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 A+
所属分类:安全新闻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战争一直是条变色龙,它是不断变化的,适应新的环境和伪装自己。”这是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的著名论断。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军事理论创新和技术进步驱动融合催化,世界新军事变革进入了关键性的质变阶段。战争的制胜机理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嬗变,战斗力生成的重心正发生历史性的位移。在这场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有可能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面向世界新军事变革大潮,全面预判未来战争发展趋势,深入探究未来作战样式机理,科学剖析未来作战概念,对于抢占未来战场与军事竞争主动权具有重大意义。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科技发展引领作战特征全新演进


科学技术,特别是颠覆性技术,正以迅猛速度向前发展。战争特征的演进,是社会产业革命在军事领域里的体现。科学技术的突破及其军事应用引入了全新的战争要素,触发了军事革命。在今天,经济与军事力量之间的线性正相关关系已不再有效。最发达的国家拥有最致命军事力量的时代已经过去,影响战争制胜的因子似乎悄然发生了变化。“未来战争是什么样子”成为每个国家都格外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总体而言,未来战争的特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在作战手段上,未来战争是一种智能战争。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智能化感知与信息处理、智能化指挥控制辅助决策、无人化军用平台、仿生机器人、人体增强等技术在军事领域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推动着作战形态从信息化战争向智能化战争加速演进。甚至有人断言,以无人作战系统为代表的智能化武器正在颠覆传统战争,重构作战法则。


当前,世界各国研制的无人机、无人舰艇、无人战车及作战机器人,其核心就是人工智能。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是美军开展人工智能研究的领导者,也是最重要的研究机构,美国人工智能的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DARPA。2018年,已经在人工智能领域深耕近60年的DARPA宣布,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资20亿美元用于人工智能的研究,这是其“下一代人工智能”计划的一部分。战争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领域”,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无疑将改变这一局面。


在作战空间上,未来战争是一种全域战争。人类进行战争的空间是随着技术的进步不断扩展的。随着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在军事上的深度应用,作战空间得到了极大拓展,不仅包括陆海空天电网等传统实体空间和虚拟空间,生物空间、量子等微观空间,甚至认知领域等也已成为各国关注的重点。未来,人类战争的战场必然是全域性的。


2020年2月18日,美国参联会副主席约翰·海顿提出,全域战将是未来美军全新的战争样式,美军将以全域战与中国、俄罗斯等全球性竞争对手在各种烈度的冲突中展开较量。美军对全域战加大了资金投入力度,2021财年DARPA预算总额为35.66亿美元,在预算文件列示的14个项目单元中,仅有网络中心战技术、国防研究科学、材料与生物技术、传感器技术、生物医学技术等5个项目单元的预算较上年有所增长。其中,受国防部推进全域战概念的影响,网络中心战项目单元的增幅最大,共增长1.49亿美元,增幅近30%。


在作战范式上,未来战争是一种多维战争。未来战争的高度复杂性,要求交战双方运用多种作战力量,使用多种作战武器,采用多种作战方式,力求从多个维度综合采取多种措施,从而灵活主动地进行战争。


在未来的作战体系中,伴随着颠覆性技术的井喷式发展,高新技术武器将大显身手,在指挥自动化系统的统一协调指挥下,以电子战、信息战、精确打击特别是远程打击作战,以及空间作战为主要作战方式的诸军兵种联合进行的战争将成为常态,具有侦察立体化、打击精巧化、反应高速化、防护综合化、控制智能化等特点。此外,客观上要求合理选择目标,特别是快速筛选出高价值目标,精准把握最佳作战时机,搭载最优作战平台,组成最佳编制力量,从而实现信息引导、精打要害、体系破击,力求形成最佳作战效能。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智能化推动未来作战样式跃迁发展


纵观人类战争史,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总是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将智能化战争领域拓展开来,可以把作战样式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传统的军事谋略,即人类智能的内放;二是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军事技术,即人类智能的外延。谋略与技术恰似战神的双腿,作战指挥脱离了任何一方,都不会跨得太远。总体来讲,在未来的智能化战争中,作战样式将发生重大改变。


以人为主导的人机协同作战。毫无疑问,人机协同将开启全新的作战样式,无人机蜂群、无人潜航器等智能无人装备可谓炙手可热。美国空军在《2016年—2036年小型无人机系统飞机规划》中明确指出,无人机蜂群作战系统担负着情报、监视、侦察、压制、心理战实施、区域搜索与攻击等多重任务。一方面,无人机蜂群作战系统能有效替代有人系统,执行高风险性任务;另一方面,无人机蜂群作战系统能与有人作战平台相互协同,从而增强有人平台的作战能力。


“没有掌握技术的人才,技术就是死的东西。有了掌握技术的人才,技术就能够而且一定会创造出奇迹来。”换言之,只要战争的本质属性未变,决定战争成败的就始终是设计和操纵战争的人。虽然无人作战系统的出现突破了有人装备及战场行动受限于人类生理极限的制约,甚至已开始表现出超越人类能力的趋势,但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本质局限,无论未来武器系统如何高度智能化,人仍然将牢牢掌握战争的“开火权”,以人为主导的人机协同作战也将始终是智能化战争的“最优解”。


以算法为依托的智能认知作战。从阿基米德在沙盘上利用几何图形推演城市防御,人们就开始用模拟分析方法寻找打开战争的“黑箱”。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使得“预演战争”成为战争制胜的关键。战争算法利用计算机对战场问题进行准确完整的描述,并能够通过实验获取战争的最优战法。


2017年4月26日,美国国防部提出算法战概念,同时决定组建算法战跨功能小组,以推动人工智能、大数据及机器学习等战争算法关键技术的研究。作为人工智能的枢纽,战争算法能缩短观察、判断、决策、行动环的反应时间,节省数据带宽,有效提升数据处理和挖掘效率,从而减少战场态势感知的不确定性,在情报分析、战法验证、智能决策、指挥协同以及网络电磁攻防等作战流程中发挥作用。


以“云脑”为中心的数据开源作战。古人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智能化战争中,或许将是“兵马未动,数据先行”。作为作战体系的中枢神经,“云脑”按照分布式作战理念将各作战单元连接起来。它是作战对抗的核心,既是物理信息、生理信息及心理信息中心,也是军事指控中心,同时又是颠覆性军事技术研发中心、战争设计中心等。


古往今来,如何穿越信息迷雾、感知战场动态,一直是作战指挥决策正确的基本前提。在数据开源作战中,“云脑”将通过普适的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处理、自然语言处理等基本方法,解决情报初步处理问题。在此基础上,通过构建军事领域知识图谱,采取人工介入策略,实现情报分析的智能生成,提高情报的使用效率。最后,“云脑”将通过人机高度混合的方式,构建伴随决策人群的“决策云”,实现快速决策。


以制智为目标的全域渗透作战。伴随着以生物技术、生命与认知为主导的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加速形成,生物技术、认知计算、脑机接口技术等重大前沿技术正发生颠覆性突破。


以制智为目标的物理域作战是智能化战争在武器装备与作战平台信息化上升级的产物。在战争效能的发挥上,消灭“有生力量”一直是物理域作战的主题。但在未来战争,战场的对抗将从重物质、重能量、重信息转向重心理、重认知、重智慧,其实质是通过物理域、生理域与认知域的共同行动而制胜,即物理、生物、认知的三域汇聚,以制智为目标的全域渗透作战将成为未来战争制胜的新法宝。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军事效益驱动未来作战概念超前研发


在世界军事变革的大背景条件下,为适应未来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发生重大改变的澎湃潮流,特别是在现实军事效益的强力驱动下,各国军队非常关注作战概念的创新研发,不断推出面向未来的新型作战概念。《美国陆军顶层概念》开篇就指出,“由于我们将无时无刻不处在变革之中,观念的交流和概念的发展必须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西方军事学术界普遍认为,作战概念是军事研究领域的“明珠”。但是截至目前,尚缺乏对作战概念的共识,更遑论对作战概念的统一定义。对作战概念的不同理解,在其内涵和外延上都有体现。例如,战争概念、作战概念、战术概念、战法概念、能力概念、装备概念等,有时都被称为作战概念。


美军新型作战概念层出不穷,有力牵引了作战能力的提升和武器装备的发展。美军依靠雄厚的作战理论研究基础,已形成比较成熟、系统性和层次性较强的作战概念体系,也代表着作战概念的发展方向。实际上,美军的每场战争同时也是对作战概念的实战验证。例如,海湾战争的空地一体战和精确打击,阿富汗战争的无人空战,伊拉克战争的网络中心战等。美军认为,作战概念体现了作战思想在具体作战问题上的应用,通过为实现既定的作战构想和意图而对作战能力和任务的组织来进行表述。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在美军联合条令中,对作战概念进行了充分阐述——“概念是思想的表达,作战概念是未来作战的可视化表达。”在军兵种层面上,作战概念几乎等同于作战样式。美国空军《空军作战概念开发》指出,“空军作战概念是空军最高层面的概念描述,是指通过对作战能力和作战任务的有序组织,实现既定的作战构想和意图”。军事效益是世界各国不遗余力地重视研发作战概念的内在驱动力,主要体现在如下5个方面。


创新作战样式。设计作战样式,就是设计一场战争。传统战争时期,交战双方主要的战争任务是歼敌夺地,作战样式较为单一。如今,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及在军事领域的运用,争夺时空先机、破敌作战体系、精打要害目标等成为首要作战目的,由此形成空地一体战、空海一体战、分布式作战等全新作战样式。


牵引装备发展。武器装备是作战的物质基础,作战概念提升战斗力在物质层面落地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牵引新式武器装备的研发。作战概念可以通过重组已有武器装备、构建作战体系来实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挖掘现有武器装备的作战潜力,作战概念体现的智力因素具有赋能作用。但更多的是要求具备新作战能力,这往往通过研发新武器装备或构建新作战体系来实现。


完善条令条例。条令是作战的依据,是对军队建设和军事斗争经验的总结和升华,反映了军事行动的客观规律,具有规范性和权威性的特征。依法作战,很大程度上就是依照条令作战。作战概念通过进入条令得到固化,作战概念的指导作用在很大程度上通过条令体现。美国陆军2017年版《野战手册3-0:作战》条令纳入多域作战概念,包含了多域作战若干要素,更新了网络作战和野战炮兵作战相关条令,并计划为多域作战部队制定专用条令。


优化作战编组。作战编组形式必须与作战样式和武器装备相适应,以充分发挥其战斗力。作战编组形式是人与武器装备相结合,按照一定的作战样式所采用的兵力编成和组织形式。一方面,作战概念可通过优化已有的作战编组形式,充分挖掘现有作战体系的作战潜力;另一方面,作战概念往往催生新的作战编组形式,这是新武器装备和新作战样式的必然要求。例如,分布式作战是对现有作战编组的优化,美国海军提出“凡船皆可战”的口号,要求所有舰艇都具备打击能力,表现为补给舰等战斗支援舰艇也要搭载反舰导弹。


改革编制体制。武器装备和作战样式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关系,武器装备决定作战样式;作战能力和编制体制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作战能力决定编制体制。作战概念通过提出新的作战样式和武器装备,从而提供了新的作战能力,这必然会对决定作战能力建设的编制体制产生影响,要求与之相适应。在无人作战概念的牵引下,无人作战系统将成为未来的主战力量,无人机中队将更多地出现在各国军队编制中。如2019年,美军宣布将在2~3年内组建15个无人机中队。

转自丨《军事文摘》

作者丨葛妍、贾珍珍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研究所简介


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IITE)成立于1985年11月,是隶属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主要职能是研究我国经济、科技社会发展中的重大政策性、战略性、前瞻性问题,跟踪和分析世界科技、经济发展态势,为中央和有关部委提供决策咨询服务。“全球技术地图”为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官方微信账号,致力于向公众传递前沿技术资讯和科技创新洞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小南庄20号楼A座

电话:010-82635522

微信:iite_er


军事变革下的未来作战概念与作战样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