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 A+
所属分类:安全新闻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以下内容来源于玉渊谭天,作者谭主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小王子》的作者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想造一艘船,不要召集大家搜集木头,而是要教会他们对浩瀚海洋心生憧憬。


70多年前,在“二战”的废墟上,所有人聆听着来自大西洋彼岸的美好构想,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一个接一个前赴后继地登上一艘开往新世界的新船。


那时他们还太年轻,没明白,命运中所有的馈赠,都已暗中标好了价格。

船长从不相信船员,坚信威胁到他王位的敌人永远存在。


从德国达姆施塔特,到远在西半球的巴拿马首都,到处都分布有船长的监听站。


无论是传统盟友英国,还是反恐战争时的有力盟友法国,全都在雷达之下;无论是真正的反对派,还是船长一手搭建起来的各大国际组织负责人,他们的信息,船长都需要,甚至DNA、指纹这样的生物信息,统统不放过。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进入21世纪,互联网才真正走入大众生活,美国人约翰·汉克创立了一家叫做“Keyhole”(钥匙孔)的公司。


约翰·汉克开发了一款可以将卫星图像和空中照片拼接成三维计算机模型程序。借助鼠标点击,就可以获取某个地理节点上的各种空间信息,包括地图、天气数据、建筑计划等。


尽管这一技术有其创新性和发展前景,但是随后而来的互联网泡沫,导致汉克的公司面临着倒闭的风险。


而对于搜集地图、道路、出行等信息,到底能做什么?最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是美国的一家情报机构


就在“Keyhole”要关门时,他们收到了一笔数额未知的投资。投资人,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


紧接着,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和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NGA)合作,在“Keyhole”软件的基础上进行了非常成功的改良,并随后投放到伊拉克战场首次供美军使用。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部队调动、武器贮藏处、实时天气、截获的敌军位置,一切可能影响战局的因素,都实时地标注在地图上。就连美军指挥官都觉得,这仗打得,像“电子游戏般简单”


令人意想不到是,很短时间内CIA就把它给卖了美国一家互联网公司——谷歌。


CIA和NGA两家情报机构为何要把已经在战场上取得价值的产品,转手卖给一家刚刚上市的新兴公司?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这一答案,我们要到9年后(2013年)去寻找。那一年,对于谷歌来说,意义重大。


当时,谷歌浏览器的用户世界第一,随后,谷歌公司的Android系统又超越苹果公司的iOS系统,成为世界头号移动操作系统。同时拿下PC端和移动端,一时间,谷歌风光无两。但比谷歌产品影响力更大的,是它的价值观

2004年,谷歌公开募股时,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又再次向大众承诺,我们坚信,谷歌会成为一家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最完美的搜索引擎,不会作恶(The perfect search engine, do not be evil)。


互联网技术刚刚兴起时,就引发了人们对隐私的讨论和担忧,而“不作恶”,正是谷歌向用户们讲的“品牌故事”


所以当2013年,有消息传出,谷歌在向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提供用户隐私数据时,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他们和自己的团队,仍是这个世界上最富创造力的一群人。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然而谷歌的发展史,还有一个我们所不了解的版本:


1995年,还在斯坦福大学读书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正在研究如何“跟踪并理解用户查询”。他们的研究得到了一个名为“海量数字数据系统”(MDDS)的项目资助。


事实上,这个项目,由NSA和CIA出资成立,目的是收集大量数据,并对其进行智能理解。除了资金支持,MDDS项目的工作人员还会定期与两人见面,一起探讨研究进度。


1998年,基于研究成果,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成立了谷歌。


2001年,“9·11”事件爆发之后。谢尔盖·布林曾秘密召集了一小群值得信任的工程师,要求他们开展了一项工作在谷歌的搜索日志里,找寻最近搜过“波音”“燃料容量”“世贸中心大楼”的人。


随后,《爱国者法案》签署通过,该法案赋予NSA提取和搜索数据日志的权力,亦如谢尔盖·布林的做法。同年,谷歌就和NSA签署合同,为NSA提供定制的搜索解决方案,要求可以扫描和识别24种语言的文档。

2004年,谷歌推出免费的电子邮件服务。谷歌为用户们提供了方便快捷的电子邮件服务,唯一要付出的“代价”,是允许谷歌对用户的电子邮件进行自动扫描,谷歌给出的理由是要“过滤垃圾邮件”以及“屏蔽恶意软件”。同时,谷歌也要被允许将用户的搜索历史、浏览习惯和他们的Gmail账号绑定。这样,谷歌就能了解用户离开“Google.com”后访问了什么网站,从而“更好地为用户服务”。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这一行为引起了相关人士不满,有人呼吁美国立法,来监管谷歌的行为。一名叫做丽兹·菲古罗阿的加州参议员甚至要求谷歌下架这一服务。

而当时的谷歌,正在筹备上市,经不起任何风浪。


关键时刻,曾任美国副总统的阿尔·戈尔和丽兹·菲古罗阿进行了严厉的交谈。之后一段时间,丽兹议员呼吁监管谷歌的声音逐渐减弱,谷歌平息风浪成功上市。


同年,谷歌从CIA手中收购了“钥匙孔”公司,这笔交易“买一送一”——一名叫做罗布的高管加入谷歌,他曾在CIA、雷神公司、洛克希德·马丁等地任职。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罗布入职后,谷歌就和CIA签署了搜索合同,要求定制CIA内部的谷歌搜索页面。


此后,谷歌又多次拿下运行服务器和搜索相关的合同,他们做了一个仿照维基百科的情报数据库,而这一数据库的编辑者,是NSA、CIA和FBI


2010年,谷歌又从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拿到了一份独家合,为其提供“地理空间可视化服务”,这个产品,正是当年“钥匙孔”的产品,现在,它的名字叫做“谷歌地图”。


对于谷歌而言,CIA和NSA,在其发展史中,若隐若现。但当2013年,有消息传出,谷歌在向NSA提供用户隐私数据时,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的第一反应是,否认


然后,一名叫做爱德华·斯诺登的年轻人,撕下了他们的伪装。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斯诺登曾报名参军,准备赶赴伊拉克战场。但斯诺登在训练中双腿受伤,于是,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加入NSA。

长久以来,在谈及美国的间谍、刺杀情报这些词时,人们先想起来的是CIA。但实际上,CIA参与执行美国10%-15%的情报活动,而真正掌握美国核心情报的,还是NSA。

对于美国国内,NSA同样十分神秘,人们常常把 NSA戏称为为“无此单位”(No Such Agency)。


想要加入NSA,要经过层层筛选。斯诺登足够幸运,也足够优秀。在他成为NSA雇员之后,表面上,他以美国驻联合国使团成员的身份在瑞士工作,但实际上,他的主要工作是前往西班牙等国家安装窃听软件。


表面上,他去日本是做信息安全工程师,但这个部门干的事,却是对中国等国家发起网络攻击


斯诺登回到美国国内,接触到了美国NSA的“绝密”项目——棱镜


这是NSA介绍“棱镜”计划的幻灯片。左上角的图标,是“棱镜”项目负责机构,NSA的“特别来源行动组”的LOGO:


图上一缕缕像线一样的东西,是光纤,代表着互联网,而老鹰象征着美国,作为一个狩猎者,美国狩猎的对象,是整个世界——“棱镜”项目想干什么,不言而喻。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幻灯片上的那一串公司名,是参与“棱镜”计划的名单——谷歌、雅虎、苹果、脸书、油管……这些大众耳熟能详的互联网公司的数据库,都在向NSA开放。


只要你是这些公司的用户,那么你的邮件、照片、视频、文件等各种信息,都会被NSA获取


根据幻灯片的介绍,“棱镜”项目是“NSA的报告中最常引用”的资料来源。这里的报告是被送至美国政府各部门的通报或简报,也包括总统的“每日简报”


也就是说,美国最直接的情报来源,是美国的互联网公司。


“棱镜”的公布,把美国价值观的“肺管子”,什么民主、法治、自由、人权,都戳破了:


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清楚地写着,人民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的权利,不得侵犯。


NSA的每一天,都在践踏着美国宪法。要知道,斯诺登选择加入NSA的原因,是他觉得,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


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美国宪法,维护这个国家的尊严,即便,被扣上“叛国者”的头衔。即便他知道,世界再大,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


但他仍然选择公布真相,因为在他之前,已经有人这样做过了。


这个人,叫做朱利安·阿桑奇。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2021年7月3日,朱利安·保罗·阿桑奇50岁了。


在阿桑奇人生的前25年中,贴在他身上的最大标签是“天才黑客”。在网络世界里,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连美国国防部的防火墙,对于他而言,也如空气一般。


接下来的25年中,威胁和死亡的气息,一直在他的头顶萦绕。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五十知天命,而阿桑奇,在自己25岁时,就已经知晓了自己下半生的命运。


那一年,他创办了维基解密。从那一刻起,他就明白,自己“最好”的结局,是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因为他要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将其身披的最后的那块遮羞布扯下,让其跌落神坛

阿桑奇自小就展露出在计算机方面的天赋,他20岁时,就在墨尔本大学公用计算机室中,成功入侵了全球黑客的最高挑战目标——美国国防部网络信息中心。不同于其他黑客,阿桑奇并没有倒卖这些信息,尽管当时他在靠着助学贷款艰难度日。


用阿桑奇自己的话说,他追求的,是揭开事实真相,创造和维护真正的历史。那些年,阿桑奇驰骋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随意翻阅着各种机密文件。毫不夸张地说,他可能是当时世界上知道秘密最多的人。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2006年,阿桑奇创立维基解密。四年后,维基解密发布了一段名为“附带谋杀”的视频。视频是在美军阿帕奇直升机机舱拍摄的,它完整地记录了2007年的某一天,美军在巴格达,杀死至少18个人的场景。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视频中美军的态度。手无寸铁的平民接连倒下,美国士兵却兴奋地叫着“keep shooting”。


之后一辆停在附近面包车企图救助尚存的伤者。而美国士兵士兵却请求向救助者开火,在开火请求遭到上级拒绝后,这些士兵甚至“求情”,“come on ,let us shoot”,语气就像是想要得到父母许可,去打一把游戏的孩子一样。


没想到美国打着反恐旗号发动伊拉克战争,却在伊拉克境内,摇身变为最大的恐怖分子,霎时间,美国的形象岌岌可危。而美国宣扬的“自由民主”的价值根基,也开始动摇


三个月后,美军在阿富汗战争的92000份机密文件被公开;又三个月后,维基解密公布了391832份文件。这些文件,完整地披露了美军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


文件显示,在2004-2009年间,共有10.9万人在伊拉克战争中丧命,其中有6成,都是平民


关于这个数据,不少机构都提出了质疑。《柳叶刀》的一篇调查报告显示,伊拉克战争造成了65.5万人伊拉克人死亡。他们认为,美军在记录时有意地篡改了数据。


宣称要给伊拉克带来“民主与幸福”,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苦难与死亡。这下,自由和民主,碎了一地。


阿桑奇,也成了美国政府的眼中钉。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就多次公开表示,阿桑奇是危险的高科技恐怖分子,美国正在研究合法拘捕他的途径。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之后,阿桑奇在阿富汗相关情报栏目上传了一份1.4G的,尽管这份文件任何人都可以下载,但无法打开。


显而易见“安全文档”密钥,在阿桑奇手中。一旦阿桑奇意外死亡,这些秘密会在瞬间被公开。


11月,维基解密又公开了超过25万份机密文件。这次公布的机密文件,矛头直指美国国务院文件内容全部都是国务院收到的美国驻外使节发来外交电报,电报内容几乎涵盖了所有美国的外交对象,包括美国的“敌人”,甚至美国嘴中的“盟友”。


电报中,美国外交人员对部分国家领导人的评价,都是负面的。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根据电报显示,美国驻外使领馆外交官除了负责刺探别国情报之外,还会大量培养所在国本土化的线人,这些线人中不乏该国记者议员和各种人权人士,他们在美国外交官员制定外交政策时提供了大量内幕消息

最让人不安的是。2009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要求美国外交官秘密搜集联合国领导人和高级官员的相关信息,这些信息甚至涵盖了DNA、指纹这样的生物信息,通信密码、私人邮箱与电话等社交信息,并对其管理和决策风格这样的个性信息进行评估包括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内的多位联合国官员,都在这份调查名单之上。


此外,一些国际组织和机构,也赫然出现在美国的监控名单之上: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维基解密让我们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并非我们肉眼所见一般:


在英国约克郡的门维斯山上,有世界上最大的间谍侦听站,而英国政府一直对外界宣称它是英国皇家空军基地。

坐落在德国达姆施塔特的“欧洲密码逻辑中心”,实际上是一家披着“研究机构”外衣的NSA所属的最重要的欧洲信号情报站。它的代号,是“F83”——只是美国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侦听站之一。


2003年,在联合国就伊拉克问题开展讨论时,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对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开口第一句竟然是:你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所有观点,我都反对。如今看来,这小布什总统这“诡异”的发言,却又“情理之中”。


之所以提及小布什总统这一“诡异”发言,是因为NSA秘密开展着对众多国家领导人的窃听工作。据统计显示,全球至少10%的通话遭到美国的监听,甚至通过海底光缆来实现这一目的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2008年,美国驻德国大使馆在柏林市中心落成,这座建筑靠近德国国会大厦,距离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官邸也只有八百米。可是这里却是斯诺登爆料中提及的美国监听德国的大本营,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常用手机便是他们的监控目标之一。


斯诺登爆料之后,德国人非常谨慎的利用直升机对美国驻德大使馆楼主体进行了扫描,结果在建筑顶层阁楼里发现了美国安装的侦听设备。导致在当年的欧洲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怒斥美国,以盟友之名,行监听之实。


不曾想到8年后,情景再现——今年6月,丹麦媒体曝出,美国情报部门与丹麦情报机构合作,开展对欧洲多国领导人的监听活动。


8年间,美国换了总统,换了窃听方式,但监控全球,假借民主之名,推行霸权之实的行径,从未改变。


本期编辑:SWG

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情报分析师):全球监控!“我们相信上帝,我们监视其他所有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