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的过去、未来与死亡 黑客文化篇:刺刀上带着思想

  • A+
所属分类:lcx

作者:我是老鹰

引言:自2000年发表《营造中国特色的黑客文化》演讲,经历了2001年被媒体大肆渲染的“中美黑客大战”之后就一直混迹梦游在安全业界与圈中网友的现实与虚拟之间。眼见神圣的希望殿堂在金钱、性、技术、政治、虚荣的拥戴下变成世俗的温床。当黑客变红,开始暴露在阳光与演讲台前的时候,我知道流逝的岁月和不再迷人的黑夜正在告诉我,告别这个舞台的谢幕即将到来。。。

黑客与摇滚

任何时代都不能扼杀年轻人对完美的追求与幻想,尤其是当他们手中拥有更多表现自我的舞台与工具、时间与机会的时候。随着唱片、磁带、CD、电视、电影等第二代资讯(第一代是电报、电话)传媒的普及与大众化,音乐首先成为跨越国界的语言,在世界文化和意识形态、政治势力激烈碰撞、敏锐的青年摇滚先锋首先通过他们可以把握的武器向世界传递出他们的冲动与呐喊。计算机与互联网的诞生为信息共享和虚拟世界自由遨游—“我的世界我做主”的数字乌托邦的梦想创造了一个无限宽广和诱人的舞台。但当唱片销量、粉丝、经纪人、唱片公司逐渐取代惟我独尊的一代天王成为音乐世界的主角,当约翰.列农在枪声中成为过去,当崔健已经要靠成为打假先锋才能聚集观众的时候,摇滚已经在多元化的世界中已经不再会让麻木的我们痴狂如醉,而也许仅仅是我们的餐后甜点或者饺子盘里的酱菜辣椒,必要而非必不可少。

黑客的过去、未来与死亡 黑客文化篇:刺刀上带着思想

黑客的过去、未来与死亡 黑客文化篇:刺刀上带着思想

圈子的同行曾调侃我是在向娱乐圈子发展,我认为他完全说对了,也许正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可以因此而游戏人生的兴趣而使这么多朋友选择了这条看似神秘的数字摇滚之路:我们是冰冷数字世界里可以听见的跳动之心。几年前秋天的某个凌晨我在与一位上海网友风花雪月的闲聊中一口气写下《黑客独白》歌词,也仅仅是想用音乐的语言和自己的声音告诉还在恶炒黑客红客的媒体:我们只是黑夜中随风而逝的过客,仅仅如此......

黑客与鸦片

一位不知名网友发给我他写的关于黑客文化的感想,这是我在国内看过的国内对于黑客写的最有味道的文章《黑客是药》:

长久以来,大家对于黑客与骇客的认识好象与实际上有点出入,甚至有时还产生了误解.有人说好的黑客是红客,坏的黑客是骇客。只会用点黑客软件,对系统一知半解的人是骇客,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正确?对此我想说点自已的感受。

我认为一个人要想称得上是黑客,首先从客观上讲一定具有高超的网络技术,对网络构架及各类底层协议有一定认识的人。他可以自己制做工具,有详细的系统漏洞列表,并熟悉其利用方式。但他们绝不恶意攻击,他们以发现漏洞为乐,在孤寂中执着地追求自由与技术,这种人才能称为黑客。

黑客原来只是从技术角度上提出的,而并非从道德上提出,所以当一个人具有一定的技术时,他就是黑客,当然做一个黑客他必然有自己的原则。如同西部牛仔在没有法律制约的地方,保持自己的立场,维护正义.后来由于人们潜意识里出自对英雄的崇拜于是就有了红客与黑客之说。在此我不想谈论他们身上的政治色彩,我只想说黑客是否是黑客指的只是客观的从技术上来决定,而不在于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黑客就是黑客,仅此而已!

人们总认为黑客是正义的骇客是邪恶的。其实并非如此,其实黑客是天使也是恶魔,那么骇客呢,不也一样吗?试问你们用的Win98.Win2000以及各类工具软件和娱乐游戏有几个是正版的呢?这不就是骇客的作品吗?为什么大家一边享受着骇客带来的廉价与便捷,却还要口口声声的痛斥与歧视他们呢?他们也与黑客一样,仅仅只是为了理想信念中的自由与共享,而执着得义无返顾。同样我们也有理由尊重他们,不是吗?我并非支持他们的盗版行径,但请不要把他们认为是专门在网上搞破坏的那些人。GameZ88,0day不就是一种技术的象征吗?

骇客指的主要从事程序脱壳解密反编译,解除软件限制,破解口令等活动的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骇客。他们比黑客早诞生,他们也需要一定的技术,而在某种程度上讲并不低于于黑客需要的技术。他们也有自己的原则,只是没有黑客那么耀眼。他们也入侵系统,破除口令,只是有些人会因为走入互联网而变为黑客。

不过,不论是黑客还是骇客,其本身都是出自于一种技术角度。而非人为的主观认为,更不是依靠什么道德标准!【这里并非否认不需要道德,这是两个层次的概念请大家不要误解!】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也是他们的权力。但无论如何,谁也无法改变......

有人痛恨黑客,血液却为成为黑客而沸腾。我想大家应该明白,有时对于某种事物的讽刺和打击恰恰是出于对其的恐惧和逃避。这种源自内心的懦弱正由于无处不在的压力而显出苍白的本色。

当一个人在网上遭遇黑客时,或在他的软弱中被埋葬或在他的思考中进步。我想黑客可以带来可耻的毁灭也可以带来新鲜的勇气。而我们最需要的是一种思想---刺刀上的思想。中国有中国的国情,所以这里需要有中国特色的黑客。虚无飘渺的网络中,我们不被孤立又何来的独立。我不想做出淤泥不染的莲花,而甘愿做深埋池底的泥。

黑客精神追求的是一种自由与共享,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来自于对历史文化的沉淀,是由现实中人们的生存状况、矛盾冲突、主观意识等剧烈活动演变而来,黑客精神是一种超越现实的宗教,是一种升华艺术的声音。

黑客是一种充满了幻觉和朦胧的期待与索求,有人说那是敌人,有人说那是糟粕,还有人说那没什么大不了的,牛什么呀!可我想说黑客不是幻觉也不是莲花,------ 因为黑客是药!

黑客是药,与黑客是摇滚一样是我听过的感觉最完美的评价!良药苦口,黑客以攻击与破坏而使IT商业巨头投入巨资加强安全研究,以不断挖掘新的漏洞与缺陷而使善于做秀的微软如履薄冰,至今未能洗脱“不安全操作系统”的美名。中国的古话“是药三分毒”,这剂苦口的安全之药同样不能免俗,而且会如鸦片般容易吸食成瘾,令吸食者不断加大剂量,甚至为了得到它而某财害命。当黑客从免费药品变成有客观利润的商品,那些电影、球场外的黄牛党就会变身成贩卖游戏帐号装备的新一代虚拟皮条客,区别的是将手里的票卷换成木马、游戏帐号、装备甚至信息情报。

黑客的红与黑

《南方周末》曾经以“黑客红了”作为标题发表了对因黑客大战一黑成名的评论,《新周刊》等杂志更是用夸张的漫画来将黑客演变成媒体恣意涂抹的卡通战士。围绕红客联盟的“重组”与“解散”以及GOOGLE下红客高达2740000条的检索条目下充斥的各类真假信息、组织与人,总是能给媒体和读者继续演绎夸张或者严肃的话题。

新中国红旗下的成长的中国年轻人完全继承了中国文化里对于红色的崇拜,红色代表鲜血、光荣、喜庆乃至初夜情节。但中国历史里权威从来就不在民间,黑客变成了红客,也依然是民间里的另类文化符号,无法注册以至李鬼与李逵之间只有“大小”文字差异,而且李鬼居然可以“大”自居,高喊商业化……

黑客的过去、未来与死亡 黑客文化篇:刺刀上带着思想

图为红客联盟网友针对“红客大联盟”的“精彩视频”制作的经典漫画*

《南方周末》的记者评论说:以表达政治情绪和立场为主要宗旨的中国黑客,给自己起了个独特的名字—“红客”(Honker),以区别于以获取技术快感为目的的西方传统黑客。红客希望以政治立场的正义性来证实自己攻击行为的合法性。如果说从黑客诞生开始,黑客行为的公众评价和法律认定之间始终就存在伦理冲突的话,红客的出现则使这种冲突进一步升级。

笔者认为无论如何,不管是藐视还是欣赏,资深的还是初级的,起码记者和安全业界内心必须感谢LION和这些红客粉丝的创造与演出,依靠反黑建立的新资讯市场起码为中国和世界带来以数百亿美金的生意机会,加速了黑白世界的相互交融。

黑客的红与黑还体现在黑客年轻化的特征上,如司汤达的《红与黑》所描绘的于连:他约十八九岁,长得文弱清秀,两只又大又黑的眼睛。在宁静时,眼中射出火一般的光辉,又象是熟思和探寻的样子,但一瞬间,又流露出可怕的仇恨......

黑客的过去、未来与死亡

关于黑客的过去已经有数不清的著书立说,虽然我们完全可以从无数评论黑客的书籍中找到现实社会里“天下文章一大抄”的影子。当黑客的历史故事可以变成抄袭的文字甚至被无数次奸淫剪辑的时候,我们知道黑客已经成为过去,黑客作为侠客精神的转世还魂,也将追随其原形仅仅成为电影中的荧幕形象需要借助中国武术动作和特技镜头而存在,等待着未来世界的再次轮回。

黑客的过去表面看似一个技术时代的英雄话题,当洗脚上岸的资深人士因为来两句“多谈点技术,少谈点政治”而获得满场掌声的时候,请大家不要忘记他还曾说过:我的生活希望就是住更好些的房子,享受更好的生活——在虚拟数字世界挖掘的动力依然需要来自现实社会里的物质支撑。而最黑的黑客也黑不到印钞工厂去,即使能黑——也不过是不懂技术但会指挥杀人放火的黑道大哥的马仔而已。而如尼奥那样意义上的能做决定也能独立行动的黑客,我们深深理解和体会:他们就如同上帝,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寻。

记得以前我曾经说过:黑客必须存在下去,不可能消亡。。。中国黑客只有形成一个主流的黑客文化,才能更加有利于促进网络安全事业的发展,才能提高我国的计算机应用水平,从而让我们能够从容面对未来的信息时代。

然而今天我发现我所做出判断的谬误,黑客文化的本身决定了其不可能有主流支流之分,黑客与黑客文化从来就是独来独往,自生自灭,和娱乐圈里的明星一样,他们可以形成圈,但不可能抱成团,保持距离、没有中心是其文化维系生存的基本条件,绯闻是其花絮,注意力、快感和财富依然将成为其最终的归宿。

如果说黑客的过去是英雄的话,关于黑客的未来,也许我们不仿再度回顾那部张老谋子导演、被精心包装炒做而恶评如潮的《英雄》中的争议最大的结局:

。。。秦宫,黑色
是哪两个字?
“天下。”
在这两个字面前,个人的仇恨似乎显得微不足道。这正是无名与嬴政之间的烛火摇摆不定的原因。
嬴政将剑掷在无名桌前,说:“你选择吧。”
而当他背过身去,面对残剑写下的那个巨大的“剑”字时,嬴政忽然明白了残剑在三年前领悟到的东西:
“第一重境界,手中有剑,心中亦有剑;”
“第二重境界,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第三重境界,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
 无名垂下了双手。
他转过身去。
他走出大殿。
他来到黑色的宫门前。
而三千黑衣侍卫皆已涌来。一片涌动的黑色中,他们的红色的帽缨星星点点,分外醒目。
“杀,还是不杀,请大王定夺。”
嬴政沉呤着。
“若不杀,则有违大秦律令,有碍统一大业。”
声潮汹涌。
嬴政手向下一挥。
万箭齐发。

黑客的过去、未来与死亡 黑客文化篇:刺刀上带着思想

平静的从容走向突然的死亡*,就是黑客的最高境界。

* 注:Dir 溢出的红客大侠 SharpWinner,小心我DIR溢出你!视频下载:https://lcx.cc/post/396/

* 注:为避免曲解,特别强调这里所指的“死亡”,是指决然告别黑客类生涯和生活(依然靠反黑而谋生属于招安或从良,不在此列)

* 注:该视频言论由制作者自负,建议观众仅作为娱乐节目“欣赏”

* 注:为避免曲解,特别强调这里所指的“死亡”,是指决然告别黑客类生涯和生活(转投并依赖反黑事业谋生属于招安或从良,不在此最高境界之列)并从此归隐相忘于江湖,而非生理上的死亡,切记 -)

2005年9月15日凌晨2点48分

一稿完成于沈阳时代广场酒店

留言评论(旧系统):

佚名 @ 2014-06-30 17:40:41

我想学技术可是一直学不会,能教教我吗?qq2412853040

本站回复:

不收徒,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教人,感谢支持!
(警示:如果有人打着本站旗号或以其他名义加你QQ,警惕上当受骗!)

佚名 @ 2014-07-25 14:06:40

好吧

本站回复:

佚名 @ 2014-07-25 16:32:05

是哦

本站回复:

文章来源于lcx.cc:黑客的过去、未来与死亡 黑客文化篇:刺刀上带着思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