时忽视对美国战略的分析。萨拉米补充说,情报组织现在将特别重视美国并将扩大其在国外的活动

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IRGC的指挥官(左)与IRGC情报组织副主管Hassan Mohaqeq一起

· 由于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2018年5月决定退出核协议(JCPOA)并采取针对伊朗的“最大压力”战略,伊朗和美国之间的冲突日益加剧IRGC的情报发生组织变革。

此外,结构变化发生在美国宣布从2019年4月15日起将IRGC加入美国国务院指定的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之后。

由于担心经济危机恶化而加剧民众抗议,因此伊朗政府决心加强对国内外日益严峻挑战的反应,并加强内部镇压。随着情报组织与战略情报部门的合并,报纸《贾汉》(Jahan)评估认为,结构性改革旨在增强IRGC的能力及其针对美国开战全面情报行动的实力,并提供更好地应对它们所运营的“敌对情报机构”和“区域和超区域情报网络”带来的威胁。

· IRGC情报组织地位的提高和任务的扩大应被视为IRGC影响力增强的总体趋势的一部分,IRGC的影响力目前在伊朗的政治体系和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穆罕默德·阿里·贾法里(Mohammad-Ali Jafari)在2007年被任命为IRGC司令官,这标志着该组织迈出了对政治参与的重要一步。贾法里(Jaafari)在2007年9月发表的讲话中强调,伊斯兰革命卫队不是一维军事组织,其目标是保留革命及其作为敌人的家园的成就。贾法里(Jaafari)将IRGC定义为不是“纯粹的军事”组织,而是“政治和意识形态”的组织。

本期编辑:SWG

普及情报思维 传播情报文化

长 按 关 注


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情报分析师):IRGC的情报部门——伊朗主要情报机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