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之声 | 薛惠锋:迈向数字乡村建设的时代高度

  • A+
所属分类:云安全
点击上方蓝字网信军民融合” 关注我们 





本文刊登于《网信军民融合》杂志2021年2月刊



迈向数字乡村建设的时代高度


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 薛惠锋



“天下将兴,其积必有源”。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战略部署。“乡村振兴”的不变初心,已化为了“数字乡村”的磅礴力量,“数字中国”的时代担当。数字乡村建设以千钧之力、燎原之势,正在成为经济和社会变革发展的强大引擎。

一是“建”,突出一个“新”字。就是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建设先进的数据基础设施,形成“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天地一体”的网络空间。二是“用”,突出一个“广”字。围绕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全方位统筹数字政务、数字经济、数字民生等各方面应用。三是“安”,突出一个“独”字。没有安全,就没有发展,必须实现大数据的基础设施、核心技术、重要产品独立自主,否则“数字中国”的自主权就会操之他人之手,发展越快越危险。

“格物而致知,穷理而尽性”。只有把握科学意义上的数字里程碑,才能迈向数字中国的时代高度。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农耕国度,华夏先祖选择将眼光凝聚于大地的生活方式。他们躬身种植、躬身耕作、躬身授粉、躬身收割,将几千年书写成亘古不变的农事诗篇。今天城市化不断蚕食属于庄家的土地,仅仅数十年,我们突然发现,我们离开大地越来越远了。尽管我们每一天都在享用从泥土收获的食物,我们多久没有亲密接触土地了?当我们饕餮满桌食物,大谈量子卫星、移动支付的时候,也需要给自已留点时间思考,回望我们走过的路,感受我们最真实的家族与民族的基因。伴随网络化、信息化和数字化在农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应用,以及农民现代信息技能的提高而内生的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和转型进程,既是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

2019 年 5月,国家印发了《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加快建设,线上线下融合的现代农业加快推进,农村信息服务体系加快完善,立足新时代国情农情,要将数字乡村作为数字中国建设的重要方面,加快信息化发展,整体带动和提升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数字化生产力,注重构建以知识更新、技术创新、数据驱动为一体的乡村经济发展政策体系。注重建立层级更高、结构更优、可持续性更好的乡村现代化经济体系,注重建立灵敏高效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系,开启城乡融合发展和现代化建设新局面。

当今世界,虚拟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平行存在、精准映射、深度交融,使一切物质皆可用数据量化,一切行为皆可用数据写真,一切关联皆可用数据表征。虚拟空间不断涌现出更高层次的虚拟空间,通过不断地循环嵌套,形成了“数字空间—信息空间—知识空间—智能空间—智慧空间”梯级涌现的逻辑。在这个梯级结构中,“底层空间”决定了“高层空间”,但是通过“涌现”,高层次的智慧空间会“反作用”并“控制”低层次的物质空间。“数据层次”,即数据资源的搜集、存储、检索以及相应设施的建设;“信息层次”,即通过真伪性的判别,留下可信的信息“知识层次”即通过分析、挖掘数据,激活数据信息,实现数据的“活化”,发掘有实用价值的知识;“智能层次”,就是通过人机结合,实现两者优势的结合。最重要的是“智慧层次”,就是实现人、机、知识等方方面面的涌现,用钱学森的话说,就是“站在高处,远眺信息海洋,能观察到洋流的状况,察觉大势,做出预见,这就需要智慧了”。推动数字乡村—信息乡村—知识乡村—智能乡村—智慧乡村的跃升,是数字乡村实现“强起来”的飞跃的必由之路。

近年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十二院作为“钱学森智库”,在“数字中国”及智慧农业,尤其是网络信息安全、数据主权与钱学森第六次产业革命理论相融合,不断探索、锐意创新,认为:审视当前的世情和国情,“数据时代”还处在简单系统的初级阶段,远未达到“智慧层次”,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在数据的全面感知上,尚未做到完备性。人、地球和宇宙是整体的、不是割裂的,是开放的、不是封闭的,不能局限于某个国家、某个地域甚至地球表面来看待数据,否则就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但是目前的数据采集仍以地面感知、人基感知为主,距离“天空地海一体化”的大融合,还有很大距离。特别是暗物质的发现(暗物质的总量很大,占到了整个宇宙 96% 的含量,目前还无法直接观测到),对于我们对世界的传统认知构成了很大挑战,也对数据的感知、证据的采集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其二,在数据的分析应用上,尚未做到智慧化。很多人认为阿尔法狗(AlphaGo) 代表了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其实这不过是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机器的计算优势。人工智能还处在“有计算、没算计,有智商、没情商,有智能、没智慧”的阶段,距离人本身智慧还差得很远。2011 年,欧盟斥资 14 亿美元启动了 FuturICT 计划。该计划致力于通过计算机模拟系统和大数据技术,感知和理解全球社会的复杂关系,提高执政者对于全球性危机的预测能力,以方便各国及时对战争、疾病、经济衰退等重大危机做出先验性判断,并采取补救措施。然而,九年过去了,这个计划没有任何确定性的进展,对当今世界的一系列重大变化,无一预测准确。这个计划的失败,暴露了“大数据时代”还处在初级阶段,远远没有达到智慧层次,存在极大的局限性。

按照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部署要求,要加快建设智慧农业,推动数字经济与农业农村经济深度融合发展。加强规划布局,总体谋划“十四五”数字乡村发展;夯实发展基础,加快建设乡村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确保数据安全;立足钱学森第六次产业革命理论,实现产业革命的创新发展,培育壮大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创新组织管理模式,运用总体设计部思想提升乡村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推动人、机、环融合发展,统筹发展数字乡村与智慧城市。钱学森智库认为:实现数字乡村的“强起来”,应当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问题、用中国智慧指引中国道路,统筹“陆海空天”全方位,“党政军民”全领域、“产学研金”全链条,迈向“数字乡村”的时代高度。

在战略上:天空地海联通,推动“大融合”

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人类不会永远生活在摇篮,必将挣脱引力束缚,开创全新的太空文明。只有建设天基数据基础设施,才能全方位感知和掌控数据资源。这也是中央提出向“深空”、“深地”、“深海”、“深蓝”进军的重要目的之一。例如,在维护海洋权益中占据主动,离不开天基遥感的保障,实现对海域全面监测和掌控;在网络信息主权之争中决胜未来,离不开天基通信的支撑,以保障网络设施安全、维护数据主权。在经济社会方面,国家已经把“天空地海一体化”作为大数据战略的重要支撑;在国防和军事方面,“数据流牵引指挥流”的未来战争形态,根本上依赖天基系统的信息支援。当前,国际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卫星通信领域,“得数据者得天下”,在大数据这一战略资源的争夺中掌握主动权,必须构建“天空地海联通”的大数据感知和应用体系,实现态势感知“全域化”、网络传输“一体化”、数据分析“智慧化”、决策支持“敏捷化”。

在战役上:系统工程引领,集成“大智慧”

“数据驱动发展”是个开放的复杂巨系统。需要构建“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研讨厅体系”,打造“人机结合、人网结合、以人为主”智慧化系统。这个体系能把人的思维成果、经验智慧与情报数据统统集成起来,把机器的逻辑思维优势、人类的形象思维优势有机结合在一起,创造比人类和机器都高明的智能系统,实现 1+1〉2 的效果,从多方面的定性认识上升到定量认识。通过“星融网”的全方位感知,交由“钱学森智库”的六大体系、两个平台进行分析,即:“思想库体系、数据情报体系、网信体系、模型体系、专家体系、决策支持体系,以及机器平台、指控平台”,实现异构融合、清洗去冗、关联挖掘、分布计算,解决数据的复杂性、真伪性、功效性、海量性、协同性等问题,就能从根本上推动物理空间、数字空间、信息空间、智能空间向智慧空间的跃升。

在战术上:数据主权保障,实现“大安全”

由于互联网源自美国这一历史原因,我国大数据的关键基础设施、核心技术、重要产品无法自主可控,且面临数据跨境监管制度不健全的问题。我国数据主权面临着重大现实威胁和潜在挑战。

一是数据“心脏中枢”受制于人。目前互联网的 13 台根服务器中,唯一的主根服务器以及 12 台辅根服务器都有少数大国掌控。所有互联网域名解析工作由少数国家控制的机构来完成,导致全球数据对少数大国单向透明。二是数据“骨干枢纽”尚难自主。国外的路由器、交换机设备制造商,在我国骨干网核心节点,特别是在一些关键领域和行业当中,占有极高的市场份额。三是数据“末梢神经”广被渗透。外资企业占据了大数据终端设备的庞大市场份额,使数据安全面临极大风险。这些企业有时会迫于压力与少数国家的情报部门合作,运用其产品和服务的便利条件,获取政府、企业和个人的敏感数据。四是数据跨境监管制度滞后。跨国企业在不同国家分支机构之间传输海量商业数据,带来数据跨境流动安全的问题。我国不少大型互联网企业均为外资控股,容易受国外势力影响,造成联网用户海量数据在无监管情况下出境。

“居安而思危则终不危;操治而虑乱则终不乱”。必须在法律层面明确“国家数据主权”,实行数据分级保护,为数据全生命周期监管提供法律依据。此外,需在大数据关键技术和装备上,培育能与国外八大金刚并驾齐驱的大型企业,让数据基础设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筑牢数据安全、数据主权的坚固藩篱。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十二院历史上曾是中国第一台大型集成计算机的应用单位,开通了中国第一条国际互联网专线,建设了中国第一个实现全国联网的计算机网络。十二院还是国家两化融合创新推进联盟、中国卫星全球服务联盟、中国电子商务联盟等国家级平台的依托单位。特别是在智慧业态上,十二院正在以“星融工程”为核心架构,以“数据主权”为保障,以数字到智慧“梯级涌现”为特色,以“钱学森智库六大体系、两个平台”为工具,面向全国建设“智慧社会”的需求,打造数字乡村的“十智工程”:在基础设施架构方面,筑牢“智魂”,解决从数字乡村、信息乡村、智能乡村向智慧乡村提升的问题。打造“智脑”,为智慧乡村的顶层决策和布局,夯实理论根基、完善决策证据、获取全面态势、集成专家经验、实现仿真推演。打造“智眼”,实现全域观测、全时监控、全业采集、全程记录。打造“智心”,通过异构融合、清洗去冗、关联挖掘、分布计算,解决数据的复杂性、真伪性、功效性、协同性等各种问题。打造“智脉”,实现高可靠的连通、高效能的传输、便捷化的通讯、泛在化的互联。在应用模式方面,实现“智政”,打造贯通数字乡村一张图智慧政务,为总体设计、综合治理、工程会战提供支撑。实现“智业”,打造围绕新时代产业革命,尤其是第六次知识密集型大农业的创新链、生产链、价值链、需求链、运营链。实现“智惠”,服务于民生领域。实现“智美”,服务精神文化生活,打造面向未来的乡村经济体验版,体验式农业旅游、体验式文娱。实现“智环”,打造绿色格局、培育绿色动能、塑造绿色生活、构筑绿色屏障。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新时代的数字中国,已是“光芒四射喷薄而出”的朝阳,渐行渐近、触手可及。这是一个风云际会,英雄辈出的时代,这是一个崇尚变革、追寻创新的时代。“孤举者难起,众行者易趋”。让我们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集成一切可以集成的资源,卯足干劲,开足马力,让新时代的数字中国之花,结出更加丰硕的果实,为实现“数字乡村”迈向新时代高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来源:中国网




扫码订阅《网信军民融合》杂志↓↓↓
重要提示:扫码订阅杂志,发票由承办邮局开具。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网信军民融合):智库之声 | 薛惠锋:迈向数字乡村建设的时代高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