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admin 2022年4月9日23:22:53安全闲碎评论22 views4806字阅读16分1秒阅读模式

作者: 李瑞荣
创建: 2022-04-07 16:39

2022.4.5 清明
天气,晴,温度9-21度,空气质量118
抢救性挖掘,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汪国真

记得09年后公司就计划要上市了,但由于资本市场和监管层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迫往后延了延,但业务一直在高速发展,项目量也多了,难度也逐渐大了,安全人员也更加不够了,有一次我被安排要与IBM,HP,四大等国际巨型公司竞标某大型能源企业集团级的安全规划项目,貌似之前没有这类公司的成熟经验,大家谁都没把握,结果不知是亚当给我信心还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反正说“这个项目交给你了,你要搞不定,就没人能搞定了”,我当时觉得自己是信息安全专业小硕毕业,不能辜负了领导的信任,更不能给公司丢脸,深感责任重大,白天黑夜的查资料,写方案,连最后准备想说的话都是老查一句一句给纠正过的。记得那是个周五,写完最后一版方案,照旧代马师傅关灯锁门回家睡觉,临睡觉时,看到当年大学宿舍同学良图从厦门发的一条短信,“我明天结婚,你能来吗?”当时都编好了短信“兄弟,我去不了了,下周一投标,我是项目负责人,责任重大,脱不开身,遥祝新婚快乐,百年好合!”但想着大半夜的发信息,打扰了别人,而且还是回复不去,还是明天白天再说吧。结果第二天一觉醒来,看到QQ消息,宿舍里江西的,安徽的,大家都去了,就差我了,回想大家的同床深情,当年毕业时说谁结婚大家都要一起来参加的......,昨晚编好的短信不忍心发了。犹豫中查了查航班信息,正好12:30有一班北京飞厦门,一看表,快11点了,一看票价,全价!!!跑一趟一个月工资快没了,5秒钟深呼吸,一咬牙,一狠心,走!马上起床,穿衣,带着电脑,下楼打车,直奔机场,车上买了往返机票,当时多亏了中午路况好,北洼路36分钟就到了航站楼,飞奔取票安检,不停的在人群里穿梭,一路“谢谢!谢谢!....”,终于在广播里读自己名字的声音中冲进了机舱。坐定关手机前回复了一条“我来!”,落地后顺利的参加了晚上的婚礼(这里普及个知识,中国传统婚礼就是在晚上),新郎很帅,新娘很美,我和同学们都喝了很多酒,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催醒,旁边的孙rui吐了一床红色,我和他说了一声,“我要回北京了”,他宿醉的头也抬不起来了,歪了下脑袋嗯了一声,我就打车直奔机场了。从北京机场出来,坐上了机场大巴,这时亚当来电话了,可能他是担心第二天投标,要和我对一下方案和细节,结果我电话背景里的声音是司机师傅喊麦“三元桥站马上就要到了,机场大巴西坝河不停啊,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他静静的听完,问我干啥去了,我说刚从厦门回来,同学结婚,估计他也是被我酒没醒咬字不清的状态和这些信息给雷到了,沉默了三秒,说“明天这么大的项目投标,你还。。。”语气中充满了不解、愤怒和无奈,我说“我会尽力的...”,估计他很无语的挂了电话。第二天我的状态奇好,不知是上苍的眷顾,还是同学的帮助,最后拿下了这个当时员工一百八十万人,5年安全预算近50亿的大集团的安全大项目。

可能是这个项目做的还行,09年下半年的时候,还支持了两趟新疆某大运营商,惊叹于郭金山的业务能力,项目做了好几期,感觉总部的大部分人都去支持过。新疆是个好地方,不光是新疆人民能歌善舞,淳朴善良,还因为新疆的美食,大盘鸡,辣子鸡,手抓饭,冷水鱼,鲜酸奶,夺命大乌苏,各种甜美的瓜果,还有我涮羊肉能吃三斤但这里吃不过10个的大肉串,项目支持了一个月,我胖了10斤,达到了我前后十年的体重巅峰,照片里看着都虎背熊腰的。离开乌鲁木齐回京,飞机在地窝铺机场起飞的时候,感觉刚冲出烤串的烟雾缭绕,大雪山就突然出现在眼前,距离近的让我以为马上就要亲上了,场面十分震撼!记得除了祝jie,守刚、杨燕wen都是新疆的,守刚好像是哈密的,回家飞到乌鲁木齐还要往回坐火车。

后来,铁拐张去南京任职,不知真假说是客户点名让北京的专家支持,记得对方是国内三中一华的顶级证券公司,希望在互联网上第一次尝试离柜开展证券业务的开户和办理,理念很是先进,我们需要设计好安全方案,并说服监管允许开展这类业务的直接在线办理,对接的是雷博士,要求很高,好在有南京办一众兄弟姐妹的团结协作,最后结果得到了对方的认可,大家下班后南京大排档走起!

再后来,各地的项目需求纷至沓来,由于有跨地域结算,搞得亚当欲拒还迎,我也是忙的不亦乐乎,但时间总是有限的,那时我也年轻,不懂得拒绝,从一线业务反馈的信息真真假假很难区分轻重缓急,也可能是自己资历尚浅,做事情爱较劲,总希望尽善尽美,每个项目都竭尽所能,但经常最后的支持排序与亚当预期的有偏差,他本来管理就粗放,也不善于工作交流,因此教我有些业务的单子直接放弃算了,我当时也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听完领导的教诲,直接给领导甩了本格鲁夫的电子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还在坚持己见,结果最后把自己累个半死,很久以后才理解了这里面的奥义。

记得有个某大行的安全项目,我们在做安全评估的时候,发现了银行客户U盾的一个重大安全漏洞,身份验证可以被轻松绕过,也就是说,不用U盘别人也可以对这个账户进行随意转账汇款。当时整个金融行业刚刚从浏览器文件证书的认证强度,增加到硬件USB的强度,大家觉得专有硬件强度已经是很牛了,所以很多客户觉得U盾在手,账户无忧。以至于发现这个漏洞的时候,我们想单独约客户大领导沟通一下,说明一下这个漏洞有多吓人,但估计是大领导觉得U盾不太可能这么弱,从上午约,一直到晚上6点多,还说在开会没空后续再说吧,后来我们就录了一小段绕过转账视频发给了该领导,大家等到晚上8点多,一看还没消息,正准备说要不要让子弹飞一会,先回家明天再说。结果领导风尘仆仆的赶来了,见面先是向我们一通道歉,说确实忙,没看见,紧接着把他一众手下骂了一顿,说这么大的问题怎么不早报给他,大家面面相觑心照不宣。后面的事情就都很顺利了,由于这个U盾底层代码是一家著名北美公司提供的,估计是马上打了个越洋电话,北美公司的顶级专家博士,当晚就买票飞北京(估计也是全价),第二天就到了现场,大家一起找方案修复了这个漏洞。后来想想,当时绿盟北美区的生意还没大规模开展,要不然估计又能拿下不少市场份额。没过多久,整个行业的U盾就全面升级成带屏幕或者按键的第二代了,自己也算是个侧面推动者,再后来我还在这个银行开了信用卡,毕竟是自己评估过的,信心大增。

2010年国庆7天假期照例在公司干活儿,中午楼下饺子馆吃饭,竟然偶遇高中同学王星星,他们一家来北京游玩,也见到了他的老婆:当时我们的班花,两口子带着孩子,其乐融融,甚是羡慕。年底时发生了一件令我至今难忘的事情,财务总监倪颖介绍她妹妹给单身的我,当时我是三无人员,能够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大龄的我,让我非常感动,虽然最后由于其他原因没成,但我还是非常感谢倪总这份信任,始终铭记在心!

后来还有很多美好的时光,12年初的年会,我坐在第一排欣赏了现场版的《扇子舞》,场面又热烈,又辣眼,不知道放照片会不会审核不通过。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12年中去承德坝上,胖熊出发时好像拿了一整箱白标牛二,晚上他带着强子、贾会计一起和大家喝酒,最后还围攻了一会儿我,我虽然酒量不大,但也敢拼,不记得当时喝了多少了,只记得后来想醒酒,在蒙古包外唱露天KTV,结果怎么也找不着调。13年3月亚当带队去云南开会,走昆大丽线。白天在丽江的客栈边,斜坐在舒服的凳子上,看着眼前的雪山,让阳光肆意的洒在脸上,舒服的睡了一会儿。晚上在丽江酒吧里亚当做游戏把啤酒妹都喝高了,他说是第一次,我当时也不知道能不能信。在束河古镇第一天房间不够大家分开住的,把在别处住的骁哥冻坏了,第二天我俩就一屋了。在大理喝了风花雪月,游了著名的苍山洱海,洱海太大了,回来的路上大家都走不动了,租了个马车,结果马打了个响鼻,喷了亚当一脸。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还爬了玉龙雪山,感觉说是海拔高,氧气瓶一定要买,买了才知道没啥用处,交了个智商税,特特,陈wei,姚xing三个猛男还在雪山上秀了把肌肉。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13年盛夏还组队自驾去了趟北戴河,当时第一次吃那么新鲜的皮皮虾,让我至今觉得在海边吃的海鲜和平时吃的海鲜不是一个物种。当天大家租了几个别墅,吃的玩的太开心了,结果小夏的相机还被入室盗窃走了,那年代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摄像头,报案了也杳无音信。回来时天气很热,结果周猛的车空调还坏了,我的车我媳妇开着,周猛开着他同学的车带着他女朋友,我开着他的车,当天近40度的高温,高速上估计温度更高,全程都得开着窗户,车上的小伙伴儿们都热的脱成光膀子了还没办法,差点儿中暑,开一会儿到服务区都得跑另外俩车里吹会儿空调。

公司上市前后的那几年也发生了不少事,有一次,亚当找我们几个谈话,表情凝重,语气低沉,“我们要帮一下老吴,他有些呆不住了,可能要走,大家想想有什么能帮的”,后来大家也想了一些办法,但最后老吴还是走了,去搞了个现在看来更大的。14年初公司成功上市,上市后的业绩需要满足资本市场的希望,不断的拿出季报、半年报、年报,为股东服务,公司上下都在齐心协力的想办法。有一次,一个销售拿回来一个国有大行的需求,客户说想要用顶级的安全服务,大家想来想去,决定请TK出山,我们几个人和TK在我办公室里,琢磨着客户要啥顶级的服务,结果TK和我们聊了一小会儿,就把这问题解决了,研究院的实力还是杠杠的。找四哥的项目支持,基本都是救火,有一个之前的兄弟们回忆录里说过了,有一个还不能说:)公司上市后大家还是在一直不断的打硬仗,攻城拔寨。压力也更大了,借着各地出差开会,也团队建设,锻炼身体,14年9月大家还去爬了一次华山,上山是坐缆车上去的,下山的时候,崔哥的腿不知道前一夜干啥了,没走多久就感觉劳累过度了,但是华山又是个大石头山,想找个能拿着称手当拐杖的棍子都很难,后来还是文静主动献身,自己顶上了,当人肉拐杖。不过也可能是崔哥那时就想体会委员长的感觉,到底是不是装的,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但至少看照片里崔哥和文静都挺爽的(崔哥左面的人,看着挺眼熟)。15年大家相聚成都,参观了当时只能看不许拍照的高大上西南大区办公区,住的酒店老高级了,视野也非常好,当时和传雷住一屋,看他应急一晚上都在沙发上敲键盘。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在公司的八年里,抽奖活动中过两次,第一次是小米手环第1代,由此也进了小米的坑,手环从1代到6代,除了自己,家人也给买了不少,其他家里的家电和周围亲人的手机也基本是小米的,都快全买遍了,算是个小米重度用户。第二次中奖是在松鹤楼,IPADmini2,刚上市不久,中奖后非要上台表演个节目,但我又不像胖熊能上台整瓶吹,也不擅长唱歌跳舞,想来想去最后就厚着脸皮来个诗朗诵,就是开头的那首自己最喜欢的诗。

现在感觉老年痴呆在逐步的严重,记忆好多已经是碎片化的了,本想督促亚当也写写,结果他回复“没重点,不知道写啥,记不得了也没所谓”,言语中感觉他对什么也没有了兴趣。联想起他早年间为了当四哥爱妻,还做了那啥手术,也算是尽力了,但四哥最后没选ta,估计是伤心了,不过也能理解,想想宠物店里刚做完手术戴围脖项圈的,也是那个状态。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突然想起了亚当之前的某个签名“有事烧纸”,虽然是正日子,但空气污染这么严重,现在用这个方式合不合适,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二)算是码的告一段落了,虽然离开了公司,但那段时光里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想想还是很幸福和幸运的,最后,祝一起共盟过的兄弟姐妹们永远年轻!心想事成!祝公司股票长红!!!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青衣十三楼飞花堂):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特别标注: 本站(CN-SEC.COM)所有文章仅供技术研究,若将其信息做其他用途,由用户承担全部法律及连带责任,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法.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9日23:22:53
  •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CN-SEC中文网:感谢原作者辛苦付出):
                  NSFOCUS旧友记原北分李瑞荣《激情燃烧的岁月(二)》 http://cn-sec.com/archives/891178.html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