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网军司令:2023年在17国开展超20次前出狩猎行动

admin 2024年4月13日14:13:00评论18 views字数 7237阅读24分7秒阅读模式

编者按

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蒂莫西·霍4月10日向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证词,讨论了当前战略格局、2023年网络司令部的成就以及2024年机遇。

蒂莫西·霍表示,美国网络司令部正在不断成熟和创新,以随着威胁和技术的变化执行任务;网络空间的优势在于能够理解和预测环境变化,并以速度、规模、敏捷性和精确度对转瞬即逝的机会采取行动,了解威胁和技术领域的变化将继续推动网络司令部的举措;网络司令部利用自2018年升级为统一作战司令部以来所获权力、资源和支持,优化了部队和行动,以对抗对手;最近形势表明,新技术可以迅速地改变网络空间的动态,竞争可以迅速地升级为冲突;网络司令部与海岸警卫队网络司令部、国家安全局密切合作,维持网络司令部和国家安全局领导“双帽制”符合国家安全利益;网络司令部通过开展活动来促进综合威慑,并通过审查部队组建、加速所需技术和强化人员投资建立整个部队的持久优势;网络司令部致力于加强作战优势、武装冲突下的战略优势以及战略竞争中政策制定者和军事指挥官的决策优势;网络司令部扩大联邦、军队、外国和私营部门合作伙伴活动的影响,并协调用所有国家力量工具来对抗对手。

针对2023年,蒂莫西·霍表示,网络司令部继续在网络空间内并通过网络空间保卫国家,具体工作包括扩大了“设置战区”工作,以保护军事系统及其传输和存储的数据,从而为其他作战司令部在各自的地理和职能责任区域提供警告、态势感知、同步和保障,以及“设置全球”,以在整个联合部队以及与各种合作伙伴更加紧密地合作,从而确保网络和关键基础设施的安全;网络国家任务部队(CNMF)继续执行打击恶意网络空间活动的任务,年内在17个国家开展22次 “前出狩猎”行动,曝光了90多个恶意软件样本,从而限制了对手的机动自由,支持了合作伙伴加强网络防御,并为加强自身防御获取了重要见解;网络司令部与军事部门反情报组织、国家反情报工作组以及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合作共享可采取行动的情报,并通过“咨询建议”计划将跨行业和政府的网络安全专业知识联系起来;网络司令部和国家安全局与合作伙伴合作,对抗针对美国选举的外国影响或干扰。

针对2024年,蒂莫西·霍表示,网络司令部将通过加强战备、实施类似军种的权力和推进任务伙伴关系,为作战人员、国防部、合作伙伴和国家创造优势;已开展名为“网络司令部2.0”的举措,旨在向美国防部长提交有关美国网络司令部和国防部网络部队未来的方案;将通过强化预算控制(EBC)获取超过20亿美元预算,简化参与国防部流程的方式,促进更快地发展和部署能力;将与各军种和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等机构合作,确保联合网络作战架构(JCWA)等工作的采办策略能够以网络相关的速度实现敏捷性、规模性和精确性;已获得JCWA系统工程和集成授权,从而可以定义目前由军种管理的JCWA子组件间的互操作性标准;正在与国防部合作建立JCWA项目执行办公室,并将随着该项目执行办公室规模和能力的增长在适当的时候提供里程碑决策授权;将努力雇佣和留住合适的人才,培养军职网络领导者,改善人员配备和培训,利用特殊招聘权限和就业激励措施吸引顶尖技术人才加入;将通过陆军获取作战指挥支持代理(CCSA)支持,利用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的专业知识来加强行动;将继续加强与政府、业界、学术界和外国同行的牢固合作关系,包括与外交、军事、执法、国土安全和情报部门协同工作,以及通过印太地区的区域网络安全和参与战略来指导与日韩澳等伙伴国对抗外国对手;将通过合作研究与开发协议(CRADA)和教育合作伙伴协议(EPA)来正规化并加强学术参与网络(AEN)关系;将致力于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变革的环境中,通过在收集和摄取数据、构建模型和算法以及快速和大规模部署和更新方面实现并保持优势来获取作战和战略优势。

奇安网情局编译有关情况,供读者参考。

美网军司令:2023年在17国开展超20次前出狩猎行动

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蒂莫西·霍在

第118届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上的

立场声明

2024年4月10日

杰克·里德主席、罗杰·威克资深成员以及尊敬的委员会成员,感谢你们的支持以及代表美国网络司令部全体人员的机会。我很荣幸能与负责特种作战和低强度冲突的助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迈尔以及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布莱恩·芬顿一起出席。

我很高兴有机会讨论当前的战略格局、2023年网络司令部的成就以及2024年的机遇。今年对美国网络司令部来说是充满机遇的一年,因为我们为联合部队、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国家创造了持久优势。美国网络司令部正在不断成熟和创新,以随着威胁和技术的变化执行其任务。美国国会授予的权力和我的前任所取得的进展是网络司令部当前和未来成功的基础。网络空间的优势在于能够理解和预测环境变化,并以速度、规模、敏捷性和精确度对转瞬即逝的机会采取行动的实体。了解威胁和技术领域的变化将继续推动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举措。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努力充分利用美国网络司令部自2018年升级为统一作战司令部以来所获得的权力、资源和支持。我们优化了我们的部队和行动,以对抗那些努力在武装冲突级别下在网络空间中和通过网络空间获得战略优势的对手。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新技术可以多么迅速地改变网络空间的动态,也表明竞争可以多么迅速地升级为冲突。美国网络司令部必须做好准备,这意味着对我们的部队和能力的期望增加。我将更详细地解释我们正在采取哪些措施来应对这一挑战。

我们是谁

美国网络任务部队(CMF)是首要的网络空间部队。每个武装部队都向CMF派遣军人,他们是CMF成功的关键。美军各军种网络部队指挥官还担任“联合部队总部-网络”的指挥官,向美国网络司令部指挥官汇报。此外,美国网络司令部还与国土安全部海岸警卫队网络司令部密切合作。最后,重要的是要注意我们国防部范围内的组成部分:我们的次级统一司令部——网络国家任务部队总部(CNMF-HQ)——以及我们的联合特遣部队阿瑞斯和我们的联合部队总部-国防部信息网络(JFHQ-DoDIN)。

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是我们最亲密的合作伙伴;我们美国网络司令部的角色、使命和责任与国家安全局的角色、使命和责任相辅相成,反之亦然。2022年,美国国防部长和国家情报总监发起了一项关于我担任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和国家安全局局长的双帽领导安排的研究。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如果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网络司令部由两位不同的领导人领导,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的成本将会更高,决策性也会更差,而且双帽制会给国家带来更好的结果。美国防部长、国家情报总监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随后决定维持这一安排,我们现在的重点是确保持久和可持续的双帽安排。

我们的军人和文职人员都与国防战略保持一致。我们通过开展活动来促进综合威慑,并通过审查部队组建、加速所需技术和投资于我们的人员来建立整个部队的持久优势。我们的准则是“我们以人致胜”(we win with people)。美国网络司令部人员每天都在工作,以对抗那些能力强、意志坚的对手,这些对手试图在高于和低于武装冲突门槛范围内伤害美国及其盟友。我们加强作战优势,为冲突做好准备;武装冲突下的战略优势,以及战略竞争中政策制定者和军事指挥官的决策优势。我们扩大联邦、军队、外国和私营部门合作伙伴活动的影响,并协调我们国家如何运用所有国家力量工具来对抗对手。

美国网络司令部执行四项指定任务。我们保卫国家免遭威胁关键基础设施和民主进程的恶意网络空间行为者的侵害。我们保卫国防部信息网络(DoDIN),确保国防部的任务优势。我们将选项和能力整合到作战司令部的战役和计划中,准备在整个冲突范围内支持联合部队。而且,我们通过与盟友和合作伙伴的合作来提高国防部的网络有效性。

2023年的美国网络司令部

美国网络司令部的首要责任是在全球互联的网络空间领域内并通过网络空间保卫国家。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扩大了“设置战区”(Set the Theater)的努力,以保护军事系统及其传输和存储的数据,从而为我们的其他作战司令部在各自的地理和职能责任区域提供警告、态势感知、同步和保障。此外,我们现在在整个联合部队以及与各种合作伙伴更加紧密地合作,以确保实现国家安全的网络和关键基础设施的安全——我们称之为“设置全球”(Setting the Globe)。整个美国防部的每个作战司令部作战计划都假设我们的领导者和指挥官可以安全地传达命令和数据。我们的工作是确保外国对手不会损害这种连通性或决策者对其安全的信任。

美国网络国家任务部队(CNMF)执行打击恶意网络空间活动的任务,支持我们保卫国家任务的各个方面。网络国家任务部队(CNMF)人员已向17个国家进行了22次部署,开展合作伙伴支持的“前出狩猎”行动,限制对手的机动自由,支持我们的合作伙伴加强网络防御的努力,并为我们的防御提供了重要的见解。在美国网络司令部历史上,这是第一次在所有地理司令部责任区同时开展主动“前出狩猎”行动。这些任务导致公开发布了90多个恶意软件样本,供国家网络安全社区进行分析。此类披露可以使世界各地数十亿互联网用户的上网更加安全,并挫败对手的军事和情报行动。

加强政府、私营部门和关键基础设施系统的安全变得越来越迫切。外国对手不断更新他们的运作方式,并经常通过美国拥有的网络和设备开展工作。美国网络司令部与军事部门反情报组织、联邦调查局领导的国家反情报工作组以及国土安全部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合作,共享可采取行动的情报,帮助对抗对手的活动,使这些活动成本更高、影响更小。根据美国国会的支持,美国网络司令部正在与业界共享信息,以帮助增强其抵御恶意网络行为者利用的能力,并更广泛地分享我们的行业合作伙伴和我们从合作中获得的见解。我们的“咨询建议”(UNDER ADVISMENT)计划是与数十家私人合作伙伴自愿合作的项目,将跨行业和政府的网络安全专业知识联系起来。该项目已促成数十次行动成功,对我们的对手施加了成本,并使网络所有者能够消除其系统中的威胁。由于美国国会的远见,美国网络司令部增强了与私营部门信息技术和网络安全实体共享信息的权力,使业界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

美国网络司令部和国家安全局正在与合作伙伴合作,对抗对我们即将举行的选举的外国影响或干扰。对于一些外国政权和行为者来说,破坏我们民主进程的前景太诱人了。合并后的美国网络司令部和国家安全局选举安全小组(ESG)在初选季节开始前就开始工作,协调网络安全、情报和行动,以更好地帮助国内合作伙伴捍卫选举进程。我们致力于支持机构间努力,以确保我们各州和地区的选举竞争从预选到认证的过程中不受外国有效影响。让我向你们保证,我们的任务重点是海外的外国行为者。我们将像过去六年一样,以客观、无党派的方式,严格尊重美国人的隐私和公民自由。

2024年的美国网络司令部

美国网络司令部在网络空间中并通过网络空间开展活动,以支持竞争中的国家战略目标,并为联合部队在危机和武装冲突中威慑和获胜创造条件。2024年,我们将通过加强战备、实施类似军种的权力和推进任务伙伴关系,为作战人员、国防部、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国家创造优势。当美国防部于2010年成立美国网络司令部时,并未充分考虑针对坚定且有能力的对手维持大规模网络空间行动的要求。从2018年起,我们需要并获得了更多的授权和资源来开展这项工作。基础已经奠定,但现在我们必须在此基础上再接再厉。

我们已经采取了一项名为“网络司令部2.0”的举措,旨在制定一套大胆的方案,向美国防部长提交有关美国网络司令部和国防部网络部队未来的方案。为最大限度地提高能力、才能和敏捷性,我们正在解决战备和未来部队组建问题。最近的《国防授权法案》中关于战备和部队组建的规定为美国防部提供了一个机会,通过网络部队现代化来定义未来十年的增长、影响和作战成果,确立军种/部长般的监督机制,并塑造美国网络司令部的未来。

美国国会授予的强化预算控制(EBC)权力对于司令部来说是变革性的。当我们向美国网络司令部拨款的2024财年拨款得到全面实施时,它会将超过20亿美元的国防部预算授权委托给美国网络司令部,并简化我们参与国防部流程的方式。EBC已经以网络空间行动中的权力、责任和问责制间更紧密的结合的形式带来了红利。反过来,更大的责任制又促进了能力的更快发展和部署。

敏捷采办对于为我们的指挥官、组成部队和作战人员创造优势至关重要。在这方面最重要的努力是我们的联合网络作战架构(JCWA),这是一个具有相关功能的集成系统,可促进全方位的网络空间任务,并培养战胜不断变化的、复杂的、积极主动的对手的能力。JCWA正在加速美国网络司令部和任务合作伙伴内部和之间的工具开发和数据流动。2024年,美国网络司令部将与各军种和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以及其他机构)合作,确保我们的采办策略能够以网络相关的速度实现敏捷性、规模性和精确性。

美国网络司令部最近从负责采购和维持的国防部副部长办公室(OUSD(A&S))获得了JCWA系统工程和集成(SE&I)授权。SE&I授权将允许美国网络司令部定义目前由军种管理的JCWA子组件间的互操作性标准。此外,OUSD(A&S)正在与美国网络司令部合作建立JCWA项目执行办公室,并随着该项目执行办公室规模和能力的增长在适当的时候提供里程碑决策授权。

所有这些努力都从人开始。我们必须雇佣和留住合适的人才,让我们的人员做好准备,应对网络空间和信息环境中的竞争和冲突的挑战。我们正在努力培养各级着制服的网络领导者,包括最终接替我担任这一职位的官员。我们团队的人员配备和培训逐年改善,美国网络司令部的网络战备系统现在能够直接从国防战备和报告系统获取数据,而无需手动输入。美国网络司令部作为联合网络空间训练机构的权限将在整个国防部制定联合训练标准,提高其防御网络的能力,同时使网络空间部队团队能够专注于追捕和对抗外国对手。此外,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一直致力于填补文职人员的空缺,将安全和人员处理时间缩短了25%,并加快了招聘行动,以填补整个网络司令部250多个职位空缺。我们正在利用美国法典第10编4092条款中提供的特殊招聘权限来吸引顶尖技术人才加入美国网络司令部。我们已经向关键专家提供了工作机会,并期待在2024年雇用更多人员。事实上,我们正在最大限度地利用美国防部网络例外服役权限来简化文职人员招聘并提供有竞争力的就业激励措施。

今年将是美国陆军部担任美国网络司令部作战指挥支持代理(CCSA)的第一年。美国陆军的军事和文职领导人在管理这一过渡方面表现出色,并确保我们的文职人员体验到这是一个无缝且透明的过程。美国网络司令部还在探索创新方法,利用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部队的专业知识来加强我们的行动。我们每天与加入我们团队的预备役成员并肩作战,并与国民警卫队部队一起参与州现役和州合作伙伴计划。

与政府、业界、学术界和外国同行的牢固合作关系增强了我们的效率,并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创造了优势。我们的组成部分与外交、军事、执法、国土安全和情报能力协同工作,形成强大的组合,可以破坏恶意网络行为者的计划,无论他们藏身何处。此外,我们在印太地区的区域网络安全和参与战略将指导与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等伙伴的努力,以对抗外国对手。

我们由120多家机构组成的学术参与网络(AEN)正在建立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并为我们的使命挑战带来新的想法。AEN能够利用广泛的知识库,鼓励对我们缺乏专业知识的领域进行深入分析。通过合作研究与开发协议(CRADA)和教育合作伙伴协议(EPA),美国网络司令部正在正规化并加强其AEN关系。美国网络司令部于2023年11月与诺维奇大学签署了第一份EPA,今年1月美国网络司令部与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城分校(UMKC)签署了一份EPA和一份CRADA。

最后,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变革的环境中,在收集和摄取数据、构建模型和算法以及快速和大规模部署和更新方面实现并保持优势的一方将获得作战和战略优势,同时拒止对手优势。我们致力于确保我们的数据和分析基础设施比对手更具优势,并且这些系统具有深厚的弹性,即使在受到攻击的情况下也能正常运行。《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呼吁美国防部和美国网络司令部制定五年人工智能路线图,以在网络空间作战中采用人工智能。该人工智能路线图于2023年9月敲定,使国防部和美国网络司令部能够加快整个联合部队的采用和扩展能力。多年来,我们在工作的各个方面都采用了人工智能形式,我们知道人员、数据、组织和基础设施是未来成功的关键要素。我们与十几个合作伙伴组织的合作培育了一个社区,推动路线图在三个主要领域的实施:为所有网络空间任务集提供人工智能功能;应对人工智能威胁并利用新兴机遇;促进人工智能的采用。我们认识到需要采用多种创新策略来实现行动、能力开发、数据共享和采购的速度、敏捷性和规模。

结论

美国网络司令部为联合部队、国防部、国内外合作伙伴,尤其是国家创造了优势。我们每天都与有能力、有决心的网络行为者打交道,其中许多为对手的军事和情报部门服务。我们的作战经验强化了在竞争、危机和武装冲突条件下通过网络空间开展全球活动的重要性。美国网络司令部现在拥有充足的权限来规划、编制、预算和执行计划目标备忘录;控制预算;并设置和验证需求。美国网络司令部的任务是与各军种合作组织、训练和装备部队。利用国会和行政部门提供的重要新资源和权力,充分执行分配给我们的任务,使我们更接近以网络战略环境所需的速度、规模、敏捷性和精确性开展行动。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创造优势的潜力。我们将协作、创新并加速实现未来的成功。

美国网络司令部全体人员感谢该委员会给予网络司令部的支持。我们的军人和文职人员期待着展示他们如何出色地管理自己的责任并完成加强我们国家安全的使命。通过与国会继续保持强有力的伙伴关系,我知道我们将会成功。谢谢。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安全内参):美网军司令:2023年在17国开展超20次“前出狩猎”行动

  • 左青龙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右白虎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4年4月13日14:13:00
  •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CN-SEC中文网:感谢原作者辛苦付出):
                   美网军司令:2023年在17国开展超20次前出狩猎行动https://cn-sec.com/archives/2654574.html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