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猎头

  • A+
所属分类:安全闲碎

参加工作这些年接触过一些HR、猎头。一般都是直接打到手机上,问您是谁谁吗,我是哪哪儿的,有啥啥机会想向您推介一下。别人客客气气的,我也就客客气气,婉拒后一般都礼节性多回答一些问题,并不生硬地挂断。即使明知对TA们而言这只不过是广种薄收的一次,但临了我仍然会说一句,谢谢你联系我。

绝大多数情况下,TA们的职业素养都不尽人意,缺乏对联系对象的基本了解,有些机会在你看来就是个笑话,但我看破不说破,一笑而过。在这众多的一笑而过中,有过三次例外。

一次是某厂Z,Z不是猎头,好像是朋友给搭的线。人家挺客气的,说不考虑机会没关系,想交个朋友,能不能见面聊聊。后来Z带着HR过来找我,我们在上岛咖啡瞎聊了一番。虽然没有去某厂,但Z过来交朋友,人家尊重你,我也尊重人家。后来很少有机会打交道,只有一次在某会议签到处远远看见来参会的Z,发微信打了声招呼,会上人太杂,线下未及见面。

一次是小C,这个比较特别。当时跟他聊了聊他推介的机会,发现C居然能就技术问题说上一二,提问能提到点子上,在我这么多年与HR、猎头打交道的经历中,C是这方面最特别的一个。当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对他有些喜爱,我一向尊敬那些在各自专业领域认真的人。他不是网络安全行业的从业人员,但说的话、问的问题大大超出人力资源领域所能理解的技术范畴,于是回家后我又跟他多聊了一次,并不是聊他说的机会,单纯是聊聊。C顺理成章地加了我的微信,后来他有一些技术问题偶尔也会咨询我,我都会认真回答。再后来有一天,C说想过来见个面,我说成。他过来后带他去和声福吃午饭,他要结账,我说那不成,来我这边,没有你请客的道理,下次我去你那里,你再请我也不迟。这就算是处成真实世界的朋友了。hume有一次回来看我,聊了他当时的近况,事后我跟C说,你帮我把hume卖个好价钱,说hume的技术、人品我背书,C也确实操心了。只是hume本人属于卖方市场,我这是操闲心,最后没用上C的渠道。不管怎么说,跟本来陌生的C处成这样,很特别的一次经历。

一次是W。她先在微博后台联系的我,推介的机会我没考虑,但她后来说她也在HW待过。我在HW待过,比较念旧,虽然时间线上没有过交集,但这种就像前后脚的校友一样,比较容易拉近距离。她认识的另外两个姐妹据她说应该是当年与我一拨入职HW北研的,这就更近了,于是扯了些陈年旧事。比如当年北研负责HR的谁谁,入职让写《企业不能穿上红舞鞋》的读后感,因为看秘书不爽而搞了秘书的机器,W对HW那会儿还有全国性的大内网灌水式论坛感到新鲜。这么扯一番下来,就算是HW旧友系列了,于是变成微信好友。

就HR、猎头而言,这是迄今为止仅有的三次例外,从最初不相干处成微信好友的。

我不属于社交密集型物种,不爱站在聚光灯下。一般秉持你认真我也认真、你尊重我也尊重的对等理念。当面加微信的,无法拒绝,但我一般一两年清一次微信好友,主要针对非亲人、非同学、非旧友、无渊源的,长期静默失联的那种。不是拉黑,就是普通删除,回到陌生人状态。这样挺好的,简洁。有天我清理完毕之后在朋友圈发了条内容,小C赶紧回复,我还在我还在,莞尔。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青衣十三楼飞花堂):闲话猎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