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英美情报机关大伤脑筋的“业余间谍”----伊列萨·巴兹纳

  • A+
所属分类:安全新闻


情报分析师

全国警务人员和情报人员都在关注

关注

二战期间,英国的秘密外交文件频频被德国截获。盟国之间的重要决策,纳粹德国无不知晓,如开罗会议、德黑兰会议,甚至还有丘吉尔进攻巴尔干半岛的计划等。英国外交秘密屡遭泄露,引起了丘吉尔的严重不安,他责令立即查出隐藏在身边的间谍。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使英美情报机关大伤脑筋的人物,竟是土耳其的一个无名小卒……

穷困潦倒,偶尔走上间谍之路

英国白厅,英国首相丘吉尔正在向英国秘密情报局局长孟席斯大发雷霆。

原来,近日发现,英国的秘密外交文件频频被德国截获。盟国之间的重要决策,纳粹德国无不知晓,如开罗会议、德黑兰会议,甚至还有丘吉尔进攻巴尔干半岛的计划、盟军开辟第二战场的“霸王计划”等。

英国外交秘密屡遭泄露,引起了丘吉尔的严重不安。他责令立即查出隐藏在身边的间谍。

孟席斯不敢怠慢,他动用秘密警察系统,不久,这个人就露出水面。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使英美情报机关大伤脑筋的人物,竟是土耳其的一个无名小卒,化名“西塞罗”,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成了一名国际人物。

1943年春,在中立国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一座高级宾馆的休息室里,伊列萨·巴兹纳心酸地坐在那里喝啤酒。

他已经39岁,可是还一事无成,看来只能一辈子做外国人的仆人了。他当过南斯拉夫大使的司机兼侍从,当过美国武官的侍从,还当过德国大使馆参赞任克先生的侍从。被德国大使馆解雇的那天,巴兹纳正在安卡拉宫饭店的休息室里考虑着自己的未来。

德国人一定怀疑巴兹纳是间谍了,因为他偷看过秘密文件,并对有些文件照过相,但那都是试试胆量的预演而已。巴兹纳在想,为什么德国人怀疑自己?因为土耳其是中立国,各大国的使馆靠得很近,是刺探军情、进行间谍活动的大好场所。

穷困潦倒的巴兹纳突发奇想,我为什么不能成为一个间谍呢?为什么不能把窃取的情报卖高价呢?

想入非非的巴兹纳偶尔瞥了一下手中的一张报纸,中缝的几行小字立即吸引了他:“英国大使馆一等秘书欲征雇司机一名。”巴兹纳兴冲冲地走出了安卡拉宫的休息室,走上了一条充满冒险与灾难的道路。

巴兹纳带了一封介绍信,来到了广告上所说的地点,外面停着一辆佛莱大轿车,车牌上写着“英国大使馆”。汽车的后座上搁着一个打开的公文包,巴兹纳还能看到里面的文件,巴兹纳预感到今后要窃取类似的文件并非难事。

英国大使馆一等秘书巴斯克先生把巴兹纳引进房间的时候,用阴冷的眼光盯着他问道:“你申请干这个活儿,是吗?”

“是的,先生。”巴兹纳用法文回答巴斯克用英文提的问题。

“你不会讲英文吗?”

“我能看,也能听懂,但讲有困难。”

“你还懂其他语言吗?”巴兹纳告诉他,除了土耳其文和法文,还懂一丁点儿希腊文和德文。

第二天,巴兹纳就搬进了巴斯克先生的住宅。巴斯克习惯于把文件带回家中,晚上工作。巴兹纳很快就发现了放文件的地方。

一天,巴兹纳趁巴斯克暂时不在,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档案夹里的文件,放在外衣里。巴兹纳还没有来得及走开,巴斯克就回来了,突然问:“暖气修好了没有?”他妻子要生孩子了,所以显得异常兴奋。

当巴兹纳回答还没有修好时,巴斯克要他立即去修。

巴兹纳来到装置暖气设备的地窖里,有了机会静下心来看文件。这个档案夹里有使馆写的和收到的备忘录,内有好几份丘吉尔的指示。

这些指示说,必须不遗余力地把中立的土耳其拉到盟国一边来。文件中还有在土耳其建立盟军机场的计划以及为盟国舰只驶进黑海打开通道的计划。当巴兹纳走出地窖时,觉得自己仿佛已成了能改变土耳其历史进程的大人物了。

巴兹纳准备上楼送回文件时,巴斯克正冲出书房,脸部涨得通红。巴兹纳以为他发现了文件失窃,紧张得浑身发颤,嘴里喃喃地说:“暖气修好了。”

巴斯克兴冲冲地打断了巴兹纳的讲话:“我不管这个。我刚接到伊斯坦布尔来的电话,我的妻子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巴斯克说完就走了,巴兹纳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赶紧走进巴斯克的书房,把文件放回原处。

此后几个星期,一等秘书巴斯克老是惦记着一个女性——他的女儿,而巴兹纳却惦记着另一个女性——巴斯克夫人带回家照看婴儿的保姆玛拉。她细长的身材、乌黑的头发,在巴兹纳看来,她身上似乎集中了许多妇女所具有的最优美的风姿。更重要的是,玛拉可能成为巴兹纳达到下一步目标的工具。因为巴兹纳想要看到巴斯克带回的文件并不困难,但要获得真正的有价值的文件,必须到英国大使馆本部去。

当时正好英国大使海森爵士要招雇一名侍从,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巴兹纳认定,要成为英国大使侍从的上策,是让一等秘书向大使阁下推荐他,但这件事得由玛拉帮忙。

通过旁敲侧击,巴兹纳得知玛拉有过一次痛苦的婚姻,于是约她在安卡拉近郊的一个小公园会面。巴兹纳海阔天空的炫耀很快得到了玛拉的钦慕。突然间,巴兹纳严肃起来,说道:“我要通知巴斯克先生我要辞职。”

玛拉惊愕地望着巴兹纳说:“为什么?他对你非常满意。”

“因为你,我要离开。”巴兹纳柔声地说。

玛拉表示十分不解。巴兹纳对她说,自己已是4个孩子的父亲,但对她又一见钟情,为避免使大家为难,最好还是请她与巴斯克夫人说说,把他推荐给大使。玛拉天真地说:“你在大使馆工作,我们仍然可以见面。”

狡猾的巴兹纳试探地问:“你认为这是件好事吗?”

玛拉的回答是用胳膊搂住了巴兹纳的脖子,紧紧地抱着他。

几天之后,巴斯克就问巴兹纳是否愿意当大使的侍从,巴兹纳当然求之不得。半个小时之后,巴斯克就把他引进了英国大使海森爵士的书房。

巴兹纳的双手微微抖,海森爵士倒显得泰然自若,他肯定没有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生中最大的敌人。

海森爵士简短地打量了一下巴兹纳,就录用了他。接着,大使把巴斯克叫了过去,递给他一个档案袋。

巴兹纳从两个外交官的眼神里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份重要的文件。

“明天早晨我退还给你。”巴斯克临走时对大使说。

自鸣得意的巴兹纳心想:“是经我看过之后才返还给你。”

那天晚上,巴兹纳仍旧回到了巴斯克的住所。巴斯克夫妇外出应酬去了,巴兹纳很快取出了文件,用莱卡照相机把文件一页一页照下来。

在一旁看着巴兹纳照相的玛拉兴奋地叫道:“你是属于土耳其秘密情报机关的。”

巴兹纳只是笑笑。这确实是一份重要的文件,里面有一份美国交给苏联的全部战争物资清单,还有一份关于1943年10月在莫斯科举行外长会议的备忘录。备忘录说,苏联正在施加压力使土耳其参战。

第二天早晨,巴兹纳就开始了英国大使侍从的工作。管家领他看了一遍大使的住宅,巴兹纳留心观察着每一个房间和通道,以便行动。

他新的工作岗位是每天早晨7时30分叫醒大使,并且送上一杯橘子汁。

巴兹纳发现大使床边的桌子上总是放着一只黑色的皮盒子,大使一边喝橘子汁,一边看文件。通过观察,巴兹纳很快弄清了英国大使馆文件传阅和存放的情况。海森爵士的习惯是把全天的秘密备忘录、电报以及其他文件让使馆给他送来,经他过目后,交给秘书放在寓所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但晚上大使要重点研究的文件却放在黑盒子里。

于是,英国大使馆的文件保管存在着一个令人吃惊的状况:越重要的文件,保安工作越松懈。不特别机密的文件放在使馆,那里有强有力的保安人员保卫,但真正事关重大的文件却保存在大使的寓所里,实际上没有任何保卫。最重要的文件就放在大使床边的黑盒子里。巴兹纳一下子就找到了源头,现在他所需要的不过是一把钥匙而已。

有一天早晨,机会来了。平时大使去洗澡总是把钥匙放在浴衣口袋里带进浴室去的,这天却把钥匙留在床头柜上。一共有3把钥匙,一把是黑盒子上的,另一把是保险柜上的,还有一把是大使馆给大使送文件的红盒子上的。

巴兹纳迅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蜡,印好3个钥匙的蜡印。他刚把钥匙放在床头柜上,海森爵士就穿着浴衣满脸通红跑了进来。当他看到钥匙安然无恙地躺在床头柜上,如释重负。他拿起钥匙又回到浴室去了。他没有想到,钥匙已被做了手脚。

从此,巴兹纳要窃取英国大使的文件就易如反掌了。

出卖机密,成为国际风云人物

1943年10月26日,这是决定性的一天。

巴兹纳决心到德国大使馆去接洽,出售他的情报。到那时为止,他已照了52张高度机密的照片。那一整天,巴兹纳在海森爵士家干活时,一直考虑应开价多少,最后决定开价17万美元。一想到有这么多钱,巴兹纳就乐得发狂。

傍晚18时,巴兹纳离开英国大使馆,口袋里装着两个胶卷。德国大使馆位于阿塔土耳克大街,铁门外是隆隆的车辆、赤脚的农民、赶驴的脚夫、哭泣的乞丐,一片喧闹嘈杂声。门内却秩序井然,安静整洁。

巴兹纳来到德国使馆门口,要求见大使馆参赞任克先生,以前巴兹纳为参赞开过车。

看门人把巴兹纳带到会客室,让他在里面等。

等了好半天,任克夫人终于进来了,寒暄了几句后,巴兹纳说明来意:

“夫人,我希望从你那里得到一大笔钱……”

任克夫人是赫赫有名的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的妹妹,她沉着自若地说:“巴兹纳先生,我恐怕没有工夫来同你瞎扯。”

巴兹纳着急了:“这不是瞎扯,夫人。我来告诉你,我现在是海森爵士的仆人了,我才从英国大使馆冒着生命危险到这里来……”

沉默了一会儿,任克夫人慢条斯理地开了腔:“我想我的丈夫会有兴趣见你的。”

任克参赞来到会客室后,巴兹纳摸着口袋里的两卷胶卷说:“我现在卖给你标有绝密字样的两卷胶卷,我要17万美元。以后加一卷,要12万美元。”

巴兹纳开价如此之高,把任克吓了一跳。

巴兹纳威胁说:“记住,苏联大使馆只隔两个门。他们一定会出高价的。”

任克参赞恢复了平静:“我们不能在不知道你的胶卷确实价值多少之前就付给你那么一大笔钱。况且,我们使馆也没有那么一大笔钱。”

巴兹纳胸有成竹地说:“那么你得要求柏林给你汇些来。我10月30日打电话来,那时你就能告诉我柏林是否接受我的条件。”

任克表示这要同负责这种事的人联系。

巴兹纳趁热打铁说:“那么,今天晚上吧!”

这么重要的事,参赞带着巴兹纳去见了德国大使慕吉斯,大使显然更感兴趣。在见面的最后,巴兹纳还要求慕吉斯给他一架莱卡照相机,并不断提供给他胶卷,因为他不便经常去买胶卷。

第二天,德国驻安卡拉大使馆致电柏林,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10月30日下午15时,巴兹纳拨通了慕吉斯的电话,用事先约好的暗语说:“我是皮埃尔。”

巴兹纳听得出德国人愿意做这笔交易。

巴兹纳虽然已拍了两卷胶卷,但还想换取更多的钱。他趁海森爵士吃晚饭的时候,又进入了大使的书房,用仿制的钥匙打开文件盒,取出文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巴兹纳熟练地架起平时伪装成毛巾架的三脚架,取出照相机,扭开床头柜上100瓦的电灯,照下了文件。

不到3分钟,巴兹纳把文件藏在外衣里回到大使的书房。他正欲进去,却让他大吃一惊,书房门半开着,海森爵士正在里面打电话。

如果海森爵士那时打开黑盒子看看,那巴兹纳的一切都完了。但海森爵士急着去吃他没吃完的晚餐,压根就没看盒子。巴兹纳又一次脱险了,安然地把文件放回了原处。巴兹纳事后知道,这些文件是关于盟国莫斯科会议所作决定的详细报告。其中有关于进军法国的准备和增加压力迫使土耳其在年底前加入战争的内容。这些文件的内容德国人无疑千方百计地想知道。

两小时后,巴兹纳去见德国大使慕吉斯时并没有带刚才照的胶卷。他很迷信,因为这胶卷险些带来灾难。

巴兹纳见到慕吉斯后,两个互不信任的人四目相对。慕吉斯突然说:

“给我看胶卷。”

巴兹纳直瞪着他的眼睛说:“给我看钱。”

慕吉斯毫不犹豫地走到保险柜前,取出一大包崭新的钞票。巴兹纳点了点,数字完全正确,是17万美元。

等巴兹纳走出德国大使馆时,他已成了富人。巴兹纳在安卡拉近郊买了一栋别墅,为玛拉买齐了高档服饰和化妆品。玛拉明知此钱来路不正,但她不在乎。

一次交易后,慕吉斯告诉巴兹纳说:“我们替你起了个化名,叫‘西塞罗’。”

几乎每天晚上,第二次世界大战著名人物的名字都出现在海森爵士的文件上,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艾登、莫洛托夫、霍普金斯等,这些名字每天也在巴兹纳的照相机前列队而过。在所照文件中,“霸王战役”这个暗语不断出现,巴兹纳逐渐明白,这就是盟军开辟第二战场的代号。

所有这些情报,巴兹纳每天晚上都在汽车里交给慕吉斯,德国人每天都能详细地了解他们的敌人想干什么。英国文件中经常重复提到的“霸王战役”,一经与德国人的其他情报联系起来,就有了极大的价值。

此时,巴兹纳收到了一封远方表亲的来信,信中说一个叫伊丝拉的姑娘要到安卡拉来闯世界,要他关照一下。

巴兹纳去见海森夫人,海森夫人同意这位姑娘可暂住使馆,等找到工作再走。

一位漂亮的天使飘然来到他的身边。伊丝拉芳龄刚满十七,像很多希腊血统的土耳其人一样,长得水仙花一般美丽。伊丝拉的到来,把使馆下人的住处搞得鸡犬不宁。即使巴兹纳看她时,也感到热烘烘的,尽管巴兹纳比她大20岁。

“西塞罗”需要观众,这是他冒险的精神动力。玛拉已使他厌倦了,漂亮的伊丝拉成了他渴望的观众,他要得到伊丝拉的钦佩,同时又要利用这位小天使。

很快,他的计划成功了,伊丝拉从心里接受了巴兹纳,不仅因为他是自己身处异乡的表亲,也是因为巴兹纳的“魅力”。

巴兹纳利用伊丝拉的机会没过多久就到来了。当巴兹纳在熨衣室为海森爵士熨西服时突然停电了,他走到保险丝盒子那里,发现伊丝拉已经站在那里。

巴兹纳说:“一定有根保险丝断了。”

伊丝拉却说:“没有断,有几个人在安装海森爵士房里的保险柜。他们叫我把保险丝拆下来……”

没等伊丝拉说完,巴兹纳的脑海里就涌出了一个大胆的新计划,他急匆匆地向海森爵士的房间跑去。

“难道必须把所有的保险丝都拆下来吗?”巴兹纳对着两名忙着弄保险柜的工人发问。

“没有电,不能熨衣服,海森爵士会生气的。如果你们要修理警铃设备,只要拆掉警铃相连的保险丝就行了。”

那个工人试了好几次,总算找到了与警铃相连的保险丝,把其他保险丝插上又回去干活了。

“仔细记住那根保险丝。”巴兹纳命令似的对伊丝拉说。伊丝拉感到困惑不解,巴兹纳逗着她说,“如果把一根保险丝拆下来,就能使警铃失灵,那在保险柜上安装警铃设备又有什么用呢?”

第二天上午,伊丝拉飘然出现在巴兹纳的面前:“大使出去吃午饭了。他的秘书也出去了。”

巴兹纳听了,再也坐不住了。

“把保险丝拆下来。”巴兹纳对伊丝拉命令道。

不料伊丝拉说:“我已经把保险丝拆下来了。”

巴兹纳吃惊地望着满脸孩子气的伊丝拉,一股冲动使他疾步赶到海森爵士的书房,取出文件后,嘴里吹着巴黎最新流行的歌曲“玫瑰生涯”的调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照相机拍下文件。

沿着走廊走回去经过伊丝拉身边时,巴兹纳简短地说了句:“5分钟后把保险丝装回去,5分钟就够了。”

巴兹纳有意慢吞吞地走回去,他不愿在伊丝拉面前显露出丝毫的慌张。

“伊丝拉!”突然,一个声音喊住他。原来是海森夫人,她冷酷的声音彻底打垮了巴兹纳的故作镇静,他的双脚好像被钉住了似的,呆呆地望着海森夫人。

海森夫人机关枪似的发问:“你表妹怎么样了?你还没有替她找到工作吗?要知道她不能永远待在这里。”

巴兹纳结结巴巴地说:“夫人,我本来以为她能在这里工作,因为……”

习惯于发号施令的海森夫人打断了巴兹纳的话:“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我要你立刻替她找一个别的地方住。”

巴兹纳一面唯唯诺诺地答应着海森夫人,一面计算着他那宝贵的5分钟还剩多少时间。

海森夫人最后对巴兹纳说:“叫管家送些茶来。”

巴兹纳见总算有了脱身的机会,转身就想溜。想不到海森夫人又把他叫住了:“伊丝拉不一定非要今天就走。”

海森夫人说完,昂首走了。

巴兹纳浑身冷汗地望着海森夫人的背影消失,然后朝海森爵士的书房飞奔而去,以疯狂的速度打开保险柜,把文件塞了回去。

巴兹纳这次搞到的文件是盟军进攻巴尔干的详细计划,看起来是丘吉尔的得意之作。

文件中说,盟国的进攻矛头应指向萨罗尼加和保加利亚,这次进攻将由空军配合,飞机自埃及起飞,以土耳其伊斯美尔为基地。进攻的日子定于1944年2月15日,因此,从盟国的观点出发,在这个日期之前就得使土耳其参战。

德国人得知这些情报后,向土耳其人施加压力,土耳其仓皇结束了与盟国的谈判,萨罗尼加作战计划就这样取消了。英国驻土耳其军事代表团也走了,这使盟国大失所望。

德国驻土耳其大使盛赞“西塞罗”:提供的情报极有价值……他提供给我们的关于敌人的作战计划的详情,具有重大的直接意义。

纳粹元凶希特勒对“西塞罗”的工作也大加赞赏,表示战后要为“西塞罗”在德国建一所别墅,以示奖励。“西塞罗”因此成为谍海中的风云人物,受到全世界的瞩目。

不过,这一切都随着德国纳粹的覆灭而烟消云散,“西塞罗”也成为英国秘密警察的阶下囚。

本期编辑:LPC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普及情报思维 传播情报文化

长 按 关 注


投稿邮箱

550419913@qq.com








本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情报分析师):使英美情报机关大伤脑筋的“业余间谍”----伊列萨·巴兹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