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八道CyberWar

  • A+
所属分类:安全文章

胡说八道CyberWar


战争进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技术对战争的影响更有意思。


最能让人们联想到的技术影响战争的进程,可能就是核武器的出现和使用。

而被八卦最多的则是马镫,很多人说马镫让骑兵成为战场上的强大战斗力,进而改变了战争模式。

不过我查了一下,马镫大概是公元300多年才被发明,可当年兵临罗马城下、让罗马人提到名字都会色变的战神汉尼拔,他却是善用骑兵的高手。而他对罗马人的几次围剿都是发生在公元前200多年的。

所以在我看来,马镫改变的不是战争,而是降低了骑兵的入门门槛。迦太基对战罗马的时代,汉尼拔的骑兵大量来自努米底亚,而且在他兵败扎马会战之前,也曾四处筹集努米底亚骑兵,这很可能说明当时骑兵的训练是有门槛的,如果不是天生的游牧民族,很难在短时间内培养出大量骑兵。

除此之外,还有火枪。

但火枪在战场的进程却异常曲折,从滑膛枪到线膛枪、从前装枪到后装枪,拿着火枪的人们最初也是受限于各种条件而被虐,直到火器发展到相对成熟、排兵布阵也形成了火枪战队的时代,才开始将战争进程推向了一个全新的火器时代。


而目前,我们正在经历其中的,想必就是互联网。

随着互联网将人与人之间的边界不断淡化、降低通讯和传输成本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新的战争形态,CyberWar。


CyberWar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

纵观过去两千年的战争进程,人们互殴的距离真是越来越远。

从最早的部落之间的肉搏,再到互相投石、射箭,然后发展到 biu ~ biu ~ biu ~ ,再到隔着好几百公里就能扔炸弹。

而后,人们又研发多少代多少代战机,讲什么几分钟全球可达的能力。

现在好了,有了互联网,全世界10ms可达。


不过,看起来又似乎有所不同。

无论是上面所说到的哪种作战手段或工具,都是以屠杀为目的,进而威慑目标以达到一种非常传统的作战胜利目标。

而CyberWar 显然不能杀人 —— 不过严格来说,这也不准确,至少还有那些可以黑掉心脏起搏器的、可以黑掉飞机巡航系统的、可以黑掉车辆网系统的 …

但显而易见的却是,CyberWar并不是以杀人为目标,而是试图以各种形式进行颠覆。

所以,斯诺登叔叔说的监听设备部到家门口还不够,还要左右你的舆论、打破你的信仰、控制你的意识形态 …


因此我到是认为,过去两千年来,战争的形态将被第一次彻底打破。

如果以互联网所造就的CyberWar的出现为一次战争形态的断代节点的话,那么,以前那些传统战争形态都是以屠杀为手段以此来达到强大的威慑力进而获取战争的胜利。

传统战争形态所带来的威慑以及战败国人民心中对生离死别的那种痛心和恐惧肯定是无法抹去,而且在未来战争中也会长期有效的,甚至依然是基础标配。

不过,在此标配之外,我想CyberWar更多的会去尝试一种相对不那么血腥的方式,可这种方式带来的可能却是从意识形态甚至是信仰上的颠覆,而这种结果却是比传统战争中制造死亡催生恐惧所带来的影响更为广泛和彻底。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积极乐观的人在一起呆久了自然也会变得阳光向上。

将所有人丢到社会这个熔炉中,自然也会将人的思考模式、意识形态与周边的一切信息融为一体。而对于流传甚广的各种舆论所造成的影响是朱是墨,我无法给以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消息自然会对我们有所影响,就好象我经常会听一些大爷大妈讨论刷爆朋友圈的消息那样,很多人都会相信红薯可以治百病、小龙虾吃尸体长大、开封菜的肉鸡都有六条翅膀、还有就是每天都会死一个名人 …

而深陷塔西陀陷阱的民族中,可能会更容易找到这样的突破口。


以上仅是其中一个环节,但为了达到理想的效果,却绝非一朝一夕,可能要做成“千秋万代”才能有结果。所以还需要更简单粗暴的环节。


简单粗暴的环节自然就是利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赤裸裸的破坏了,这样的案例我们已经是听了一遍又一遍。

Flame、Duqu、Stuxnet 都已经被扒的很多了。Stuxnet 甚至被扒成了一本书。

关于这些,就不一一列举了,其实翻一下《塔林手册》就能得到答案。这本手册虽然意图是规则说明,但实际上很多内容却是围绕着作战目标进行讨论的。

比如,在塔林手册中曾特别提及水坝、堤坝以及核能发电电站的问题。其中阐述到:“对于这类一旦被破坏可能对平民造成伤害的设施,在采取网络攻击时需要特别注意。”

这样的“守则 ” 其实也给出了非常明确的目标 —— Stuxnet攻击核电厂的监控系统时,不知道是不是采取了“特别注意”的态度。


最后,我想应该是指挥的问题。

我到觉得这是最值得长期关注跟踪的问题,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网络司令部、网军什么的,都跑不出“军”这个范畴。

对此我只有一个疑惑,扛着枪打了两千年传统战争的“军”,突然丢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该怎么去筹划一场新的战争?


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大概就是将原有体系进行移植和改进。

移植,该怎么做?原来所有的体系都是支撑真刀真枪,而现在却要力求兵不血刃。

改进,又该如何?没有实战,任何改进都是无效的纸上谈兵。

但实际上,这一切的实现可能离我们并不遥远。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兵不血刃的颠覆,也看到了很多足不出户的打击。


纵观CyberWar所采取的手段,也更贴合李德哈特所阐述的:“战略的眼界以战争为限,大战略的视线必须超越战争而看到战后的和平”。

所以,也许很多人对此已经早有准备,只是限于传统的作战模式而未能有所展现而已。



唉,说什么CyberWar,这真是一件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事情 ……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Piz0n):胡说八道CyberW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