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看职业骗子如何揭发谷歌广告服务的不法活动,谷歌5亿美元和解费

  • A+
所属分类:lcx

【传奇】看职业骗子如何揭发谷歌广告服务的不法活动,谷歌5亿美元和解费

谷歌被迫支付5亿美元和解费(TechWeb配图)

腾讯科技讯(瑞雪)北京时间5月26日消息,国外媒体近日刊载文章,讲述了职业骗子大卫·安东尼·惠特克是如何帮助美国联邦政府官员对谷歌AdWords服务展开调查的,这项服务的广告代表曾帮助广告主为非法在线药房做广告,为此谷歌在2011年被迫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同意支付5亿美元的和解金。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2009年2月25日,时年34岁的职业骗子大卫·安东尼·惠特克(David Anthony Whitaker)离开位于罗德岛州Central Falls的怀亚特看守所(Wyatt Detention Facility),坐进了一辆没有标记的政府车辆的后座。他身穿传统传统的卡其布囚服下装,上面是褐色的衬衫,戴着手铐和脚镣。一名联邦探员坐在他身边。另一辆车尾随其后,为的是确保没人跟踪或试图劫囚。政府当然不会如此麻烦地对待任何一名囚犯,这只是押运一名同意与政府合作的污点证人的标准程序。

那就是惠特克现在的身份:污点证人,会这给人带来那么点超现实的感觉。一年以前他还在墨西哥,过着他在这个星球上度过的混乱而麻烦缠身的几十年生命中最惬意的日子。通过在网上出售黑市类固醇和人类生长激素,他聚敛了大量财富。在墨西哥西部城市瓜达拉哈拉(Guadalajara)的一个乡村俱乐部里,惠特克拥有一套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公寓。在山区小镇Mazamitla,他还拥有一幢山林小屋。他拥有很多辆汽车,其中包括一辆橙色的丰田4Runner、一辆宝马和一辆吉普。他甚至还捐出了一些钱,帮助修建当地的一所医院。没错,他确实不得不顶着化名生活,躲避美国特勤局(USS)探员的通缉追捕,那些探员们当时正努力试图抓住他,让他为一桩很久以前的多重罪名诈骗案接受审判。但他已经预付聘金雇佣了一名律师,而且至少墨西哥当地的警察很容易贿赂。

但这种生活在2009年3月19日划上了句号,当时一名墨西哥移民探员抓住了惠特克,并带着他回到了洛杉矶,随后他就被美国特勤局探员逮捕。被捕以后,他面临着最长65年的刑期,这意味着他将在铁栅后面度过余生,真是想想都让人觉得无法承受。

惠特克开始思忖,要怎么做才能减少自己的刑期。他考虑过举报滥用药物者、非法售药者以及曾经资助过其在线类固醇业务的医生,这些人大多都很容易骗,惠特克在他的职业骗子生涯中很快就利用了他们。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曾在一毫升的小药瓶里装上无菌水,将其作为一种名叫Dutchminnie的类固醇出售,每瓶售价高达1000万美元。那些客户不仅轻易地信以为真,甚至还曾有人给他发回过照片,向他展示自己在用过这种“药物”以后变得多么体格粗壮。

但惠特克很快就认识到,他能向政府提供的信息远远不止这些人的姓名。在联邦探员跟惠特克及其律师的一次会面中,他们问起惠特克是如何发展自己的在线“企业”的。惠特克马上就给出了答案:他用的是谷歌互联网广告服务AdWords。他声称,事实上谷歌职员曾积极帮助他推销自己的业务,虽然他并未刻意隐瞒其非法的本质。惠特克说道,很有理由设想谷歌也在帮助其他网络骗子非法出售药物。

如果此事属实,那么无疑会是一颗“重磅炸弹”,毕竟牵连到的可是谷歌啊。自成立以来,这家互联网搜索巨头就一直自夸自己的与众不同之处,为自己是一家“不作恶”的公司而自傲。但几乎在同样长的时间里,谷歌来者不拒的广告政策一直都在面临审查。尤其是,网上药店更是当局关注的一个症结点。在2003年,有三个国会下属委员会针对此事启动了质询程序。2004年7月22日,也就是谷歌上市的一个月以前,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当时她担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副总裁——曾向国会参议院下属常设调查委员会作证。当时国会议员提出了两项法案,旨在对网上药物出售活动进行监管;但桑德伯格则极力主张,这些措施将带来过于沉重的负担。她表示,谷歌已经聘用了一家第三方认证服务机构,来对网上药店进行审查。另外,她还描述了谷歌自己的自动化监控系统,并表示这家公司已经创立了一个由谷歌职员组成的团队,致力于执行所有药物广告政策。“谷歌已经采取了强大的主动措施来确保我们的广告服务会向用户提供安全而可靠的信息,从而保护用户的权益,这些措施已经超出了现有法律规定所要求的范畴。”桑德伯格在作证时这样说道。最后的结果是,两项法案还没走出各自的委员会就已胎死腹中。(桑德伯格现为Facebook首席运营官,她拒绝就此置评,也不愿接受采访。)

联邦探员们对惠特克宣称的这一消息半信半疑,随后10个月时间里一直都在展开相关的追踪工作。但很明显他们现在认为惠特克描述的故事是合理的,因为在2009年的2月份,惠特克要去的地方是罗德岛州首府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的一个邮务督察办公室,帮助美国政府展开一项秘密的调查,被调查的对象则是世界上最被人羡慕的、盈利能力最高的以及最为强大的公司之一。

一进入邮务督察办公室,联邦探员就向惠特克说明了基本规则:他必须对探员们完全坦诚,只要撒一个谎,那么任何可能的合作都将烟消云散。从现在开始,他将以贾森·克林特(Jason Corriente)的身份出现,是一家虚构的罗德岛州营销公司Maxwell and 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为其开通了一个800电话号码、一个银行户头和一项代客接听电话服务。他的任务是:为SportsDrugs.net购买广告,这个网站出售来自于墨西哥的人类生长激素和类固醇,且无需医生处方。

惠特克在扯谎方面的天才让他很适合从事这项任务。在他过去波折重重的生活中,他曾用过假身份,出售过根本不存在的产品,开过空头支票。不过,他从来都没有面临过如此之高的风险。如果他不能在某种程度上让谷歌再度违法,那么很可能就会老死在监狱里。

一名探员递给惠特克一份谷歌职员的电话号码清单和一部连接到录音机的手机,然后让他拨号。

惠特克是在弗吉尼亚州的诺顿(Norton)长大成人的,这是位于阿帕拉契亚(Appalachia)中心地带的一个煤矿业小镇。他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症(ADHD),因此传统的学校教育对有学习障碍的他来说是很难的。在他十来岁的时候,他的母亲从RadioShack给他买了一台TRS-80 Tandy老电脑。随后的日子里,他每天都会花大量时间编写很多页的代码,设计了一个能在显示屏上蹦出来的笑脸,而且还会不停闪烁。在一个没有太多事情能做的小镇上,编写代码是一种不错的发泄方法。

惠特克的另一个爱好则是金钱。他在高中时就已经开创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开发了一个名为Swim Alive的水上运动程序。这家公司给惠特克带来了不错的收入,不过钱一到账就会被他花个精光。他驾车带自己的女朋友去著名时装连锁销售店艾迪堡(Eddie Bauer),跟她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他会带着Swim Alive的全体职员到餐饮连锁店Shoney’s,让他们任意点单——然后他还会给女服务员高到离谱的小费。惠特克的挥霍无度让Swim Alive入不敷出,到最后他不得不带着深深的挫败感放弃了这家公司。

但惠特克不光是有着不顾后果的轻率性格,同时他的性格中还有完全对立的另一面。年仅16岁的惠特克就经历了令人沮丧的失败,这使其背负上了很大的挫败感。有些时候,挫败感会让他藏到地下室里,在里面一睡就是好几天,不会上来跟任何人交流。有一次,他在长达四个月的时间里一直维持这样的生活状态。

惠特克看过精神科医生,但没有多大用。在惠特克十几岁的时候,他的母亲曾试图让他住进弗吉尼亚州克里斯琴斯堡(Christiansburg)的圣奥尔本斯医院(St. Albans Hospital),但她的保险不会为此买单。因此,惠特克转而接受门诊治疗,但没去几次就放弃了。作为一个好动的年轻人,他从来不会在理疗师那里呆很长时间,因此无法接受有效的药物养生法治疗。多年以后,一名临床社工判定,惠特克患的是错误诊断或未得到正确治疗的躁郁症。惠特克在社区大学里呆过几天,但很快就辍学去了新奥尔良。他创办了一家泳池清洁公司,然后利用这家公司创造的利润创立了另一家公司,其主要业务是出售泳池维修化学品。不久以后,他的躁狂习惯就又回来了,行为变得比以前更加危险。他雇佣了女仆,买很多衣服但却从来不穿,到墨西哥旅游,一张接一张的申请信用卡,开空头支票,用光公司、朋友和熟人的信用额度。有那么五个月时间,他靠偷来的信用卡过活,卡的主人是一个叫大卫·杨(David Young)的人。

惠特克第一次被捕是在1997年,时年22岁,当时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因其从事银行诈骗和电子欺诈活动而拘捕了他。惠特克在教习所呆了一年时间等待审判,然后法官判他还需要在那里呆上一年时间。刑满释放以后,他曾两次违反“监督释放”条例,并被控开空头支票,最后的结果是在靠近西弗吉尼亚州贝克利(Beckley)的联邦拘留所里呆了十个月。到2001年8月份,惠特克由于开空头支票而再次被捕,又被关押了24个月。2004年,他被马萨诸塞州指控不正当使用信用卡,再度被判刑一年。

每次离开监狱以后,惠特克就会重操旧业;而他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电子商务正迅速蔓延开来,这让他一想到什么东西就能创建一家公司,而且从来都不需要与客户面对面的交流。他曾开办过印刷企业。2005年的一天,他一时兴起从华盛顿特区驱车去往马萨诸塞州,想要入住那里的医院;但最后却不了了之,半路上就停了下来,在波士顿市中心租了一桩月租金6000美元的公寓,而当时他根本就没钱付账。

2005年夏初,惠特克到了普罗维登斯,并在这里开创了一个名为MixItForMe的新网站,向批发商和小企业出售iPod及其他类似的设备。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合法地运营这家公司,跟百思买的经理们展开谈判,说服后者大规模购买电子产品,满足了他最初的订单要求,仓库里堆满了各种货物。那时这家公司非常成功,惠特克每天都会卖出数以千计的设备,最多时一天能入账25万美元。但跟往常一样,他不满足于运营一家蒸蒸日上的合法企业,不久以后他花钱的速度就超过了赚钱的速度,随后他就开始停止交付产品,拿出各种理由来安抚心烦意乱的客户,但却继续从他们那里拿钱。

惠特克多次重复这样的过程,而且不停地提高赌注。他开办过一个网站,出售所谓的堕胎丸;还创立过另一个网站,出售精神病药物;还有一个网站则是其他几个非法药物网站的“特洛伊木马”。根据谷歌自己的政策审查程序,这些网站都没有被封锁过。

在非法敛财的同时,他花钱的速度也不慢。2005年新年前夜,他大手一挥,抛出了50万美元在罗德岛州的詹姆斯敦(Jamestown)举办了一次聚会。2006年初,他在迈阿密租用了一幢大厦,月租金为20万美元,还配了一个私人厨师。他给自己的朋友购买汽车,甚至连熟人也不例外。

但正如惠特克曾构制的其他骗局一样,MixItForMe也没能长久。客户开始要求拿回自己的货品或钱;惠特克曾试图挽回,他坐着自己的私人喷气机去跟心怀不满的客户开会,但最终的结果是花言巧语救不了他。信用卡处理中心拒绝给他签账,银行冻结了他的资金。

当惠特克获悉联邦探员再次开始追捕他的时候,他正身处迈阿密。这一次如果被抓,那么后果就严重了。他知道,以自己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从事诈骗活动和逃避执法的记录,一旦被捕就肯定会面临数十年的牢狱之灾。于是他决定潜逃,先是开车到了新墨西哥,最后在2006年中期逃到了墨西哥。在墨西哥生活的日子里,他多数时间都是在瓜达拉哈拉度过的,在这里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在线类固醇业务。但是,他的过去一直都在如影随形的跟随着他。惠特克的一名前女友那时与联邦探员合作,帮助后者追查他的行踪,开始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的方式引诱他。惠特克不停地搬家,最后在墨西哥南部港口城市阿卡普尔科(Acapulco)租了一间顶楼豪华公寓。也正是在此地,一名墨西哥移民探员在2008年3月19日装成送货员上门,并以四项罪名逮捕了他:电讯欺诈、串谋、洗钱和商业贿赂。至此,惠特克长达11年的犯罪历史宣告终结。

有关MixItForMe的诉讼案看起来相当简单明了,在美国助理检察官安德鲁·莱希(Andrew Reich)看来,控方很容易就能打赢。这桩案子被拿到他的办公桌上是在2007年12月份,当时他从事检察官工作已有35年,开始想着退休的事情——退休后除了花时间陪孙子孙女以外,他还想花更多精力在园艺上。他还喜欢弹电子小提琴,很认真地希望有朝一日能上台表演。因此那时他的计划就是打赢MixItForMe的官司,然后从政府退休。

可惜的是,天算不如人算,计划不如变化。惠特克开始宣称谷歌曾帮助他创建和发展其非法的类固醇网站,这让莱希的计划遭遇了阻碍。开始的时候,莱希对惠特克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因为惠特克是个骗子,是个已被定罪的重罪犯,可以说他是个糟糕的证人。不过,听听惠特克会说些什么毕竟也没什么损失。因此,在2008年4月29日,莱希和联邦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一位名叫贾森·西蒙尼安(Jason Simonian)的探员及其他一些官员来到了普鲁维登斯的一个法庭,在这里他们见到了惠特克及其由法庭指定的律师,听取了惠特克的故事。

惠特克从他从事的业务说起,讲述了他是如何以出售人类生长激素和类固醇为名,最后给客户的却是植物油和蛋白粉的故事。惠特克还说道,跟他合作的谷歌职员知道他在墨西哥,主要向美国人出售药物,而且他们也知道他的业务是非法的。他还进一步说道,谷歌职员曾帮助他定制广告,以便提高广告的点击量。

对莱希来说,他无法否认自己的好奇心慢慢地变大起来。跟许多检察官一样,他也有着改革的冲动,而能够有机会追击强大的谷歌实在是太具有吸引力了。但哪怕惠特克说的是真话,他要如何才能证明这是谷歌的官方政策,而不是某些道德败坏的职员自己的行为呢?他要求惠特克写下他与谷歌交流的细节信息,并提供他所有活动的完整档案。惠特克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要求。

在随后的备忘录和面谈中,惠特克提供了进一步的细节。由于他曾每个月花2万美元购买谷歌广告的缘故,他有资格与谷歌的一名专门代表单对单的联系,这可以说是一种“门房服务”,旨在帮助他展开分析工作、选择搜索关键词和地理目标以及监控其他的一些要素。惠特克说道,为他提供帮助的谷歌代表帮助他选择了“类固醇”、“人类生长激素”和“睾丸素”等搜索关键词。

惠特克还宣称,他的广告曾被谷歌的自动屏蔽政策拒之门外,但谷歌的代表帮助他把广告重新打了出去。这名代表建议惠特克不要明目张胆地出售非法药物,而是让他的网站看起来拥有教育意义,从而规避谷歌的安全保护政策。他需要做的事情是,从网站主页拿掉药物照片,并取消“现在购买”(Buy Now)按钮。惠特克听取了这名代表的建议,重新提交了一个更加温和的网站。

正如谷歌代表所承诺的那样,重新提交的网站果然通过了谷歌的内部审查政策。更有甚者,惠特克称其谷歌代表到最后还帮他重新在网站上加入了药物照片和一些明显的销售措辞。

与此同时,莱希和西蒙尼安也在展开自己的调查工作,审查惠特克的供词,要求相关消息人士披露信息,并对他们能从任何互联网药物销售活动相关人士那里拿到的所有文件进行审查。最后的结果是,惠特克讲述的故事通过了考核。接下来,就到了把调查提升至下一个层面的时候,也就是让惠特克在联邦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监督下重现他经历过的事情。莱希和西蒙尼安告诉惠特克说,如果他表现良好且他的信息能最终通过审查,那么他们就会考虑建议法官缩减他的刑期。惠特克已经在此前认罪,因此他几乎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两人的提议。于是,代码为2008-BOM-715-0542的这桩案子就全面展开了;至于莱希的退休计划,那就只能是延后了。

惠特克被安置在北普鲁维登斯一所老旧的学校行政大楼的潮湿的地下室里,他拿到了两台监视器、一部笔记本、一部固定电话和一部手机。一名联邦探员坐在他身后,监视他输入的所有信息,监听他说的每句话,检查他访问的每个网站,所有电话通话都会被录音。地下室的另一头有个厨房,里面存放了批量购买的许多快餐食品,比如说Atomic Fireballs软糖、牛肉干、薯条、薄饼干和花生等。这当然并非惠特克习惯住的豪华套间,但在这里他已经不再是惠特克,而是贾森·克林特。

惠特克的第一个目标是引诱一名专门负责与他合作的谷歌代表。但是,由于克林特这个名字及其虚构的公司Maxwell and Associates在谷歌内部并无销售历史和联系人的缘故,惠特克最初的几天时间都用来拨打Google AdWords 800免费服务电话来自我推销。他向谷歌的许多职员发出了电子邮件,其中包括一名定价的公共关系经理和谷歌墨西哥公司的负责人。

三天以后,惠特克终于收到了一个回电。一名年轻的加利福尼亚州代表收到了他的询盘,准备为其提供帮助。惠特克马上进入了自己早已熟悉的商品宣传者角色,向这名代表推销起了Maxwell。惠特克伪造了虚假的客户名单,还吹嘘地地夸耀起流行的墨西哥连锁酒店,声称许多整形外科医生都曾使用他的服务。在打了几个电话和几封电邮往来后,他终于开始谈起业务问题,向这名谷歌代表展示了他想要做广告的网站:SportsDrugs.net。

这个网站很明显是非法的。事实上,该网站是由美国国内税务署(IRS)的一名代理人设计的,网站上的内容包括各种药物的清单和照片,背景是一面巨大的墨西哥国旗。网站上还有免责声明,承诺将替换被美国海关(US Customs)阻止入关的任何产品。但就是这样一个网站,却在惠特克第一次打电话的不到一个星期以后就被他的谷歌销售代表批准进一步接受谷歌的政策审查。

随后不久,SportsDrugs.net网站就遭遇了与惠特克墨西哥在线类固醇商店最开始时候的相同命运:谷歌将这个网站拒之门外,不允许他为该网站做广告。而这个结果正是联邦探员们想要看到的,因为他们想要看看谷歌代表是否会帮助惠特克推销一个被谷歌自己的算法认为可疑的网站。因此,他们指示惠特克一次又一次地向他的谷歌代表提出一个问题:“我怎样才能让这个网站被谷歌所接受?”

最后这名销售代表同意帮忙,并解释道SportsDrugs.net之所以未能通过谷歌的审查,是因为这个网站的名称过于明显地暴露了自己的意图。因此,惠特克就把网站名称更改为NotGrowingOldEasy。正如他以前在墨西哥做过的那样,他拿掉了药物的照片,加入了有关药物的一般信息,还加入了一条规定,内容是客户必须与服务专员进行对话才能购买药物,而不是点击一下鼠标即可。

然后,谷歌代表重新提交了这个网站来进行政策审查,但却再一次被否决了。但是,在删除了更多的药物图片以后,NotGrowingOldEasy网站给人的感觉“更加柔和”,最终在第三次提交时通过了谷歌的审查。

跟SportsDrugs.net相比,NotGrowingOldEasy可能看起来没那么明目张胆,但业务模式全是完全相同的;而且谷歌也知道,惠特克仍旧计划出售同样的药物。当一名新的谷歌代表被指派来帮助惠特克时,联邦探员们指示惠特克尽可能明确地说明他仍旧计划出售药物的意图。“我想要成为美国市场上最大的类固醇经销商。”惠特克跟这名新的代表说道。不久以后,在这名代表的帮助下,惠特克把SportsDrugs.net网站大多数最明显的功能都重新添加了回去:药物照片重新出现在网站上,来自于搜索广告的链接会直接连到结账页面,而不是无伤大雅的网站主页。

SportsDrugs.net的案子很成功,但还不够。为了能对谷歌发起更能令人信服的诉讼案,联邦探员们必须证明上述行为是普遍存在的,而不只是两名“老鼠屎”一般的销售代表“坏了一锅粥”。而这就意味着联邦探员们必须反复进行这个实验,而且每一次都要提高赌注。

联邦探员的下一步战略是指示惠特克为一个更加危险的网站做广告,这个网站出售的产品是RU-486,更为人所知的名称是堕胎丸。在正常情况下,一般人想要拿到这种药物都需要经过医生的严格监督和审查。跟此前的网站一样,这个名为NextDayProgram.org的网站从设计上来说也同样极尽明显。“我们知道有‘事故’发生了。”这个网站的主页上这样写道。“他们(指医生)会问你为什么(要堕胎),而我们不会。我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帮助你们。”这个网站还承诺将允许买家通过电话填写处方,“不用你到药房去那么尴尬”。

为了证明谷歌代表的行为是普遍存在的,惠特克联系上了另一名谷歌代表,这名代表是由谷歌墨西哥公司的经理帮助联系的,对惠特克的计划不再有任何抵触情绪。尽管这个网站公开承诺出售RU-486,但却在第一次提交时就通过了谷歌的政策审查,没有遭到任何阻力。

在谷歌代表的帮助下,惠特克花了2.5万美元做广告,选定了一系列措辞明显的搜索关键词,比如说“流产”、“流产服务”、“药物流产”和“RU-486”等。在购买这些广告的过程中,谷歌从来都没有对其亮过“红灯”。

惠特克继续设计新的网站,跟不同的谷歌代表合作来为更加可疑的在线业务做广告。比如说,TaoTeWellness网站出售精神治疗药物,其主页上写道:“TaoTeWellness是本网站列出的一家药物提供商。”文字的下面则是安定(Valium)和赞安诺(Xanax)等药物的照片。“你不需要怀着难堪的心情去看医生。”很难再有比这样的话更坦率的说法了,但谷歌代表还是批准了这个网站,而且还加入了100多种药物名称作为搜索关键词,甚至都没有问过惠特克。

在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惠特克和联邦探员们就一直都在重复这种程序,他们每天都要工作十个小时,但莱希对结果并不满意。长久以来,强大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都在为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用户和第三方出版商提供保护,莱希担心谷歌会以言论自由为理由来为自己辩护。以前从来都没人发起过这样的调查,因此莱希和联邦探员们不得不绞尽脑汁地去构想任何可能的选择,堵住谷歌可能提出反对的任何理由。这就是为何电话对话必须尽可能明确的原因所在。

到2009年5月初,调查官员们认为他们只需要再编织一个骗局就能彻底证明这桩案子。在那时,谷歌使用一项第三方验证服务来审批想要做广告的药物。这项服务名为PharmacyChecker,负责验证一名潜在的广告主拥有适当的执照,并要求其提供合法的处方。

惠特克为此设计了一个被他称作PharmacyValueDirect的网站,这是一个看似合法的在线药物商店,但却可以作为非法药物经销者的“特洛伊木马”进行运营。调查官员从罗德岛州药物委员会(Rhode Island Board of Pharmacy)那里拿到了执照,然后向PharmacyChecker提出了验证申请,结果很快就获得了这项服务的批准。联邦探员们想要把PharmacyValueDirect作为其他明显非法的药物出售网站的“管道”,观察一旦谷歌发现这个网站明显只是打前阵的“先锋”,那么是否会收回批准该网站上线的决定。

PharmacyValueDirect是一个内容广泛的、看似光明正大的网站,上面有很多药物相关信息。但是,这个网站有链接指向三个明显是声名狼藉的在线药房,其中一个名为Overnightdrugs,是个只有主页的网站,提供从墨西哥到美国的免费送货服务。这个网站用很大的字体嚣张地承诺“无需医生处方”,而且用户只需点击一个大大的“现在购买”按钮就能买药。另一个网站名为EasyDirectDrugs,仅出售止痛药维柯丁(Vicodin)和氧可酮(oxycodone),网站上有这两种药物的照片,也有一个购买按钮。为了让

PharmacyValueDirect网站与这些在线药房之间的关系变得绝对明显,用户每次在该网站的搜索栏中输入一种药物名称,都会看到一条指向这三个墨西哥药物网站之一的链接。

惠特克录下了他跟加利福尼亚州那名谷歌代表的电话对话,故意向其展示PharmacyValueDirect网站是如何作为非法在线药房的“管道”而进行运作的,确保这名谷歌代表了解每个步骤。该代表曾问道,那些“流氓”在线药房是否获得了PharmacyChecker的批准;惠特克当然承认没有,但这无关紧要,因为PharmacyValueDirect网站获得的批准从来都没有被收回过,而那些非法网站也被允许继续运作。

到这个时候,联邦探员们拍板决定调查已经完成。然后,在2009年中期的一个早晨,所有曾跟贾森·克林特(Jason Corriente)进行过交易的谷歌广告代表都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声称他们眼中的这位“兄弟”已经去世,死因是很不幸地遭遇了车祸。包括加利福尼亚州两名谷歌代表在内的一些广告代表想要给他送花圈,其他一些代表则大胆地要求在他的AdWords账户中再存一笔钱。

惠特克的最终宣判在4月份完成,结果是他不必在监狱里度过余生,只需要服刑五年。在莱希的游说下,法官同意缩短惠特克的刑期。莱希当时说道,惠特克与联邦调查官员之间的合作“相当出色”。惠特克正在看医生,而且相信自己的躁郁症会受到控制,这样一来他就不会再面临同样的麻烦了。惠特克正在跟目前的代表律师合作,利用自己作为企业家的敏锐触觉和技术能力来建设一个网页设计门店。他声称这项业务正在蓬勃发展,这对他来说无疑个好消息,因为他还欠MixItForMe案受害人1000多万名的赔偿金。

“我现在正在为一位女士设计她的网站,我能想象到她有多么开心。”惠特克说道。“然后我会想起在做MixItForMe那些日子里的事情,知道自己做了很糟糕的事情。回首过去,才发现原来这么轻易就能知道自己做得有多么错。”

“任何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并不是个坏人。”惠特克还说道。“我肯定那些受害人们不会这么说,但了解我的人会告诉你们完全相反的事情。”

但是,有些认识惠特克的人并没有因为他自我救赎的故事而动摇了自己的看法,而是担心任何媒体关注都可能会重新点燃他内心挥霍无度的强烈欲望。“我曾经以为,他的名字和故事在媒体上出现能有助于他偿还欠债。”一位曾经的生意伙伴说道。“但现在我觉得,媒体的公开宣传只会重新激发他对聚光灯的渴望。我觉得,这是件冒险的事情。”

莱希也对惠特克做错事是因为他患有精神疾病这种说法表示怀疑。“很多人都患有躁郁症,但并没有从事犯罪行为。”他说道。现在莱希已经退休,他对自己曾从事这桩案子而深感自豪,而且仍旧因其调查所揭露的事情——有多少人在谷歌网站上搜索药物,以及非法的在线药房业务能给AdWords带来多大的利润——而被人敬畏。单就莱希和惠特克等人组成的秘密团队而言,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就花费了将近20万美元。

谷歌在2011年8月份与美国政府达成了和解,同意支付5亿美元的和解金,这在当时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和解金额之一。作为这项和解协议的部分内容,谷歌承认该公司最早从2003年就开始帮助加拿大在线药房使用AdWords广告服务,承认该公司知道美国消费者通过这些广告购买药物,承认广告主在不要求消费者提供医生处方的情况下就出售药物,承认谷歌员工主动帮助广告主规避该公司自己的药物审查政策和第三方验证服务。

当谷歌在2009年得知这项调查时,该公司停止了广告服务,甚至还起诉某些广告主违反了使用条款。随后谷歌聘用了新的第三方屏蔽服务,现在要求在线药房必须按照美国国家药房委员会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oards of Pharmacy)的一项严格程序来进行验证。但除此以外,谷歌以往的行为几乎没有被公之于众。这家公司向政府提交了大约500万份文件,大陪审团对谷歌发出过传票,相关证人也曾上庭作证。但是,大陪审团对这些信息守口如瓶,而任何相关知情人士都被禁止谈及已在法庭上披露的相关信息。

站长点评:

此人经历真是相当的传奇!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钓鱼执法手段也牛逼到不行,钓到谷歌这条大鱼!

不过,我觉得有必要摘录一些评论过来:

网友评论

2013-05-27 10:20:04 33楼TechWeb网友:

类固醇每瓶1000万美元?是客户秀逗了,还是小编秀逗了?

2013-05-27 00:03:53 32楼TechWeb网友:

22楼TechWeb网友:

呵呵,搜索引擎里面的猫腻.....

谷歌说真话,被屏蔽

2013-05-27 00:02:35 31楼TechWeb网友:

谷歌搜索更能看到真东西,

2013-05-27 00:02:33 30楼TechWeb网友:

谷歌搜索更能看到真东西,

2013-05-26 22:02:15 29楼恨死小李子:

我能发表吗?百度真的是无耻,小李子我要向你学习,百度为非法药品医院做广告不知道害完了多少家庭,有一天你会有报应的小李子,

2013-05-26 22:00:02 28楼TechWeb网友:

配图 下边的 “五一”让我费解了半天哦 原来是“五亿”,幸亏不是会计人员。

2013-05-26 21:15:21 27楼TechWeb网友:

居然是百度人工编辑啊,高手。

呵呵,百度已经变成了一条狗,疯狂的一条狗。早已丧失职业道德,一边标榜自己的清高,透明,公平。一边大肆敛财,欺骗人民。 一边为外企黑企服务,一边压迫中小企业;还自诩为民族企业。其实百度才是真正的汉奸,人民的公敌。

看看阿里巴巴,马云做的一切,才是真正的走进老百姓生活,养活了多少中小企业,服务了多少老百姓。 百度?呵呵,公道自在人心。

2013-05-26 19:05:24 26楼TechWeb网友:

21楼TechWeb网友:

看图说话,百度人工编辑新闻排名《看职业骗子如何揭发谷歌广告服务的不法活动》。一个转载量不高的新闻,竟然能排到首位。百度推荐这篇新闻给大家看,难道是要证明百度自己每天推广虚假医药广告,从骗子手中分成诈骗款1000万/天,不值得人们大惊小怪吗?

顶,我也是在百度里链接过来的,百度整天搜集谷歌、360的负面消息,利用自己的访问量优势来抹黑竞争对手,真不道德。况且总体而言,你百度才是最肮脏的。

2013-05-26 18:53:55 25楼新浪微博用户:

转发一下,人物儿。。

2013-05-26 18:01:15 24楼TechWeb网友:

转载全文,要留个原文地址,你们这么个玩法与抄袭何异?另外这篇文章真的很长,而且是发生在两年前的事情,编辑居然在每日更新的大量科技文章中,挑此篇出来进行如此精准的翻译,并被百度放头条,郎情妾意跃然纸上啊。

留言评论(旧系统):

假核攻击 @ 2014-05-11 22:12:06

妈蛋,到底谁还有节操?

本站回复:

节操是神马?能吃么?

佚名 @ 2014-05-12 14:19:00

三年了。。。。。。。。。。。

本站回复:

是呀~

文章来源于lcx.cc:【传奇】看职业骗子如何揭发谷歌广告服务的不法活动,谷歌5亿美元和解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