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admin 2022年1月23日20:00:19云安全评论126 views14434字阅读48分6秒阅读模式

【摘要】

对于战争学术研究来说,网络媒体既是福也是祸。一方面,互联网提供了从冲突地区获取信息的前所未有的途径。另一方面,由于虚假信息的普遍存在,人们很难以透明的方式使用这些信息。

本文提出将数字取证过程追踪作为应对这一挑战的一种方法创新,并对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原因进行案例研究。它认为,过程追踪方法的两个重要特征——来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在理论上已经发展得很好,但很少应用于武装冲突的研究。数字取证过程追踪利用开源情报(OSINT)分析的新闻实践,将这些特征应用于在线媒体资源。本文以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战争为例,说明了所提出方法的有效性。

关键字:虚假信息、开源情报(OSINT)、过程追踪、俄罗斯、社交媒体、乌克兰


介绍

找出战争发生的原因是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目标。然而,在实践中,对于如何以及应该如何做到这一点,人们几乎没有达成共识。对冲突研究文献的回顾突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和发现。目前关于大众传播媒介在武装冲突中的作用的研究表明,现代信息技术使这种情况进一步复杂化。互联网的兴起和社交媒体的出现大大增加了伴随战争而来的信息量。冲突各方及其支持者试图将这一发展为他们可利用的优势,并将互联网变成宣传战场。


研究现代信息技术用于宣传目的,对理解现代战争具有重要意义。然而,对虚假信息的关注导致人们对互联网在武装冲突研究中的作用过于悲观。它忽视了通过互联网进入冲突地区所带来的重要研究机会。


现代信息技术给武装冲突研究人员提供了一个选择。一种选择是放弃对战争原因的研究,而只专注于一种更解释性的研究议程,即调查战争是如何被不同的行为体定义和感知的。另一种选择是,研究人员可以呆在后实证主义的道路上,利用互联网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提供了进入冲突地区的通道这一事实,试图获得对战争起因的新见解。本文认为,后一种选择既可行,也值得追求,但需要一个新的定性研究议程,以司法鉴定取证的方式处理武装冲突。本研究议程选择的方法是数字取证过程追踪。


本文将分五个部分进行论述。

第一部分将介绍过程追踪。它将认为,现有的方法论理论工作提出了四个基准,过程追踪研究人员应该考虑。

第二部分将讨论武装冲突实证过程追踪研究的现状。本文认为,目前的实证文献忽略了四个基准中的两个——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与此同时,目前的文献并未充分重视网络媒体作为数据来源的潜力。

第三部分将介绍东乌克兰顿涅茨盆地(顿巴斯)战争的案例。它将认为,为了在围绕这一冲突的丰富但模糊的信息环境中运作,在线媒体、来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正是过程追踪研究需要关注的。

第四部分将讨论学者如何利用记者和活动人士对开源情报(OSINT)的分析,将过程追踪转向这一方向。这一转变的结果是数字取证过程追踪。

第五部分将回到顿巴斯的案例,以证明这种方法的有效性。它将显示,2014年4月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冲突中的一个重要关键时刻)的数字取证过程追踪分析,对目前相当大一部分学术文献对这场战争的看法提出了质疑。

最后,本文将得出结论,数字取证过程追踪在乌克兰背景之外是相关的,可以在武装冲突的社会科学研究的未来发挥重要作用。


一、过程追踪:定义和方法基准

过程追踪是一种社会科学方法论,它试图打开因果之间的黑盒子。与从多个案例中变量的相关性推断因果关系的频率论方法相比,过程跟踪详细地查看单个案例,并试图找到导致结果的原因证据。


因此,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来说,过程追踪包括任何用详细的基于案例的叙述来支持因果关系主张的学术写作。根据这一定义,使用过程追踪研究武装冲突的学术文献是大量的。然而,一些学者试图制定标准,以狭义的方式定义过程追踪。总的来说,这一方法论文献为方法学上严格的过程追踪研究制定了四个基准。


1. 过程追踪研究者应该将他们的经验证据和理论因果机制分开。Beach和Pedersen强调,过程跟踪必须超越叙述一系列事件。它必须将特定案例的经验证据与假设证据进行比较,研究人员希望看到是否有特定的因果机制在起作用。


2. 过程追踪研究人员应该调查他们提出的解释的替代方案。Bennet和Checkel(2015)的最佳实践清单特别强调了这一点。他们认为,“没有考虑到读者和案例研究的批评者容易想到的潜在可行的解释,可能会使过程追踪不令人信服”。


3.过程追踪研究人员应该警惕不要只从表面价值来看待他们的来源。Beach和Pedersen认为,为了将观测结果转化为证据,过程追踪必须“评估观测结果的内容”和“评估其准确性”。Fairfield和Charman更进一步,认为“证据应该典型地采取‘来源S陈述X’的形式”。“与其假设证据是引用来源的事实陈述,过程追踪分析师应评估来源的背景和背景以及其中包含的证据。”换句话说,他们应该以历史学家为榜样,进行资料来源审视。


4. 过程追踪研究人员应该通过概率推理来解决不确定性。许多过程追踪理论家提倡使用贝叶斯推理来达到这个目的(Beach和Pedersen;Bennett和Checkel;Fairfield and Charman)。贝叶斯定理假设一个假设为真的概率随着支持或反对它的证据的积累而增加或减少。用 Bennett (2009: 8) 的话来说,“根据解释 H 的替代方案,证据 [E] 越不可能,证据 [E] 就越能增加我们对 H 为真的信心”。虽然它仍然是有争议的是否有意义分配具体数值概率定性的证据,应用贝叶斯推理的一般原则可以被认为是过程跟踪研究的另一个基准。


主要是最后两个基准使过程追踪成为研究的首选方法,旨在使用在线媒体调查当代战争的事实。在线可用的信息量和虚假信息的普遍存在使得明确处理源材料的背景和研究人员从该评估中得出的概率结论绝对必要。同时,这四个基准呈现出一种理想类型,几乎没有实证研究能够满足。时间、空间或研究设计施加的限制迫使研究人员优先考虑某些基准,而忽略其他基准。在最近关于战争的实证过程追踪文献中,来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通常成为这种情况的牺牲品。反过来,这两个基准的去优先级可能是相关文献没有过多关注网络媒体作为数据源的一个原因。


二、过程追踪与战争:对网络媒体的忽视

最近关于武装冲突的进程追踪研究主要集中在前两个基准上——因果机制的建立和/或相互竞争的假设的检验。这并不是说这些研究在处理资料来源时很粗心,没有考虑到数据的潜在局限性。这仅仅意味着来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不是他们实证分析的关键组成部分。在这些研究的特定研究设计和源环境中,这可能不是必要的。然而,来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对于过程追踪研究是至关重要的,该研究旨在使用来自冲突地区的主要信息,这些信息出现在网上,以调查与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有关的政治争议问题。


目前,此类研究还不多见。以上引用的高质量过程追踪的例子主要来自于实地调查中收集的访谈数据、档案材料、政府官员的陈述和二手文献。网络媒体资源被一些作者使用,但起着次要的、辅助的作用。Ceccorulli和Coticchia(2015)的研究是一个例外,他们利用意大利报纸报道的数据集作为关键的数据来源。然而,他们的研究重点是意大利政治精英的声明和决定,而不是来自战斗人员或冲突地区的主要信息。另一个例外是哈菲兹(2020年)关于阿尔及利亚内战的作品,他引用了三个YouTube视频。其中两段视频记录了冲突的档案片段,而第三段则记录了对一名前叛军领袖的电台采访。然而,在最近的战争中,来自冲突地区的重要主要信息在传统和社交媒体上的数量要大得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顿巴斯战争。


三、顿巴斯战争:一个模糊的信息环境


顿巴斯地区的战争一直受到媒体高度关注,包括新闻机构、当地居民和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材料的自由冲突分析人士。这意味着网上有大量关于这场冲突的信息。与此同时,围绕冲突的政治信息的特点是对其原因存在根本分歧。乌克兰当局称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另一方面,俄罗斯当局一直否认与此事有关。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叙述塑造了政治和媒体对冲突进行讨论和分析的方式。双方的支持者都试图相信他们的说法,而怀疑对手的说法。结果是大量的虚假信息被添加到混合信息中,使人们很难区分事实和虚构。正是在这种丰富而模糊的信息环境下,有关战争的学术研究才不得不开展。


尽管关于顿巴斯冲突的学术辩论比基辅和莫斯科的立场更加微妙,但它显示了与政治话语中的分歧类似的分歧。一组学者认为,这场冲突是一场国际化的内战,当地叛军得到了俄罗斯的一些支持。另一个组织认为,这场冲突是一次伪装的入侵,俄罗斯政府的特工从当地人那里得到了一些支持。每个假设都有不同的含义,不仅对解决冲突的努力,而且对用于进一步比较研究的战争方式也有不同的含义。然而,这两种假设都没有得到方法论上严格的过程追踪的支持,更不用说关注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的过程追踪了。然而,这两个维度在围绕顿巴斯冲突的丰富而模糊的信息环境中是不可或缺的。为了很好地利用这种源环境,过程追踪研究必须强调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并向更可靠的方向发展。它可以通过学习民间社会活动人士和调查记者的数字取证工作来做到这一点。


四、引入数字取证过程追踪


现代信息技术通过新闻网站、社交媒体平台或其他在线工具向公众提供的大量信息通常被称为开源情报(OSINT)。这个术语起源于政府情报机构的工作,在那里它被用来描述公开可用的信息。OSINT分析是用来识别、构造和验证OSINT数据的分析技术。近年来,OSINT分析已经成为一个流行词汇,不仅用来描述政府机构的工作,还用来描述活动人士和记者基于公开信息进行的调查。调查记者团体Bellingcat是最突出的例子。早在一份官方报告得出同样结论之前,Bellingcat就成功确认了2014年7月在顿巴斯上空击落马航MH17航班的导弹发射器来自俄罗斯。他们调查的主要来源是在悲剧发生前后发布在网上的发射器的照片和视频材料。OSINT分析的成功故事在学术文献中并没有被忽视。然而,尽管OSINT分析一直是学术工作的主题,其与过程追踪方法的协同效应仍未被注意。当然,记者和倡导团体使用OSINT分析并不关注学术辩论和方法。与此同时,目前还没有学术研究将OSINT分析明确地纳入到过程追踪方法论中来回答研究问题。本文试图弥补这一差距。


OSINT分析的方法论方法反映了本文中概述的第三和第四个过程追踪基准的需求。来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背后的原则是任何OSINT数据的定性评估的组成部分。OSINT分析的附加价值在于它关注在线资源的潜力。在许多情况下,利用这一潜力所需要的一切就是熟练地使用在线搜索引擎算法来找到主要的证据来源,然后仔细的上下文分析和交叉检查这些来源。在某些情况下,OSINT的研究人员也可以使用一些工具来更有效地发现和验证资源——Bellingcat的在线调查工具箱数据库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概述。


无论是通过仔细的在线搜索和内容分析来充实自己,还是使用更复杂的工具,OSINT分析的结合从两个重要方面加强了对战争原因的过程追踪研究。首先,将方法论的重点转移到信息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上。其次,它将经验焦点转移到从冲突地区获得的丰富的主要信息上,这些信息一般可以在互联网上获得,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


此外,OSINT分析在情报界的起源指出,在过程追踪定性证据评估中使用数值概率的辩论中,可能会出现错误。过程追踪研究人员可以采用情报分析专业负责人(PHIA)概率尺度的术语,而不是为假设指定具体的数值概率。这是英国情报和执法机构广泛使用的概率语言。它定义了特定的术语来描述特定的概率边际。这些项和边际分别是:几乎没有可能(remote chance)(≈5%)、极不可能(highly unlikely)(≈10-20%)、不可能(unlikely)(≈25-35%)、可能(realistic possibility)(≈40-50%)、有可能(likely)(≈55-75%)、极有可能(highly likely)(≈80 - 90%)、几乎可以肯定(almost certain)(≈95%)。使用这个术语为过程追踪增加了一个概率维度,并遵循了贝叶斯更新的一般原则,而不会造成数学准确性的错误印象。本文将这种方法称为非正式贝叶斯分析,这与Fairfield和Charman(2017)和Zaks(2021)讨论的正式贝叶斯分析形成了对比。


五、案例研究: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


本文的其余部分将通过调查顿巴斯战争中一个重要转折点的原因来证明数字取证过程追踪的有效性。

2014年4月12日,一群武装分子占领了乌克兰顿涅茨克地区北部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姆托尔斯克的警察局。第二天早上,其中一些人在斯拉维扬斯克外袭击了乌克兰安全局的特工。1人死亡,数人受伤。同一天,乌克兰临时总统宣布启动一项涉及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反恐行动”。阵亡的乌克兰安全局特工是顿巴斯冲突中第一个与战斗有关的伤亡人员,4月13日的武装冲突标志着和平与武装冲突之间的分界线。因此,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姆托尔斯克是战争形成升级序列中的一个重要关键时刻。但这并不意味着,对这一事件的调查就足以确定整个战争的原因。然而,2014年4月13日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关于这场战争原因的更大谜团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关于这一主题的学术辩论中的一个争论要点。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在这一关键时刻,Igor Girkin(也称为Igor Strelkov或Strelok)是一个重要的行动者和信息来源,他是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的武装组织的头目。Igor Girkin在顿巴斯期间和之后都经常出现在媒体上。在与乌克兰记者Dmytro Hordon的采访中,他对自己的活动进行了特别详细的描述,该采访于2020年5月发表。与之前的几次一样,Girkin在这次采访中证实,他是一名俄罗斯公民,在2013年之前一直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的内部情报机构工作。然而,他质疑霍顿关于他和他的手下是俄罗斯特工的说法。Girkin声称,他的组织主要由乌克兰志愿者组成,他和其他组织成员都没有为俄罗斯政府工作。


Girkin和他的采访者之间的分歧对学者之间的学术争论具有重要的意义,学者们强调地方原因的重要性,学者们强调俄罗斯干预顿巴斯冲突的重要性。如果Igor Girkin和他的组织是代表俄罗斯政府行事,那么俄罗斯国家机构的行为将是顿巴斯战争初期一个重要关键时刻的直接原因。尽管在战争的大背景下,单一的关键时刻所起的作用是有限的,但这一发现将使人们更难认为顿巴斯战争主要是一个国内现象。因此,在不同学者对Igor Girkin的刻画中,国内外战争原因支持者之间的分歧也就不足为奇了。一些人将Girkin和他的手下描绘成特立独行的人,他们不代表俄罗斯当局。另一些人将Girkin描绘成俄罗斯政府的特工。


在对主要行动者的描述上的这种分歧导致了关于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的原因的两种相互矛盾的假设。这两种假设都与特定的因果机制相关(图1和图2)。当然,这两种因果机制都是简化的。它们是“线性综合”的例子,其中“最具破坏性或异常”的条件是从一个巨大的贡献因素网中选择的。这两种机制都不能给出详尽的解释。然而,这两种机制代表了主导有关事件的政治和学术辩论的两个主要的因果动力。


H1: Igor Girkin和他的手下是非国家行为者,他们作为国内分离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参与了这场冲突。


H2: Igor Girkin和他的组织是俄罗斯政府的特工,他们参与冲突是一种外部干预行为。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图1斯拉维扬斯克/克拉马托尔斯克内部冲突升级序列©Jakob豪特。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图2斯拉维扬斯克/克拉马托尔斯克俄罗斯干预序列©Jakob豪特。


这两个相互矛盾的假设和两个相关的因果机制现在将用网络媒体提供的证据进行检验。作为非正式贝叶斯分析的起点,我们可以假设H1是可能的,而H2是不可能的。这一假设是基于两个广为人知的哲学原则,即奥卡姆剃刀和萨根标准。奥卡姆的剃刀呼吁拒绝“多余的”理论构造,因为它们不是严格地被证据所要求的”。在本案中,假设一群志愿者决定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不需要克里姆林宫指示或批准的额外理论构建,除非有证据表明需要这样做。另一方面,萨根标准假设“非凡的主张需要非凡的证据”。在目前的情况下,与一群特立独行的志愿者提出的冲突升级相比,俄罗斯对其邻国的侵略行为是一种更不寻常的主张。这意味着,为了克服最初的举证责任,H2需要强有力的证据支持。这些证据可能来自目击者的描述、截获的通信,或间接观察,这些都表明Igor Girkin和俄罗斯政府之间存在委托-代理关系。


更新第一阶段:民兵组织的克里米亚起源


尽管H2一开始是一个较弱的假设,但可用的在线媒体证据允许进行三个阶段的非正式贝叶斯分析,这不仅改变了概率的平衡,而且将H2的概率提高到几乎确定。第一阶段是基于Girkin的组织在克里米亚成立的证据,其中包括许多曾参与俄罗斯接管克里米亚半岛的人。Girkin本人对此从不讳言,至少有两名为俄罗斯民族主义网站工作的记者证实了他的领导地位。谢尔盖·沙尔古诺夫说,他在2014年2月下旬在克里米亚会见了Girkin,他是支持俄罗斯接管的准军事组织中的权威人物。奥列格·卡申(Oleg Kashin)还写道,今年3月,他在克里米亚见到了有影响力的Girkin。在与霍顿的采访中,Girkin再次证实他参与了这些活动。


Girkin组织的许多其他成员要么在社交媒体上谈论过他们参与接管克里米亚的事情,要么在他们的战友的账户中被提到过。


•4月12日,在斯拉维扬斯克拍摄的一段视频(YouTube, 2014年4月4日)的前几秒,叶夫根尼·斯克里普尼克(Yevgeniy Skripnik)和Girkin出现在一起。后来,斯克里普尼克在一次采访中证实,他是从俄罗斯经由克里米亚来到斯拉维扬斯克的,在那里他参与了接管这个半岛的行动(YouTube, 2014e:从06:48到15:55)。他还证实,自从1992年他们卷入德涅斯特河沿岸冲突以来,他就认识了Girkin。


•弗拉基米尔·Kollontay于2014年6月在斯拉维扬斯克附近去世。在俄罗斯社交网络VK的讣告中,来自新西伯利亚、人脉广泛的顿巴斯分离主义支持者安德烈·阿法纳西耶夫(Andrey Afanasyev, 2016)写道,Kollontay曾在车臣担任俄罗斯情报人员,并参与了克里米亚的接管。Girkin(2016)在回到俄罗斯后创建的“新罗西亚运动”论坛的一篇帖子中证实,Kollontay曾在德涅斯特河沿岸和两次车臣战争中与他一起服役


•伊利亚·霍克洛夫(Ilya Khokhlov)和维克托·阿诺索夫(Viktor Anosov)在俄罗斯民族主义YouTube频道上谈论了他们在斯拉维扬斯克行动中的参与。Anosov发表了他的评论来回应Khokhlov,并指责他歪曲了各种细节。然而,他证实他们两人都来自辛菲罗波尔,参与了克里米亚的接管,并作为Girkin集团的一部分前往斯拉维扬斯克(YouTube, 2019b, 2019c)。


•伊戈尔·贝兹勒(Igor Bezler)是Girkin组织的一员,根据阿诺索夫和霍克洛夫一致的证词,他在一开始就被从克里米亚派往顿巴斯执行侦察任务。贝兹勒在接受俄罗斯国家通讯社采访时证实,他是一名俄罗斯公民和退伍军人,曾参与接管克里米亚(俄罗斯新闻社,2014年)。


•亚历山大·莫扎耶夫(Aleksandr Mozhayev),来自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区别洛列晨斯克镇的俄罗斯公民,在克拉姆托尔斯克向副新闻记者西蒙·奥斯特洛夫斯基(Simon Ostrovsky)出示护照,证明了自己的身份(YouTube, 2014a)。在接受另一名记者采访时,莫扎耶夫还谈到了他参与占领克里米亚(时代杂志,2014)。


•辛菲罗波尔居民Igor Georgiyevskiy出现在Ostrovsky的视频背景中,并与Mozhayev一起被摄影记者Maxim Dondyuk拍摄(Ukrainska Pravda, 2014)。后来,乌克兰活动人士通过他的社交媒体资料确认了他的身份,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己在克里米亚准军事部队中的个人信息和照片(Garmata.org, 2014)。


•Girkin团队的其他四名成员,安德烈·萨维利耶夫(Andrey Savelyev)、瓦蒂姆·伊洛夫琴科(Vadim Ilovchenko)、伊戈尔·德鲁兹(Igor Druz)和德米特里·朱可夫(Dmitriy Zhukov),一起出现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参加萨维利耶夫写的一本书的宣传活动(YouTube, 2019a)。在这次活动中,萨维利耶夫、德鲁兹和朱可夫称自己是基辅的亲俄居民,他们在欧洲广场革命后来到克里米亚,在吉金的指挥下参与了俄罗斯的接管,然后跟随他来到斯拉维扬斯克。伊洛夫琴科称自己是克里米亚的哥萨克领导人。他说,他在3月初遇到了伊戈尔·吉金(Igor Girkin),与他一起在克里米亚服役,并跟随他来到斯拉维扬斯克。这四名民兵所述的基本事实与乌克兰记者发表的两篇关于他们身份和背景的调查文章。


根据Girkin的说法,他领导的从克里米亚到斯拉维扬斯克的组织共有54人(YouTube, 2020: 57:48)。许多小组成员的背景信息仍然是不完整或不存在的。尽管如此,其中11人的社交媒体证据还是让我们对这个群体的构成有了相当深入的了解。报告表明,Girkin的人主要是从支持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的准军事部队中招募的。这些武装力量包括俄罗斯军队和情报人员,以及克里米亚居民和基辅的一些亲俄活动人士。然而,正如克里米亚哥萨克领导人瓦迪姆·伊洛夫琴科(Vadim Ilovchenko)公开承认的那样,克里米亚的准军事组织从行动一开始就与俄罗斯情报机构协调行动(YouTube, 2019a: 33:15)。没有理由怀疑他的话。在2015年3月的一部俄罗斯电视纪录片中,弗拉基米尔·普京本人承认吞并克里米亚是克里姆林宫计划好的,俄罗斯的军事和安全机构负责实施(Rossiya 24, 2015: 1点47分,1点06:44分和1点13分32分)。因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任何协助俄罗斯接管的准军事组织都在俄罗斯国家机构的密切监督下。


有证据表明,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的人正是帮助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人,这将举证责任从H2转移到了H1。


在这一证据的背景下,假设Girkin的组织继续为俄罗斯政府行事,比假设他们是流氓,是他们自己行动更简单,也不那么特别。在缺乏相反证据的情况下,一个与俄罗斯安全部门合作的准军事组织似乎不太可能在俄罗斯不知情和不批准的情况下,从克里米亚前往顿巴斯。这并不一定意味着Girkin和他的团队在迁移到顿巴斯时是在听从俄罗斯政府的明确命令。然而,这是次要的,本文将在下面进一步讨论。


更新阶段2:寡头和“总理”


第二阶段的更新利用了国家安全局2014年4月14日公布的一系列记录。国家安全局称,这些录音是前一天截获的斯拉维扬斯克民兵的通话记录。在其中一段录音中,一个名为“Strelok”的人向一个名为“Konstantin Valeriyevich”的人报告了与乌克兰安全人员的武装冲突(YouTube, 2014b: from 04:05)。斯特洛克说,他的组织向三辆汽车开火。作为回应,康斯坦丁·瓦列里耶维奇问斯特洛克是否“向阿克肖诺夫汇报过情况”。在斯特勒洛克说他还没能联系到阿克肖诺夫之后,康斯坦丁·瓦列里耶维奇告诉他继续努力,但也提到阿克肖诺夫“今晚会在这里降落”,他“明天会和他见面”。


录音中的声音几乎可以肯定属于伊戈尔·吉金(Igor Girkin,呼号为Strelok)和康斯坦丁·瓦列里耶维奇·马洛菲耶夫(Konstantin Valeriyevich Malofeyev),一位俄罗斯寡头和保守的俄罗斯东正教价值观的活动家。这段录音几乎可以肯定是这两个人之间的真实对话,原因如下:


1. 尽管Malofeyev否认在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与Girkin合作,但他在接受报纸采访时承认,Girkin曾为他工作,并在2014年1月与他一起前往基辅。Girkin证实了这一点,甚至承认在克里米亚行动期间,Malofeyev资助了他,他用Malofeyev的钱为斯拉维扬斯克行动购买了战斗装备(YouTube, 2020: 28:15和1:20:40)。


2. 俄罗斯记者奥列格·卡申(Oleg Kashin)写道,3月初,他在克里米亚会见了Girkin,当时他是克里米亚“总理”谢尔盖·阿克肖诺夫(Sergey Aksyonov)手下的高级成员(Sputnik i Pogrom, 2014a, 2014b, 2014c)。Girkin本人证实他在克里米亚与Aksyonov密切合作(YouTube, 2020: 28:45),甚至承认他去斯拉维扬斯克是“在Aksyonov的直接支持下”。


3.据克里米亚通讯社报道,Aksyonov于4月13日上午在克里米亚参加了一场活动(KrymInform, 2014)。根据克里姆林宫的官方网站,他第二天在莫斯科会见了弗拉基米尔·普京。这与马洛菲耶夫对阿克肖诺夫旅行计划的描述是一致的,假设谈话发生时马洛菲耶夫在莫斯科。


4. Girkin对斯拉维扬斯克附近武装冲突的描述与俄罗斯电视频道LifeNews播放的画面相符,该频道播放了三辆受损的汽车(YouTube, 2014年f)。


5. 国家安全局于4月14日公布了其录音。在一天的时间内,以合理的声音模仿和观察到的细节程度进行录音,在当时处于危机状态的情况下,似乎不太现实。


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后,Girkin向马洛菲耶夫和阿克肖诺夫汇报,这一事实进一步降低了Girkin的组织在从克里米亚转移到顿巴斯后不再充当俄罗斯政府特工的可能性。Girkin和马洛菲耶夫之间友好、尊重的谈话语气,加上Girkin声称阿克肖诺夫支持他的行动,使Girkin不太可能不再代表这两个人行事。反过来,马洛菲耶夫和阿克肖诺夫的行动没有与克里姆林宫协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马洛菲耶夫与克里姆林宫的联系得到了乌克兰活动人士公布的一系列被认为是克里姆林宫官员的泄露电子邮件的证实。根据这些邮件,马洛菲耶夫曾在2013年底与克里姆林宫顾问谢尔盖·格拉济耶夫和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会面,讨论阻止乌克兰与西方融合的方法(霍萨卡,2018年:361,2019年:753-755)。Hosaka(2018: 322-323)报告说,他检查了样本电子邮件的上下文、内容和元数据,并确信泄漏是真实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搞错了,邮件是捏造的,但这是不太可能的。因此,结合现代俄罗斯寡头和政府之间的普遍接近,这些电子邮件是马洛费耶夫的行动得到克里姆林宫批准的有力证据。克里米亚“总理”阿克肖诺夫(Sergey Aksyonov)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甚至更为明显。根据俄罗斯法律,阿克肖诺夫领导着一个新成立的俄罗斯联邦学科。这意味着,一名新任命的俄罗斯政府官员直接参与了斯拉维扬斯克的行动,并在第一次武装冲突的第二天会见了弗拉基米尔·普京。考虑到阿克肖诺夫对克里姆林宫的依赖,很难想象他会在普京不知情或违背普京意愿的情况下冒险行动。由于这些原因,Girkin在斯拉维扬斯克行动开始后不断与Malofeyev和Aksyonov进行沟通,将H2的概率提高到极有可能,使得H1是正确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更新阶段3:在俄罗斯避难


第三阶段和最后阶段的更新,是由于俄罗斯当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限制或制裁Girkin、Malofeyev或Aksyonov的活动。如果Girkin的武装组织及其支持者在俄罗斯当局不知情和不支持的情况下采取行动,可以预期俄罗斯政府会采取行动,要么停止他们的活动,要么惩罚他们。事实并非如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Girkin和马洛菲耶夫住在莫斯科,从来没有受到过调查。相反,Girkin能够在俄罗斯严格监管的非政府组织环境中创建他的新罗西亚运动。安德烈·萨维利耶夫(Andrey Savelyev)出版了一本关于他如何在16岁时为Girkin的组织战斗,并与他以前的战友们一起在俄罗斯和克里米亚推广该组织的书。在撰写本文时,阿克肖诺夫仍在领导克里米亚。加上前两个阶段的更新,俄罗斯当局的这种不作为几乎可以肯定,Girkin和他的组织是俄罗斯政府的特工。他们作为国内分离主义运动的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冲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注意:非正式性和本地支持


尽管现有的网络媒体证据强烈支持H2,但与此假说相关的因果机制的解释力有两个重要的警告。首先,因果机制并没有明确说明是克里姆林宫下令还是仅仅批准了Girkin的顿巴斯行动。这个问题被故意搁置,因为与之相关的结论性证据实际上是不可能找到的。任何干预顿巴斯家族的官方命令几乎肯定都是绝密事项,相关人员都不会考虑披露。如果有任何关于这一命令的书面文件存在,它几乎肯定会被储存在俄罗斯情报档案中,在可预见的未来仍无法获得。与此同时,几位专家认为,俄罗斯安全机构的非正式做法避免了明确的命令,这使得很难在命令和批准之间划清界限。据俄罗斯记者奥列格·卡申(Oleg Kashin)称,普京可能是告诉马洛菲耶夫“做任何事”,而不是给出精确的指示(卡申等人,2014年)。这与前克里姆林宫顾问Gleb Pavlovsky(2016)的评估一致,他认为普京政权的“新的治理风格依赖于间接和解释,而不是命令和控制”。帕夫洛夫斯基强调了“otmashka”的重要性,它可以被翻译成“go-ahead”,与其说这是一种命令,不如说是一种朝着预期方向行动的许可。Bellingcat的首席俄罗斯调查员克里斯托·格罗泽夫(2020年)提出了类似的观点,认为俄罗斯国家将海外干预外包给私人行为者,这些私人行为者“向克里姆林宫提供竞争性的但总是可否认的解决方案,并享受重大的自由”。所有这些解释似乎都是可信的,但是,就像一个明确的秩序的潜在存在一样,它们极其难以证明。然而,究竟是谁发起斯拉维扬斯克行动的问题是次要的。按照异常主义的历史解释范式(Roberts, 1996: 96-99),克里姆林宫对这种行为的了解和认可足以将俄罗斯的国家责任确立为其主要原因。俄罗斯有一些人出于意识形态原因愿意干预乌克兰,这并不令人惊讶。更不正常的,也因此更重要的原因是,俄罗斯政府准备批准和支持他们的行动,实际上是让他们为自己的利益行事。


第二个需要注意的是,当地居民支持Girkin的干预。Girkin声称,“当我们到达时,大约有300名活动人士已经准备好并等待”(Svobodnaya Pressa, 2014)。这个数字可能被夸大了,但是有一群当地的分离主义者准备积极支持Girkin的说法与现有的证据是一致的。斯拉维扬斯克4月12日的一段视频中,不仅有欢呼的当地旁观者,还有一群穿着便服的人,他们帮助武装人员守卫被占领的警察局(YouTube, 2014 4g)。然而,毫无疑问的是,Girkin的部队不仅发起了斯拉维扬斯克行动,而且一直控制着该地区的分离主义部队,直到7月初他们被迫撤离。此外,没有证据表明,如果Girkin的组织不来的话,斯拉维扬斯克的当地分离主义活动分子能够并愿意自行组织一次武装占领。因此,尽管Girkin的组织依赖于当地的支持,但异常主义范式指出Girkin的干预是占领和随后冲突升级的主要条件。在2014年4月乌克兰东部政治局势的背景下,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有一些活动人士愿意支持俄罗斯的干预,也就不足为奇了。一群全副武装的俄罗斯人的到来,比一群当地人愿意跟随这群人的脚步,对正常的事件进程造成的破坏要大得多。


因此,尽管有这两个预测,但一项非正式的贝叶斯分析表明,在顿巴斯地区,和平与武装冲突之间的跨越主要是俄罗斯干预的结果。要更详细地描述起作用的因果动态,应该提到在俄罗斯精英内部追踪决策过程的困难,以及干预得到当地人支持的事实,同时强调这些因素的次要性质。一个旨在找出最重要因素的简化论者应该关注干预序列。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结论


这篇文章展示了社会科学家如何利用网络媒体来更好地了解战争的起因。它认为,互联网是一个信息宝库,而不仅仅是一个宣传垃圾。在线资源以前所未有的规模为冲突研究人员提供了从冲突地区获得有价值的原始数据的途径。这一信息有可能大大改进关于战争起因的个案研究。然而,利用这种潜力需要方法的严谨和争论的透明。这意味着武装冲突的过程跟踪研究需要额外注意来源审视和贝叶斯更新。


为此,本文提出了一种将OSINT分析纳入方法论的过程追踪取证方法。这种数字取证过程追踪能够实现透明且方法严谨的案例研究,即使在模糊的信息环境中也能提供可靠的结果。它阐明了因果过程,同时利用互联网的全部潜力作为从冲突地区获取主要信息的途径。


本文使用所提出的方法来分析对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的占领——顿巴斯冲突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分析表明,根据现有的网络媒体证据,几乎可以肯定,这些事件的主要原因是一个武装组织的行动,该组织是俄罗斯政府的一名特工。地方分离主义激进主义起了次要的辅助作用。


这一发现严重阻碍了一种假设,即顿巴斯冲突主要是由当地分离主义势力造成的国内现象。本案例研究证明,俄罗斯的干预是冲突的第一次武装冲突和第一次与战斗有关的伤亡的主要原因。然而,这只是一个更大的谜题中的一小部分。占领斯拉维扬斯克和克拉马托尔斯克之后,该地区许多其他地区爆发了暴力事件(豪特,2021b: 154,158 - 160)。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评估当地因素和俄罗斯在整个冲突形成阶段的干预之间的相互作用。然而,本个案研究的结果是这一大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本文提出的方法为进一步调查冲突的其他事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本文中提出的数字取证方法具有超越顿巴斯案例的潜力。它可以用来研究任何冲突中的因果过程,这些冲突在互联网上得到了广泛的第一手报道。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在叙利亚的战争,数字取证过程追踪可用于各种各样的目的:确定不同的叛乱团体的组成和战略的变化,评估的影响外国干预冲突的过程,或追踪化学武器的使用。叙利亚档案馆项目已经收集并整理了大量可能有用的OSINT文件。同样,数字取证过程追踪可以对俄罗斯政府资助的雇佣军在几个非洲国家的干预提供有价值的见解。另一个热门案例是2020年秋季发生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的最新暴力升级事件,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及其各自的盟友对事件作出相互矛盾的描述时,该事件受到了媒体的密切关注。当然这份潜在案例的清单还有遗漏。


最后,在研究项目的数据收集阶段使用数字取证过程追踪的元素,也可能使使用频率论方法的学者受益。使用信息源审视和非正式贝叶斯分析可以显著提高战争事件数据的质量。将数据点作为小型案例研究,可以实现更精确的编码,并在冲突数据集中包含更广泛的数据源。当然,这也会增加创建此类数据集所涉及的工作量。然而,社交媒体时代,武装冲突信息的丰富性和模糊性相结合,可能会让这种努力值得一试。无论如何,在武装冲突发生的信息环境中,互联网的主导地位极不可能消失,这意味着数字取证过程追踪在战争研究中的重要性只会增加。


作者简介: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雅各布·豪特(Jakob Hauter)

[email protected]

伦敦大学斯拉夫和东欧研究学院博士

作者的其他文章:

《战争如何开始:概念化乌克兰顿巴斯的冲突升级》

《授权的国家间战争:武装冲突类型补充》

作者三篇原文PDF文档和机器翻译已上传小编知识星球

长按识别下面的二维码可加入星球

里面已有近千篇资料可供下载

越早加入越便宜哦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丁爸 情报分析师的工具箱):【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特别标注: 本站(CN-SEC.COM)所有文章仅供技术研究,若将其信息做其他用途,由用户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法.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23日20:00:19
  •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CN-SEC中文网:感谢原作者辛苦付出):
                  【资料】冲突数字取证研究:理解社交媒体时代的战争 http://cn-sec.com/archives/750597.html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