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 A+
所属分类:安全新闻
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情报分析师

全国警务人员和情报人员都在关注

关注



敌若欲杀你,你应先杀敌。”

——犹太先知 麦蒙尼德

 

阅尽铅华,只为能在这过往之中寻求对未来具有指导性意义的真理。

提及犹太人,是否在你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个历经磨难、充满悲情色彩的民族?抑或是操纵资本、唯利是图的一个群体?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充满争议、遭受排挤、饱受战争疾苦甚至是屠杀的民族,却在古罗马摧毁其国家之后历经数千年的颠沛流离,以其坚定的宗教信仰和锡安主义(又称“犹太复国主义”)作为指引,在1948年再次建立起属于犹太人自己的国度——以色列。那么,这个面积仅25000平方公里左右(实际管辖面积)人口不足千万(2019年)的国家是如何在当今世界最为纷乱复杂的中东地区站稳脚跟的?它的情报机构是如何为国家服务,如何知敌、诱敌、御敌的?本文将以情报的视角,对以色列强大的情报能力做出深层次的解读。


以色列的情报机构与运行机制


谈到以色列的情报机构,就不得不提到大名鼎鼎的摩萨德。这个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市南端海滨的一座很不起眼的陈旧的棕褐色小楼里的情报机构全称是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它正式成立于1951年初,原属外交部政治司。摩萨德自成立伊始,便以一系列技惊四座的情报行动影响着本国乃至东西方世界的格局。然而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是,以色列的情报机构并不单单只有摩萨德这一个。摩萨德,主要负责对外的情报工作,全称为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前身为以色列独立以前活动于巴勒斯坦地区的一个秘密军事组织“哈加纳”;辛贝特,主要负责以色列国内的安全工作包含以色列的占领区,正式名称是以色列国家安全总局;阿曼,主要负责对外军事情报侦察、分析、反侦察与军事情报行动,全称为以色列军事情报局。如果把以色列的这三大情报机构与美国的组织机构相对应,那么摩萨德就等同于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辛贝特等同于美国的联邦调查局(FBI);阿曼就等同于隶属国防部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除此三大情报机构之外,以色列还拥有外交部领导的情报情报研究司,主要负责完成外交情报的侦察与分析工作;科学联络局,负责对科技情报的侦察与分析;警察部下属的治安保卫局、犯罪调查局等,负责国内公安安全情报的治理。


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摩萨德在正式更名之前,其是1949年12月23日在当时的以色列总理古里安的要求下成立的,负责对外情报工作之外,还有协调阿曼、辛贝特与外交部情报组织的功能。摩萨德在领导体制方面,从成立之初便确立了直接受总理的指挥,其他一切国内机构无法对其发号施令,而且他们只以目标为导向,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行政束缚,摩萨德可以不受以色列的民主制度限制,因为根本就没有一条以色列法律来规范它存在的目的和意义,可以理解为,摩萨德就是被排除在以色列的宪法之外的独立机构,这也为摩萨德开展各种各样的情报行动而接触体制上的障碍。摩萨德的活动非常广泛,凡是涉及以色列国家安全的都属于它的活动界限,它的情报搜集能力也非常强,境外潜伏的特工主要进入所在国核心、秘密部门窃取情报。所窃取的情报用以维持强大的武力,以应对阿拉伯国家的敌视所造成的在地缘方面的国家生存危机;同时获取的政治情报则用以辅助以色列的外交决策。凭借上述优势,摩萨德成为西方世界的第二大情报单位,仅次于CIA。和以色列的国力相比,其情报体系的建设却具有一定规模,并且具备非常完善的治理结构,其领导机构为内阁直接下设的情报局长联席会议,由情报与特殊使命局局长长期负责。除摩萨德直接听命于总理之外,内阁直接领导辛贝特,从事国内情报防御工作等任务;国防部直接领导的阿曼,不仅对军事情报进行侦察、设计、分析,同时还将业务范围扩大至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内,使得以色列的情报机构所承担的任务涵盖范围更加广泛,当然由这么一批专业的人所从事专业的工作带来的收益也更加丰厚。由上述三大情报机构的领导体制可以明显看出,摩萨德在以色列的情报组织的地位更高,只对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负责,属于典型的I级领导。而这也可以从侧面解释为何摩萨德在全球范围内的知名度为何会远远大于该国的其他情报组织。


以色列经典情报行动


对于近代情报历史之中,能够让世界范围内注意到以色列情报能力的恐怕就是1956年摩萨德特工首先搞到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由于当时建国不久的以色列碍于政治低位弱势,所以将证据交给美国有美国公布后震动全球,从而引发社会主义阵营的强烈政治运动。然而事实上,真正率先搞到这份秘密报告的并非摩萨德,而是辛贝特。这也是在世界范围内开了一个玩笑,究其原因,一方面由于当时的辛贝特并没有摩萨德的名气大,而大家都习惯性的将光环套给了那个被看上去最具备实力的人;其次,以色列在建国之初,情报机构的运转体系还未完善,当局认为不宜将还未建立起完备体系的“年轻”情报机构进行过多的暴露。但无论如何,这一事件使得摩萨德和美国情报机构之间的关系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也初步奠定了摩萨德的世界情报机构中的地位,才有了后来的中情局、军情六处、克格勃、摩萨德的谍海4强的称号。


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在以色列情报工作战果最为辉煌的冷战时期,还有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情报行动。

1961年将纳粹战犯艾希曼偷天换日般地带回国的过程可谓惊世骇俗。二战结束以后,纳粹大屠杀主要清道夫艾希曼逃脱审判躲避在阿根廷境内,众所周知,纳粹在犹太人身上犯下的罪行是难以磨灭的,所以把这个“恶魔”带回以色列接受审判就成为了所有犹太人的共同期望,这个行动也被赋予了一定的意义的民族使命感。1960年5月11日,摩萨德特工人员利用假护照等文件成功潜入阿根廷,为了顺利把艾希曼带回以色列而不惊动阿根廷政府,摩萨德掌门人哈雷尔亲自把一名摩萨德特工假借车祸送进了当地的一家医院,病人住院后病情很快好转,他就得到了一份医院签署的允许返回祖国以色列继续治疗的许可证,5月20日,病人出院,而病人悄悄的变成了由特工人员早已控制的艾希曼,当天晚上八点,艾希曼被注射了药力极大的麻醉剂,然后被带上以色列专机机组的专用车辆来到了机场,24小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被转移到了以色列。1961年12月25日,经过国家审判的的艾希曼被判处灭绝人类罪处以绞刑,一个当时世界上重要的甲级战犯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回以色列,不得不让人惊叹行动的执行力度。

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的复杂性以及历史和宗教的文化背景之下,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对抗日益激烈,先进武器的比拼和竞争日趋白热化,由于当时资本主义阵营与社会阵营的对立,当苏联最先进的米格飞机卖给阿拉伯国家时,摩萨德便开始了侦查行动,选派美女特工通过色诱成功策反了一名伊拉克王牌飞行员,驾驶一架苏联援助伊拉克的米格21战机瞒过苏联顾问,径直飞往摩萨德总部所在地特拉维夫,以色列在对待其研究了一个月后,随即将这架飞机送往美国五角大楼,这也是西方世界得到的第一架米格21战机,这就使得西方世界在对战机研制方面掌握了苏联战机的精确参数,对后来的第三代战机的研制和布局提供了极大的支撑。


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诸如此类的具有非凡意义的情报行动还有很多,这些都使得以色列的情报机构在国际范围内产生重要影响。那么,以色列的情报实力缘何如此强大?


影响以色列情报力量的重要因素


政治因素  二战之后,世界政治的格局已然发生变化,以英法为代表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已渐渐淡出历史政治舞台,对全球的秩序的话语权也悄然丧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美国的崛起,并开始逐步实施以本土和占领地区为支点、配合强大海空军的扩张模式,以应对经历了二战洗礼后同样强大起来的苏联。美苏双方由于在意识形态上的对立,且均不愿意放弃在世界领域内的第一话语权,所以双方便通过往己方阵营吸纳各方面力量来对抗对手的发展。加之斯拉夫民族由于在生存地理环境方面的问题,历来扩张以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便成了该民族发展的首要原则。而远在北美地区的美国更是不会轻易放弃在亚欧版块的利益任凭苏联一家独大。二战中的对抗让世界重新认识到,国家的强大就必须要走工业强国的道路。特别是在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国决定美元与黄金脱钩并精准地寻找到“现代工业血液”——石油来为美元“背书”,这就使得蕴藏大量石油资源的中东地区再无宁日。而以色列也由于宗教信仰、经济发展、以及地缘政治方面的因素,渐渐被美国看中,成为其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支撑点。以色列的情报力量的壮大,也得到美国全方位的支持。不仅在机构的建立、体制的运转,还是高科技装备和训练体系的帮助,都使得以色列的情报行动都能够游刃有余,经常是摩萨德特工主导任务,CIA的间谍在侧翼打掩护,并伴随美国在国际范围内为以色列站台。


体制因素  以色列是中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军事强国。以色列很清楚自己的劣势,没有广袤纵深的领土,没有足够的人口募兵,沒有丰富的资源可以开发,还被四面强敌环绕,在这种境地之中,以色列人几乎把国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军营,全民皆兵,即使是年满18岁的女性按要求也是需要服兵役。以色列军队的主要优势是其人员高质量的军事素养以及完善的培养制度,而不是人员的数量寡众,这就为以色列的情报机构的人员选拔培育了优质的人力资源土壤。特工的选拔极为苛刻,必须是犹太人,有海外背景,通晓英语和多种欧洲语言;接受数月的心理测试和背景调查。也只有顶尖人员才能通过包括跟踪、窃听、格斗、驾驶飞机以及“经营”自己的假身份等大量间谍技能的考核。同时,几乎无一例外以色列的谍报人员均受过专业化的军事训练,甚至参加过局部地区的战争,这就使得在战斗素养以及命令的执行力度上形成较大优势,并要求执行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往往在面对绝境时不惜花费巨大代价也要完成任务,而这一点也恰恰体现了情报人员冷酷无情的一面。


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人文因素  对于这个犹太人建立起来的国家,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难以回避的因素——信仰。在早期被古罗马征服后,散落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便开始了数千年的颠沛流离的生活,排犹主义更是在不同历史时期上演,而在强烈的锡安主义(犹太复国主义)感召下,犹太人愿意为建立自己的国度而无私地贡献智慧。自20世纪初,在犹太复国组织的策划下,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潮使得犹太人重新开始聚集,而以色列的情报工作如此厉害,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色列的人口来自80个不同的国家,自己的国民内部就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会使用目标国家语言更了解当地风俗人情的人,混迹目标的群众完全不是问题。这和毛泽东思想中“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所蕴含的情报思想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另外就是犹太裔遍布全球,光美国就有1200万的犹太人,比以色列总人口还要多,犹太人由于种族与宗教的原因对祖国的向心力非常强,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也非常乐意并热衷于为以色列做出贡献。而在以色列情报机构的选人用人上,并不依靠重赏,而是依附于其对民族和信仰的绝对忠诚,加之这些精英对各项技能的烂熟于心,让其在执行任务之中展现出惊人的效率。

 

以色列的情报力量的强大并非仅仅依靠情报工作一枝独秀,而是在军事、科技、经济的繁荣之下相互交织、产生化学反应的成果。无论如何,这繁荣都离不开人民对于国家和民族热爱。也许爱因斯坦的解释可能会更清楚一点吧:“对知识本身的追求,对正义近乎偏执的热爱,以及对个人独立的渴望,这些都是传统犹太人的特点。而我由衷感恩,我是其中的一员。”


作者: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公安情报学警务硕士 马腾飞

 

本期编辑:糖


普及情报思维 传播情报文化

长 按 关 注


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情报分析师):对以色列强大情报能力的深层次解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